泰国晕车药价格联盟

完整版《爱是伤筋动骨的痛》江云汐沈慕寒全文未删减版阅读

梅梅资源库2019-10-09 12:46:32

简介:我爱他爱的要死,他恨我恨得要命,终于我死了心,丢了命,可他却跟失了魂一样……
常规版简介:
江云汐哭着问沈慕寒:你能不能娶我
沈慕寒说:可以,除非你爸不是凶手,除非你不是他的女儿
两个除非,江云汐终于,有些事,是生死都不能跨越的……
她绝望的纵身一跃,沈慕寒那一刻才知道,没有什么是除非的……


地牢里。
江云汐饿的头晕眼花。
自从被沈慕寒关在这里,她就没吃饱过。
啪嗒。
一个肉包子滚了过来,她抓起就吃。
沈慕寒看她吃的狼吞虎咽,冷笑,“江守德,看到了没,你当初放火烧死我的老婆,而今你女儿就活的像狗一样。”
江云汐顿了一下,吃的更快,慢一点,沈慕寒就会抢走扔的远远,叫她爬着捡回来,像训狗一样。
她不想饿肚子,也不想被羞辱。
“你爸的肉好吃吗?”
她愣住,对上沈慕寒幸灾乐祸的笑。
“我去刨了他的坟,挖了他的肉出来……”
呕!
话还没说完,江云汐已经吐得死去活来,扶着墙抠着嗓子眼干呕,呕的脸都绿了,耳边是沈慕寒的大笑。
“哈哈,骗你的,死了三年肉早都烂了!江云汐,要怪就怪你是他的女儿!父债女偿,天经地义!”
看着癫狂的沈慕寒,与记忆中相去甚远,江云汐心里翻江倒海的疼,“你口口声声为了你老婆报仇,我也是你老婆,你这么做,和杀人凶手有什么分别?”
啪!
狠狠一巴掌,江云汐嘴角出了血,沈慕寒咬着牙道,“老婆?要是早知道你是他的女儿,你以为我会娶你吗!”
江云汐捂着心口,明明连胆汁都吐没了,可为什么心里还是那么苦?
认识沈慕寒的时候,他刚死了老婆,她陪着他,安慰他,两人有了感情,然后结婚。
婚后他对她很好,但是自从知道她是江守德失散多年的女儿后,他就变了。
变得残忍,无情!
所有能想到的折磨羞辱都用在她身上,无所不用其极。
江云汐无力的靠在墙上,脑子一片空白……
一只满是烧伤疤痕的手穿过她的肩膀,轻轻拍了拍。
“对不起,我有试着告诉他凶手是我妹妹,不是你爸,可是他戾气太重,我靠近不了。”
这是死去的周静,也是沈慕寒的前妻。
江云汐关在这里时,遇到了周静的鬼魂,她说当年她爸只是个苦哈哈的搬运工人,来沈家送家具时却意外发现周洁放火,救人不成反被烧死了,最后却被周洁诬陷她爸见色起意,一逞兽欲后要放火杀人,而周洁与他拼死搏斗,最终让他爸也自食恶果,与周静一起烧死。
“你已经尽力了!他什么都听不进去,只相信周洁说的!”
江云汐仰头叹息,累觉无力,知道真相的都死了,只剩下周洁一个,可是周洁绝对不会承认!
虽然她知道真相,可沈慕寒不信她,除非……
“你能不能上我的身告诉他真相!”
“不行,我只能上死人的身!”
唉!
一人一鬼,一声长叹,周静看江云汐绝望的脸,忍不住道,“其实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很温柔,也很善良……”
江云汐瞬间心里泛起一阵细密的疼,笑里泛着苦,“我知道,我也和他做过夫妻!”
曾经那段岁月,幸福,温暖,而今想起来,却是讽刺,可笑!
他说,我死都不会娶你!
大概只有自己还记得,他们是夫妻吧!
**
周静要她留心周洁,可怕什么就来什么。
周洁领着一个贼眉鼠眼的道士进来,那道士不怀好意的看着她,她就预感不好。
果然……
周洁对着沈慕寒说,“姐夫,你不是总说好像见到了姐姐吗?我请了这位道行高深的陈道长来,想让他看看是什么原因。”
那道士装模作样的看了一遍,然后手里作势,口中念念有词,最后跟沈慕寒说道。
“你太太生前枉死,死后怨气太重,所以滞留在这里,不能投胎,贫道建议为她做场法事,超度她,但需要找人来替她化劫,就是需要找个替死鬼。”
周洁立马指着江云汐,“姐夫,是她爸害死了姐姐,她来做替死鬼最好不过!”
替死鬼?
她知道周洁一直想嫁给沈慕寒,所以放火害死了周静,现在又想害死她,可她没想到周洁连这种谎话都编的出来。
江云汐本来虚弱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可听他们这话,气的一口气上不来,一咬牙扶着墙站了起来,大声反驳。
“你胡说!我爸根本没放火,你才是凶手!”

002 他不信她

  时间:05-30 19:34 字数:1335
“你胡说什么?姐夫不会相信你的!”
江云汐笃定的口吻,周洁眼中的慌张,都落在了沈慕寒眼里。
江云汐以前也跟他说过这话,但他认定那就是为她爸脱罪的说辞,毕竟当年是周洁指认江守德行凶,她会恨周洁也是应该的。
但是,周洁这个反应,有些过激了!
沈慕寒不动声色的走近江云汐。
“阿静死的时候,你根本都不认识我,你怎么说的这么肯定?”
江云汐瞬间手足无措起来,怎么说,难道要说是周静死后告诉她的,他们怎么会信?
可她实在看不下去周洁和道士联手欺骗沈慕寒,沈慕寒只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但他不该被当成傻子!
她冲口而出,“是周静告诉我的,真的,她说是周洁放的火,我爸是为了救她才死的!”
沈慕寒一脸惊愕,转为嗜血的狰狞,掐着她的下巴,“别拿她撒谎,我会杀了你!”
果然!
他只会觉得她在说谎!
可她不死心的抓住他的手腕,用力到指关节泛白,“是真的!她还说,她从来没有怨恨过谁,她不去投胎是因为爱你,所以一直在这里陪着你!他们在骗你啊,他们真的是在骗你啊!”
她说着都带了哭腔,用力摇着他,只求他能够相信她一次!
终于,沈慕寒开口,“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就让她来跟我说!”
她呆住,良久才颓丧的摇头。
“我……我不能,她说她不能靠近你,也不能上活人的身子……”连她都觉得,这解释苍白的可笑!
周洁笑出声,“撒谎都撒不圆!”
道士叹气,“法事只是形式,不会伤及性命,你莫要再说谎了!”
他们都不信啊,沈慕寒呢?
他一言不发,眼神像刀子一样,像是在说,编,你再编!
他不信!
他果然不信!
“我说的都是真的,都是真的啊……”
她哭的泪流满面,顺着他的胳膊慢慢跪了下去,求他对自己有一丝丝的信任也好,可沈慕寒一把揪住她的领子,咬牙大吼。
“江云汐,你要骗我也编个好听点的故事,竟然编出这么一套鬼话来,你以为我是傻子吗?真没想到,你到现在还想骗我,真是骨子里和江守德一样的卑劣!”
“如果你相信他们,你才是傻子!”她半哭半笑的,现在在他眼里,她已经和杀人凶手没区别了吧!
“别再让我听到你这种话,否则我就送你去见你爸!”
他一把丢开她,背影冷酷的叫人心寒,“明日准备法事!”
江云汐像烂泥一样瘫在地上,心里再也没有的失望。
明知道他不会信,她为什么还要说?
她不想他做傻子,便只能自己做傻子!
**
是夜。
江云汐睡得并不安稳,迷糊中感觉一双手摸上她的腿,睁开眼,道士笑的猥琐。
“小妞,既然你要死了,那就让我快活快活!”
死?
不是说不会伤及性命?
可她来不及多想,道士一把扯开她的衣服。
江云汐一下明白他的目的,死命挣扎,可她饿了这么多天,几下就虚脱了,只能绝望的大喊。
“救命啊,慕寒,救命啊!”
沈慕寒夜里睡不着,明知道江云汐在撒谎,可她说的话却总在他脑子里闪现,甚至,他竟然看到了周静。
可她离他太远,他不由自主的追着她,等反应过来时,却到了地牢。
听到了江云汐的呼救。
他想也不想的冲了进去,看到道士压着衣衫不整的江云汐,立马明白了怎么回事。
心里瞬间窜起一股怒火。
可只有一瞬,就被他压了下去,“打扰了,你们继续!”
转身,走人!
江云汐连挣扎都没了,傻傻的愣在那里,心彻底碎了。
不是伤心这禽|兽不如的道士,而是心痛沈慕寒眼中那是事不关己的冷漠。
即使是陌生人他此刻都会出手吧,可因为是江云汐,因为是江守德的女儿,所以他只会冷眼旁观!
甚至在心头暗暗叫好!
江云汐,你还不肯死心吗?



未完待续。。。。。
因篇幅有限,更多精彩内容请添加人工客服,获取全部资源,2.99/本的辛苦费是我们坚持的动力(伸手党勿扰)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热心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扫描下方
↓↓↓二维码联系客服获取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