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晕车药价格联盟

奔跑团SH 北京TNF100公里越野赛

奔跑团SH2018-10-07 16:39:31


说起今年的北京100,就要先回到15年,去年蓝老师、文和大腿挑战北京100的50K组别,我和尖尖参加的是100K组别。但最终因为下大雨,尖尖跑到阳台山山顶的CP点时,被赛会告知取消比赛。全团都在为尖尖因大雨止步CP8而感到可惜。当然50K完赛的三位团员当时都非常的燃,都说要在北京完成100K,我也承诺不跑自己成绩和大家再跑一次,然后大家和尖尖一起完成那最后的2个CP点。报名时候又多了二狗和大山了2位团员来到50K组别,肥肥参加22K组别。但是最终,尖尖退出了北京100K,林子加入了进来。


赛前一两天,团员陆续来到北京准备比赛




一共8位团员参赛,5个100K ,2个50K,一个22K,别看大家很嗨,其实我是蛮担心的,因为伤兵满营。


100K里,我的伤都快半年了,比赛前2周终于才感觉到好了很多,平均下来半年的跑量每个月估计30K都不到吧,根本等于没训练量。


林子也是,港百脚腕韧带撕裂后,为了北京就一直在养,基本也没什么训练。


最担心的是文,很多人都知道,他在去年柴古,肩膀骨折,然后绑石膏保守治疗了很久没运动,但是基本很多人都不知道,他躲过骨折的切开肉体装钢板的那一刀,却没有躲过在开春后中耳的一次小手术(又养了一个月),所以他的状态和体能储备应该是最差的,当然,因此,我也被喂了狗粮。不过因为我说错话,估计文那几天日子也不好过



北京对我而言,很奇怪,我每次来,都是大晴天或者下雨天,从来没有雾霾,这次也不列外,赛前一天去拿装备时候,太阳好的感觉都睁不开眼。


比赛当天,热的爆表,直接穿了背心去起点。本次参加北京越野赛的团员全部合影后,50K和22K的团员也分别回酒店休息准备自己的比赛。



开赛后,由于周边参赛人太多,我们100K的5人基本就在50米的肉眼范围内,在CP1前的上坡,我们跑到了一起,然后就再也没有分开过(除了一次林子出赛道找厕所)


上来的直上最高海拔阳台山,也是蛮刺激的,但是此时体力比较好,所以也没觉得很累



当然,这时候开始,我大概每5分钟就要重复一句话:“现在受的累都是当初报比赛时候脑袋进的水。“


下了阳台山,直奔CP3,路上大腿一直有点懵逼,说肠胃不舒服,吃不下,来到补给点,我给大腿吃了我珍藏的一颗吗丁啉(胃堵胃胀气,帮助胃挪动,请用吗丁啉,广告是这么说的)CP3的寺庙,居然没看到叶子,然后说是在CP3下面一点的路段,叫我们赶快上路,天要黑了,照片拍出来不好看,我们补给完就走了,当跑了一会儿,听到山下叶子的声音,我和林子都在山上大叫叶子我们爱你,比赛时候能看见熟人,感觉真的太好了!叶子在山下也大叫,快把头灯打开,然后就拍了我们5人小分队的台阶下坡路段,真的叫是自己团的人,坚守到我们来,拍完我们,叶子就去终点休息了



CP4,真的入夜了,基本在到CP5之前,我都没有怎么开过头灯,5人团队里有3人开着灯就已经够亮了,此时蓝老师也说肠胃不适,有点吃不下,我把我最后一粒吗丁啉给他吃,本来是留给自己的,我总会留一粒止疼药和一粒肠胃的药,以防万一,给了蓝老师也就只能指望自己肠胃不出问题了。




CP4出去一半以后我们发现,可能可以赶上50K组别出发,然后开始幻想和50K的团员一赶路到天亮9点再遇上22K出发的肥肥,然后我们一起过终点,简直完美!可是事与愿违,我们前进速度没有这么快,整组人员平时的跑量太低了,不得不在一直压低速度为70K后的赛段留体力。




到CP5中转站时候,50K组别大概正好出发了5分钟,没有看到50K壮观的头灯,叶子和肥肥已经在终点处等候我们,私补里还有牛肉羊肉猪蹄和鸡肉,吃得很开心,叶子帮我们5个人每个人都按了按腿部肌肉,导致很多选手经过,以为叶子是为选手服务的工作人员要求帮按,后来我们只能帮叶子打圆场,说是我们自己人,不给其选手按。



叶子还是不错的,我脱了鞋,自己都觉得穿了十几个小时的脚很臭,叶子还主动说帮我按下腿部肌肉,我觉得她是流着泪按完的。


修整结束后,我们5人小组向CP6进发,到一半的时候,看到远处山上一条线的头灯都觉得太美了,可是到了山下发现,这串头灯怎么还没走完,知道出事儿了,大堵车,赛会也是蛮扯蛋的,据说有100K的选手在这里被堵车堵了一个多小时的,我们还算好,堵车大概半小时吧。


就这样,我们来到了CP6,文说累,想休息,吃不下东西,被我们逼着吃下肉夹馍等,然后立刻出发。


CP7也是不让休息,逼着吃东西,此时文看我的眼神就觉得我是神经病吧,要把他逼死了,但我的想法很简单,来到这100K的赛场,谁是想真的退赛的?已经过了半程,你一个点吃不下东西,下个CP点你可能就要退赛,不让休息这点,也没办法,都没训练量速度肯定快不起来,只能牺牲休息时间,补给完直接出站走一段当做调整休息抓点时间和公里数出来。不过话说回来,CP6CP7能看到很多人在退赛剪手环,虽然文都累懵圈了,但是从来没有放弃过要完赛的念头(我是真的在逼他吃食物下去,当然他也知道这么做是为了他能完赛)100K越野的路上,谁要自己心理都放弃了,旁边的人再努力都没用。


大腿也开始一直计算和校准我们所剩下的时间。


期间林子一直在说,情愿跑三个港百再也不跑北京了,尘土太大喉咙和肺部难受。我也是,晚上一点都不困,心想这次状态好爆了,可是太阳一起来,足足困了我一整个CP点,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


快到CP8时候,我被树枝爆了头,血都流到眼睛里,眼睛看出去的世界有点红,问了我们5人小组,3个被那树枝爆过,我比较倒霉,没带帽子流血了,其他几位带了帽子,也就疼一下。到了CP8听很多人说被那树枝爆过,也有人流血。不过那时候我是真的担心,如果血止不住,我就要停下来压迫止血,可能会退赛了,还好我血小板多,凝血能力比较强,此时我开始说的是:现在流的血是当时报名时候脑子进的水”




CP8-CP9路段,好汉坡,手脚并用的直上,我上肢力量比较强,比较占优势,拿着登山杖让林子拽着,拖着她上了山顶,这一赛段是去年被缩减掉的,今年还算是被我体验到了他的虐


一到CP9,开始碰到22K组别选手,整个赛道又被堵住了,也算是服了赛道设计者,你想着100K50K22K三个组别能同时到终点这点我觉得蛮好的,但是赛道重复问题呢?很多路段只能一个人通过,你50K和22K的人加起来要3000人,100K选手要被堵成什么样啊!


好了,说说感受吧,5个人,从出发就在一起,每一个CP点都会等人到齐补给完后再出发,最后一起冲线,也是很吊了,关键是一路基本都互相照应,不离不弃,在一起苦过累过,你才会懂。终点,文带着帽子,但是我们都看到他流下眼泪,这眼泪应该并非是哭泣,应该是喜极而泣,是对自己能在骨折后坚决复出的决心、对团队在战术上的完全信任、在整个赛段自己复出的努力而感动。这次对他来说,最不容易,受伤后复出实属不易,很多人可能会有心理阴影而退出的,记得在夜路的CP点补给时候,文也说过一句话,让他妈知道来北京跑100K会打断他的腿(当然我笑了笑回他,我妈也能是)


看点记录这场比赛的照片吧








照片很美么?是的,但是过程真的没有那么美,没有训练量,请慎重报100K(最多上港百)。不然你会被虐的不要不要的,也可能一场比赛下来,直接对越野跑这项运动丧失信心。若非真爱,请止步于50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