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晕车药价格联盟

水嫩小姐姐就在身边,小伙蠢蠢欲动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

泰国夜游papapa2018-09-26 15:10:21


第1章 金童玉女

“小曼姐,你的身子不要摇来摇去啊,我都快抓不住你了!”

“腰再压低些,屁股再翘高一点,对对。”

“就是这个姿势,要保持住啊——”

听着身后男人的抱怨声,吴小曼转过红通通的俏脸,羞恼地瞪了他一眼。

站在她身后的,是一名十七八岁、光着脊梁的青年小帅哥。

此时正值三伏天最闷热的时候,在火辣辣的阳光暴晒下,小青年已经累得汗流如浆、刺着牙咧着嘴、气喘如牛,表情显得十分痛苦。

而且随着吴小曼身子的扭动,他们脚下的独木舟也跟着摇来晃去,似乎随时会翻倒进河水里。

这是一座名叫吴家寨的小山村,位于群山环绕之间,由于交通不便,可以说是与世隔绝。

但是这里却山清水秀、环境优美,一条名叫“仙女河”的小溪从寨子中间穿流而过,滋润着这里的一草一木。

得益于“仙女河”河水的滋养,吴家寨的女人个个长得脸若桃花,皮肤都跟剥了壳的鸡蛋似的,嫩得能掐出水来。

“哎呀,你别大喊大叫啊,要是被别人听到怎么办?羞死人了!”吴小曼娇羞地瞪了他一眼,接着便又将柔软的身子背转过去。

只见她趴覆在独木舟上,被连衣裙包裹的翘-臀高高地崛起,双肘吃力地撑着船舷,纤细的水蛇小蛮腰顿时深陷了下去——

那凹凸玲珑的柔弱身子,顿时形成了一道令男人抓狂的诱人曲线。

特别是随着吴小曼身体的前倾,不该露的地方也露了出来。那丰满滚翘的美臀、修长雪白的大腿,看得吴天宝不知偷偷地吞了多少次口水。

“这有什么好羞的?咱们两个又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嘿嘿。”

“哼,人家是女孩子好不好,这么吃力的活儿,却让我来干,你一个大男人羞不羞啊?”吴小曼伸出莲藕似的双臂,双手紧紧拽着渔网的两角,美丽的杏核眼,却死死地盯着水底来回游动的鱼儿。

没错,他们两个在网鱼。

不过鱼儿也不是傻子,头顶的吵闹声那么大,哪个傻鱼会主动上钩啊。

于是,在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他们只网了两条半斤来重的草鱼,都在旁边的鱼篓里装着呢。

“我不是不是游泳吗,要是不小心掉进去,还得你来捞我!”吴天宝有些憋屈地说道。

听了他的话,吴小曼翻了个白眼,却没有搭腔。

又过了十几分钟,趴伏的姿势,使得吴小曼双臂酸痛的厉害,便准备站起身,重新换个姿势。

哪知她的身子刚一动,眼前突然剧烈地眩晕起来,身子摇摇晃晃,脚下的小木舟也跟着左右倾覆起来。

“哎呀——”

“小曼姐,你怎么了?”

吴天宝急眼手快,立即抄手搂住了她的腰枝,将她迅速拉进了自己怀里。

顿时,一股清幽的体香直窜鼻孔,胸前也贴上了两座丰满温热的娇峰——

“有点头晕,可能是趴的太久了,我没事!”吴小曼闭着眼睛休息片刻,等身体回复了正常,这才睁开了清灵灵的大眼睛。

当她意识到自己正被吴天宝搂在怀里的时候,小脸上顿时变得红扑扑的,媚眼迷离,芳心蹦跶得十分厉害。

“你搂着我干嘛呀,热死了,快松开啦,再被人看到!”

“小曼姐,你长得可真美,好想亲你。”吴天宝痴迷地望着她如花似玉的脸蛋,嘻皮笑脸地说道。

吴小曼脸上又是一热,娇羞地瞪了他一眼:“我可是你姐,别乱说话!”

但心里却清楚,这句警告是多么的站不住脚。

因为吴天宝根本不是她的亲弟弟,去年村里发大水的时候,他被洪峰从上游冲下来,顺水漂流,来到了吴家寨。

吴小曼的老爹吴老财将他从河里救回来之后,这货对自己的身世一问三不知。

估计是在河里漂流的时候,脑袋撞在石头上失了忆。

吴家人没办法,只好将他收留在吴家寨,还给他起了个名字——吴天宝。

一年多的时间里,吴天宝已经渐渐适应了村寨里的生活。

加上吴老财本身没有儿子,久而久之,便将他当成了自己亲生儿子来对待。

“算了,不网了,回家吃晚饭吧!”吴小曼看了看天色,便对吴天宝催促道。

第2章 发财至富

吴天宝应了声,拿起株高将独木舟撑到了岸边。上了岸之后,二人提着鱼篓,踏着满地的夕阳,结伴向不远处的一座院落走去。

等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嚣张了一天的太阳,也终于消失在了山的那一边。凉风习习的吹来,蛙鸣声响成一片,吴家寨的夜晚降临了。

“爹,娘,晚饭做好没有,我的肚子都快饿扁了!”吴天宝一走进院子,便兴奋地大呼小叫起来。

这是一座四四方方的小院落,四周种植着半人高的篱笆墙。东头是一排三间大瓦房,由于年头太久,房子已经有些坍塌,屋顶上还长满了随风摇摆的杂草。而在院子西侧,一头小毛驴正欢快地咀嚼着稻草,听到吴天宝的叫喊声,抬头起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接着又享受自己的美食去了。

此时院子里摆了一张四四方方的小矮桌,吴老财和周淑珍正坐在饭桌前等着他们。

一到夏天,村里人就喜欢在院子里露天吃饭。饭菜还是老一套,馒头、玉米糊涂,还有一盘腌制黄瓜。

由于等的时间太长,饭菜早就凉了。

吴老财正坐在饭桌前生闷气呢,一看到吴天宝走进来,脸一绷,道:“你们去哪里玩了?不知道我们都在等你吃饭啊——噫?这两条鱼是哪来的?”

“嘿嘿,是我和小曼姐从河里捞的!”吴天宝说道。

“天都黑了,还敢下河,出了事砸办?”吴老财拿烟袋锅在鱼头上敲了敲:“都快死了呐,赶紧放水缸里,明天中午炖鱼吃!”

“要不现在就下锅炖了吧!这么热的天,明天就臭了!”吴天宝十分期待地说。

“放一晚上坏不了,赶紧放水缸里吃饭,为了等你们,饭都凉了!”因为吴天宝拿了鱼回来,吴老财的气也消了,笑眯眯地坐回了马扎上。

吴天宝把鱼扔进了水缸里,洗了手之后,四个人围着马扎开始吃饭。

可是一看到饭桌上的咸菜疙瘩,这货便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在这里生活了一年多,每天除了咸菜还是咸菜,吃得吴天宝都快吐酸水了。

“爹,怎么又是咸菜黄瓜,能不能换个花样啊?我实在吃不下去了。”吴天宝愁眉苦脸地说。

“臭小子,有咸菜吃就不错,还挑三拣四的,你以为这里是城里啊?”吴老财翻了个白眼给他。

听到这里,吴天宝撇撇嘴、不敢吱声了。

吴家寨山清水秀是不假。但由于这里交通不便、环境闭塞,村民们的生活一直都十分贫穷。

累死累活干一年,也只够填饱肚子的。

有些人家,甚至连菜油都用不起。

如果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也就算了,但吴天宝这个落难的富家公子哥,显然受不了这种清贫的生活。

加上以前养尊处优的生活养叼了胃口,时间一长,他便有些吃不消。

“看来,得想个办法挣点钱才行!”吴天宝心里暗暗琢磨起来。

虽然他现在失了忆,但脑瓜子却不笨。

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里倒处是野果、野味。为什么不可以用这些大自然赏赐的好东西,换些钱花花呢?

而且还可以借此带领当地的村民们发家至富、帮他们摆脱穷困的生活。到时候有了钱,娶吴小曼做媳妇,切不是一句话的事?

想到这里,吴天宝便有些激动起来。

那种感觉,就仿佛有座大金山摆在他面前,等着他赶紧去挖似的。

“爸,妈,你们等着瞅着吧,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挣到大钱,到时候你们再也不用吃咸菜疙瘩了!”吴天宝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当然,最重要的是,要让所有村民都过上好日字,一家富不

叫富,让所人都奔小康,那才叫真本事,嘿嘿!

今天的天气特别闷热,天空阴得像个黑锅底似的,只吃了几口,吴天宝就热得满头大汗起来。

最后他索性把衬衫脱掉,直接光起了脊梁。

吴小曼偷偷地溜了他一眼,并迅速转开了视线。

虽然已经看惯了吴天宝的身体,可每当他脱掉上衣、裸露出健硕蛮劲的肌肉时,吴小曼还是有些脸红心跳,根本不敢拿正眼瞅他。

“小曼姐,这是你要的蚊香,今天中午买回来,忘了给你了。”

吴天宝嘴里啃着馒头,把一盒蚊香放在了饭桌上。

吴小曼想要阻止但已经晚了,吴老财马上皱起眉头,看着她数落:“你有蚊帐还要蚊香做啥,糟蹋钱吗这不是?”

“我.....我的蚊帐破了个小洞,挡不住蚊子啊!”吴小曼幽怨地看了吴天宝一眼。

其实这些蚊香是给吴天宝晚上用的,但这个傻小子,竟然没有明白她的好意。

周淑珍哪里不清楚女儿的心思,抿嘴笑了下,却也不点破。

“吃完饭去干点活!”吴老财轻轻地哼了一声,看着低头猛吃的吴天宝说。

“啥活啊?”吴天宝含糊不清地问。

吴老财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这天又燥又热,晚上肯定要下大雨,一会你去抱些柴火回来!”

吴天宝也抬起头看了看,点头嗯了一声。吃完饭后,他穿上衬衣就出了院子。

“我去帮忙!”吴小曼也跟了过去。

吴天宝径直去了屋后的大坑,坑里种了很多杨树、桐树,四周长满了齐腰深的荆刺,中间只有一条人畜踩出来的小土路。附近的几户人家,都会把收割好的麦杆子,玉米杆堆放在这里。

此时天色已经擦黑,空气中连一丝风都没有。

满坑的树木都耷拉着树叶,茂盛的树冠静静地矗立在半空,四周光线晕暗,坑里连个人影子都看不到。

吴小曼紧紧跟在吴天宝身后,留心观察着脚下的情况。

她身上只穿了条四角短裤,两条白花花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在晕暗的夜幕里,泛动着诱人的光泽。

“哎呀!”走了几步,吴小曼突然发出一声惊叫。

“怎么了?”吴天宝急忙问道。

吴小曼摸了一下小腿肚子,说:“没事,被荆棘刺了一下!”

吴天宝听她的声音有些痛苦,忙蹲下身子,说:“严重不?我看看。”

吴小曼本能地退缩了一下,可是当吴天宝用手掌抓住她的大腿后,她就一动也不动了。

第3章 可爱的小虎牙

吴天宝的脑袋靠在她的小腹上,马上闻到了一股清新幽香的女人气息。

“小曼姐,你的皮肤真好!”吴天宝爱不释手地说。

对这具少女的身体,他已经向往很久了。以前只能隔着门缝偷看,今天终于可以真实地抓在手中。

这个时候,他只觉得一股热血涌上了头顶,真想凑在这两条雪白的大腿上狠狠地亲一口。

听了他的话,吴小曼的身体微微一颤,身体就像装了弹簧一样,所有的神经都绷紧了。心脏“咚咚”地跳着,手心里紧张的全是汗。

“看....看好了吗?”吴小曼觉得自己快晕过去了。

“没留血!”吴天宝克制着自己的冲动,站起身说:“小曼姐,要不,你回去吧。我自己下去拿就行了!”

吴小曼回过神来,摇摇小脑袋:“没事的,我小心点就是了!”

吴天宝盯着她的红唇、还有红唇中那一排若隐若现的贝齿,禁不住咽了口吐沫。

吴小曼的嘴唇长得十分诱人,小巧玲珑,总是红嘟嘟的。而且每当她笑起来的时候,就会露出左边那颗小虎牙,看起来十分诱人可爱。

吴天宝有天做梦就梦到了她的嘴嘴。

“小曼姐,我……我有点难受!”吴天宝喘息着说。

“怎么了?哪里难受?”吴小曼一听就焦急起来,马上问道。

“我肚子难受!”吴天宝的眼睛开始泛红了。

此时天色已经全黑了,坑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四周静悄悄的。闷热的空气,使吴天宝体内的邪念急速攀升,他快忍耐不住了。

“是不是吃坏东西了?”吴小曼有些紧张地将手心捂在了他的肚子上,问道:“是这里吗?”

“下……下面!”吴天宝有些纠结地说。纠结要不要现在搂住她。

吴小曼的手掌又往下移了几公分,接着就不敢再动了。

因为她的手掌,已经感觉到了吴天宝身体的变化。

“是,是这里吗?”

“还在下面!”

听到这里,吴小曼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似乎意识到了他在戏耍自己,身体不禁有些战栗起来。

她娇羞地瞪了吴天宝一眼,接着就把手掌移开了,转过头说:“不理你了!”

“小曼姐,我想亲你!”吴天宝笑道。

吴小曼的双腿一阵酸软,低下头,声若蚊鸣地说:“不可以!”

“小曼姐,就让我亲一口。就一口!”吴天宝一下搂住了她的腰,将她突然拉进了怀里。

吴小曼娇吟了一声,吴天宝马上捧住她的小脸,低下头,在她嘴唇上快速地亲了一下。

吴小曼挣脱了他的怀抱,后退一步,马上紧张地向四周看了一眼。

“小曼姐,你的嘴真好吃!”吴天宝嘻笑道。

吴小曼脸上飞起了两朵红云,胸口急速起伏着,窘迫地站在那里,似乎吓傻了。

“以后不许再这样了,被人看到会笑话的!”吴小曼憋了好久,才憋出这样一句话。

她人生中的第一个吻,就这样被吴天宝给夺取了。本想对他呵斥几句。可是陡然发现,心里根本没有气可发。

“小曼姐,你长得真好看,我喜欢你。”吴天宝盯着她的脸,意犹未尽地说。

“赶紧拿柴火吧,要下雨了!”吴小曼慌乱地从他身边跑开了。

二人来到自己家的柴火垛前,这是去年收割的玉米杆儿,已经用的差不多了。吴小曼弯腰抽出一捆,放在了后面。

吴天宝站在她身后,眼睛在她雪白笔直的美腿、高翘的屁股间打量着。

他喜欢吴小曼,很想娶她做老婆。只是吴老财肯定不会同意的,这让吴天宝心中十分苦恼。

当吴小曼开始去抽第三捆的时候,吴天宝再也忍不住了,忽的一声冲了过去,从后背一下搂住了她的身体。

“小曼姐,让我抱抱!”吴天宝从后面紧紧地搂着她,又痛苦又兴奋地说。

“不,不行你快放开我!”吴小曼挣扎着,但扭动的幅度并不大。

因为她的身体已经软了,像滩泥一样,根本使不出力气。

“小曼姐,我喜欢你,想娶你,求你了!”吴天宝把嘴伸到前面,喘息着去亲她的脸蛋和脖根。

“天宝,不要这样,会被我爹骂的——”吴小曼的脑袋嗡嗡作响,心里又怕又难过,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反应。

此时吴天宝已经箭在弦上,根本就停不下来了,破罐子破摔似地说道:“我不管,我就是要你。就算你骂我,我也要你!”

第4章 谁让你欺负我

话音一落,只听“啪”的一声脆响。

这一把掌打得十分干脆,透漏出几份恼羞成怒的意思。

吴天宝被打蒙了,左脸颊很快就传来火辣辣的刺痛感。他傻傻地站在那里,看着吴小曼红通通的眼睛,心里不禁有些害怕起来。

“小曼姐,你打我!”吴天宝捂着脸蛋,很委屈地看着她。

吴小曼把裤头提好,瞪着他:“你谁让你,我……我……”她我了半天,突然蹲下身子,双手捂脸抽泣起来:“你也欺负我,你们都欺负我,呜呜……”

吴天宝吓了一跳,马上道歉道:“小曼姐,对不起啊,我错了,你别哭了!”

吴小曼哭的十分伤心,两边的肩膀一抽一抽的。

吴天宝突然懊恼起来,抬手又给自己来了一把掌:“小曼姐,我错了,我是个畜生,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吴小曼移开手掌,泪水涟涟地望着他,抽噎道:“谁.....谁让你打自己的,我.....我又没怪你!”

吴天宝一听,又高兴起来,问道:“小曼姐,你不生我的气了吗?”

吴小曼呆呆地看了他一会,然后伸出手,在他左脸上摩挲着:“疼吗?”

“不疼!”吴天宝嘿嘿笑道。

吴小曼也不是真恨他,只是心里有些委屈。

“你……你真的喜欢我吗?”吴小曼扭捏地问道。

“额!”吴天宝以为她答应了,马上点头如捣蒜道:“是啊,做梦都在想你呢。小曼,你就让我……”

“不行,”吴小曼摇摇头,然后在他下面溜了一眼,红着脸说:“今天的事,你不能对别人讲哦,特别是我爸妈。被他知道,肯定会打你的!”

“我知道,我肯定不说!”吴天宝眼巴巴地瞅着她,说:“那.....”

“快下雨了,回家吧!”吴小曼牛头不对马嘴地说了一句,接着便站了起来。

吴天宝耷拉着脑袋跟在她身后,一路上,连句话都不敢说。

二人将柴火抗进了厨房,吴小曼看着他的苦瓜脸,扑哧一笑:“傻样儿!”那眼神水汪汪的,似乎想对他说些什么,但嘴唇动了两下,却没有开口。

这个时候,雨已经下来了,豆大的落点打得院中的树叶“啪啪”作响。狂风夹杂着惊雷,很快,院中就变成了水的世界。

吴老财夫妇已经回屋睡觉了,吴天宝就像一名做错了事的孩子,老老实实地跟着吴小曼进了房间。

其实每到天黑,吴天宝就很幸福地享受到了偷看吴小曼洗澡的权力!

但这春-色看久了,对吴天宝来说,享受已经不是享受,而是痛苦的煎熬。

对一名精力旺盛的年轻人来说,嘴边摆着这么一具香艳诱人的大餐,只能看不能吃,换做是谁也受不了啊。

“早点睡吧!”吴小曼欲言又止地瞅了他一眼,扭着小蛮腰进了自己的卧室,轻轻地把门给关上了。

“唉!”

吴天宝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屋内那道木门,心情别提有多郁闷了。

通过木门中间的缝隙,可以看到吴小曼在里面走动的身影。

他的屁股就像长了痔疮,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一直回味着刚才摸吴小曼身子的感觉。

那幻影就像跑马拉松似的,一遍又一遍,根本就挥之不去。

按吴天宝的计划,只要他主动一些,再声泪俱下地一扮可怜,吴小曼百分之百是会同意的。

接下来的事就顺利成章了。

等生米煮成了熟饭之后,他就向吴老财坦白从宽。反正他家又没儿子。自己又当儿子又当女婿,多美的事啊。

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啊,他没想到吴小曼这么顽固,平时那么疼爱自己,一到真格的,竟然翻脸不认人了。

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是哪个王八蛋说的,杂就那么有道理呢?

在胡思乱想中,吴天宝的眼皮子渐渐耷拉下来。不知过了多久,就在他似睡非睡的时候,只能“吱呀”一声,屋内那道木门,似乎被谁推开了。

吴天宝冷不丁打了个寒噤,睁开眼一看,就见吴小曼的屋内亮起了灯,一个曼妙的身影悄悄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