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晕车药价格联盟

“坐上来,自己动”到底该怎么动?

驾驭男人一百招2018-10-14 09:23:36

第1章 她睡了谁

深夜。

奢华的总统套房,没有丝毫的光线。

大床上,女人的抽泣声时起时落,可怜兮兮的哭着求饶。男人却不为所动,依旧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

已经三个小时了……

男人像只永远都喂不饱的饿狼,在她身上一直索取。

“好香,你好香……”他把头埋在她颈部,努力汲取她身上的芳香,不停在她耳边呢喃,“好香,为什么这么香……”

是的,她身上有种香气,是与生俱来的,抹不掉,消不去。

今天是她十九岁的生日,妹妹和最好的朋友帮她庆生,她很高兴,便喝了一杯酒,兴许酒量不行,喝完就觉头晕脑胀,送走妹妹和朋友后,便立刻回房睡觉。却不知为何,醒来后就被陌生男人压在身下。

终于,等男人餍足,她早已晕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眼前仍是一片漆黑。

还是那个房间,那张大床上,身边的男人正熟睡,均匀的呼吸喷洒在她耳边,又痒又刺。她看不清他的五官,只隐隐看出,他的轮廓如大师细琢下的雕塑般完美。

她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却怕的不敢出声,连踹醒他质问他的勇气都没有。

拨开他压在自己身上的手臂,她蹑手蹑脚的下了床,穿上衣服后,没有犹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总统套房。

一个多月后,某医院。

“医生,你说什么?”

医生只好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尤小姐,你怀孕了。”

怀,怀孕了……

尤香如遭雷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

她怎么会怀孕呢?明明只有一夜啊,那夜她还是第一次,应该很难怀孕才对。

况且她根本不知道那夜那个男人是谁。

那天她仓皇逃出酒店,回到自己所租的房子,家里一切如常,她几乎要怀疑自己有梦游症。醉酒睡着后,偷偷出了家门,去了酒店,与陌生男人发生关系,最后又自己回到家。

抚了抚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尤香看着医生,犹豫道,“我……这个孩子我不能要。”

医生闻言,上下将她打量一番,叹气道,“我看你不像是随便的女孩啊,怎么这般不爱惜自己,现在的年轻人啊。”

尤香被她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不,这,这只是意外。”

医生扶了扶眼镜,看着她的表情很是冷淡,“来我们这里堕胎的女孩十有八九都说是意外,既然不要孩子,享受那种事时就要做好避孕措施啊。”

“……”

尤香很想说,事情真的不是您想象的那样。

医生起身关上门,又坐回她对面,面色凝重的道,“尤小姐,虽然你不想要这个孩子,但作为医生,我有义务提醒你。这个孩子,你不能打掉。”

“为什么?”尤香紧张问道。

医生解释说,“你的体质很特别,天生子宫内膜薄于正常人许多,如果强行清宫堕胎,以后很可能就无法生育,所以这件事,你要考虑清楚。”

尤香闻言,心里乱成一团。

“怎么会这样……”

“的确是这样,尤小姐,你可以仔细考虑几天,然后再做决定。”医生不忘提醒,“这关系着一个女人的一生,希望你慎重做选择。”

第2章 大闹订婚典礼

五年后。

T城环球大厦四周的路段被堵的水泄不通,各明星大腕,娱乐媒体,商业巨头云集大厦。

今日是东方家族少主东方阎与电子大亨爱女订婚之日,场面可谓盛况空前。

此刻,大厦八十八层,受邀宾客皆是西装革履,晚礼加身。曼妙的音乐,醇美的香槟,娇艳的花艺,使得整座订婚宴会场更显浪漫。

随着一对佳人入场,所有宾客的目光都落在那二人身上。

东方阎穿着一套银灰色的高级定制西装,约一米九零的身材伟岸又霸气。他双目锋锐,鼻梁高挺,唇的薄厚适中,面若刀凿般立体,两道高挂在眉骨的剑眉,显出他凛冽高傲的性子。

此刻,他那双宛如黑曜石般的眸子正泛着深不可测的光。

他是天之骄子,容貌英俊,又生在医学世家,被誉为医商二界奇才,一双鬼才之手杀得了人,更救得了人。

传言他十四岁被世界顶级高校破格录取,十六岁以全校第一的成绩毕业,十八岁创立娱乐公司,二十岁以个人所取得的资产购下一座全球排名前十的海岛,二十一岁正式接手东方家族医学产业帝国……

“喂,小姐,你没有请帖,不能进去。”

“让我进去,我要进去。东方先生,东方阎,我必须要见东方阎。求求你们,放我进去……”

和谐的会场突然冒出女人哀求的声音,宾客们闻声转头,就见一个手持锋利水果刀的女人闯了进来。

尤香穿着一条牛仔裤,一件简单的T恤,脚下的球鞋虽廉价却刷得很干净。她眉目如画,皮肤如白瓷,有着姣好的清丽容貌,一头及腰的黑亮长发随意用绳带挽着。

这时,一位雍容华贵的女性走了过来,她的容颜与东方阎有几分相似,正是东方阎的母亲,天夫人。

“怎么回事?”

“夫人,这个女人要求进入会场见少主,但她没有请帖,便被我们拦住,可她以自己的性命威胁我们,所以……”若是换做往常,保镖早已将尤香擒下,才不会管她是死是活。

可今日日子特殊,又有众多媒体在场,若是冒险闹出人命,怕是对东方家的声誉不好。

“一群没用的东西。”天夫人斥退保镖,看向尤香,问道,“你是什么人?”

尤香一脸仓皇,像是没听见天夫人的问话,如星般的美目扫视整个会场,寻找自己要寻的身影。

蓦地,她眼睛一亮。

那个站在会场中央,卓然而立,正以一双犀利的眼瞳看着她的男人,正是她要找的人。

东方阎。

来之前,她已经查过他的资料,知晓他的面貌,所以绝对不会认错。

尤香激动的迈开步伐,想要走到他身边,却被人拦住。

她看向拦住自己的人,带着乞求的目光,“拜托你们,我要见东方先生,不会耽误太多时间,请给我十分钟,只要十分钟就好。”

话音一落,保镖趁她不备,掐住她的手腕,她疼的低呼,手一松,只听‘咣当’一声,刀子落到地上。

紧接着,她整个人被抓住,往会场外拖。

她哭着挣扎,却无济于事,心急之下,只好看向东方阎,大喊,“东方先生,东方先生。”

第3章 求求你,救救我女儿

满座宾客看着这场闹剧,有好奇疑惑的,有在私底下嘲笑的。他们大多以为,这女人八成是东方阎欠下的桃花债。

“等一等。”

就在尤香被人拖出会场之时,东方阎醇厚带着威严的声音响起。

保镖不得不把尤香又拖回来。

尤香见形势有变,赶紧抓住机会,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东方阎道,“东方先生,我有话跟你谈,请给我十分钟的时间。”

说完,她又拉下尊严恳求,“求求你。”

事情变得似乎越来越有意思,众人看的目不转睛。

东方阎甩开依靠在自己身上的未来新娘,不急不缓的朝尤香走过去。

尤香默默看他走来,近看之下,这个男人俊美无铸,比在杂志上看到时还要令人吃惊。

“东方先生。”

东方阎微微抬手,示意保镖放开她,接着在所有人的惊呼声中,一把将尤香搂进怀里,不由分说低首吻上她的香唇。

“唔……”

尤香顿时瞪大双眼,全身僵直,变成了一尊雕塑。愣了好几秒,才想起反抗。奈何他搂的很紧,力道很大,她根本挣不脱。

男人顶开她的嘴唇,狂扫她的甘甜。她皱着眉,却不敢怒视他,因为她正有求于他。

一旁的电子大亨罗有正面色铁青,狂拍了一下桌子。

东方阎此刻的做法,形同在他和他爱女脸上各打了一巴掌,让他们罗家颜面扫地。

不多时,东方阎放开尤香,尤香被他吻的全身发软,趴在他胸膛前,靠着他的搀扶才站稳。两人的姿势在外人看来,就是浓情蜜意。

“我知道你不想让我订婚。我们回家再说。”

男人醇厚性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尤香抬起头,发现东方阎正看着自己,眼中没有波动。

“诶?”

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她什么时候不想让他订婚了?她来闹场,并不是有意要阻止他订婚的。

周围纷纷响起抽气声,不少前来的媒体都拿出相机,闪光灯咔咔咔咔的对着东方阎和尤香拍照。

尤香一脸迷茫,整个人懵了。

罗有正拉住自己的爱女,怒指着东方阎,最终冷哼一声离去。

……

密封的车厢里,尤香局促的搓着手,瞥了一眼身旁沉默的男人。

半晌,她深吸一口气,终于开口道,“东方先生,我……”

然而话未说完,就被东方阎打断,“你演的不错。”

“啊?”

演得不错?

尤香料想对方是误会了什么,连忙解释,“我没有演戏,东方先生……”

“停车。”东方阎冲司机下令,再次打断她的话,接着扭头看她,示意她下车,“你的任务完成了,滚吧。”

尤香情急之下,拉住他的胳膊,“我不知道什么任务,东方先生,请你听我把话说完。”

东方阎冷冷看着她抓住自己的手,用力把她甩开。

“把这女人拖下去。”

坐在副驾驶的保镖闻言,立刻下车,打开后座的车门,将尤香往外拖。

尤香死死的抓住车门,哀求道,“东方先生,求求你,救救我女儿,救救我女儿。”

第4章 她是场意外

东方阎闻言,双眸审视的看向尤香,“救你女儿?”

尤香一脸焦急的点头,“是的,救我女儿,她有先天性心脏病,只有找到匹配的心脏进行换心手术才行。”

举凡S国的人都知道,东方家族拥有世上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和资源情报收集网。只要东方阎肯帮忙,她就能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合适的脏源,用最好的设备为小蕊进行手术。

最重要的一点,她希望东方阎能亲自为小蕊做手术。

面对她的哀求,东方阎冷眸一眯,硬声道,“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你的请求?”

尤香闭上眼,尽管已经努力抑制自己的情绪,仍是忍不住流下眼泪。

她颤抖着双唇,当着司机和保镖的面,缓缓跪下去。

“求求你,救救我的女儿,她刚五岁,人生才刚开始……”尤香说着说着,不由得呜咽。

当年她在医生的劝阻下,决定生下孩子,怀胎的十个月里,感受那个小生命在自己腹中的跳动,她头一次有了作为母亲的喜悦。

她是孤儿,自从养父去世,养母对她冷淡相待,甚至不愿意妹妹再和她来往,一个人的独孤终于在那个小生命诞生之际结束。

她像每个母亲一样,不由自主爱自己的孩子,愿意为孩子付出一切。可是,她的小蕊,居然有先天性心脏病。

“求求你,求求你……”她不停的乞求,不停的乞求,希望东方阎能让她看到一丝希望。

然而没有。

那个男人只是冷冷的看着她,眼中没有丝毫温度。有的,只是不耐。

“开车。”

“东方先生,不要走,拜托你,不要走,东方先生……”尤香拍打着车窗,然而车子还是从她身边开过,最终消失在她的视线。

东方阎面色阴沉,手摸向口袋去掏手机,结果摸了个空。他这才想起,手机没有放在身上。

“给我拨鲜于风的手机。”

保镖迅速拨了鲜于风的号码,接着将手机递给东方阎。

东方阎刚接过手机,就听那边一声‘喂’。

他问道,“刚才在会场出现的女人是怎么回事?”

那端,鲜于风耸肩一笑,“那是场意外,相信我,我找的人还没登场,就被那个女人捷足先登了,不过,她这么一闹,似乎正合你意?”

“也就是说,那女人不是你找来的?”

“不是不是。”

东方阎皱眉。

“我知道了。”说完,切断通话。

幻海山庄是位于T城最大的私人庄园项目区,这里的每一所庄园价值最低两亿以上。

房车驶入东方庄园,在复古园亭道上行驶了一会儿,绕过喷泉池,最终在宅门前停下。

保镖打开车门将东方阎请下车。

一迈入大厅,东方阎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天夫人。

天夫人见他回来,怒道,“阿阎,你这次玩的太过火了。”

东方阎若无其事的脱掉外套,佣人接过他的衣服,他望着自己的母亲道,“母亲大人应该知道,我向来不喜欢别人为我安排婚姻大事。你未经我同意,私自对媒体宣布我订婚的消息,我也只好陪你演一场戏。”

天夫人气的够呛。

“刚才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一场意外。”东方阎不想在这件事上浪费口舌,不顾天夫人在身后喊,直接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