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晕车药价格联盟

女子肚子胀痛去医院,脱下衣服让医生检查,医生竟然直接吓晕......

文摘库2018-10-01 16:47:48


1
第1章 婚礼上的惊

  贺梓凝默默的看着不远处繁华热闹的订婚礼,脸色煞白。

  台上,准新娘身上的婚纱流泻着莹洁而纯净的光,这些附着在新娘身上的物什,仿佛生来就沾染了贵族气息,隐隐含着不可一世的傲慢与神圣。

  珠光宝气衬托得准新娘简安安的小脸愈发晶莹剔透,与身旁那个温润如玉的男人,熠熠生辉。

  “准新郎,你是否愿意与面前的美丽准新娘订婚,按照圣经的教训与她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贺梓凝心一紧,死死盯着台上的乔南之,半年前,这个男人还是她的未婚夫。

  而这场定婚礼,原本是给她和乔南之举办的!

  可是一场车祸之后,乔南之失去记忆,她清楚的记得再次见到乔南之之后,他满眼厌恶的看着她说:“贺梓凝,你让我感到恶心。”

  明明曾经彼此那么深爱,怎么突然就那么厌恶她呢?

  再后来,简安安哭着对她说,她和乔南之有了夫妻之实,希望她可以成全。

  当年,她和简安安同一天出生,医院医生出错,两家抱错了孩子。她从小在简家长大,直到16岁时候,才因为生病,查到血型和简父简母不同,发现抱错。于是,这才找到贺家,将两个孩子换了回来。

  只是贺梓凝在回到自家之后不到两个月,亲生父母就离奇失踪。简父简母怕圈子里的人说他们太薄情,又将她接了回家,只是,态度幡然不同。

  虽然明白简安安才是简父简母亲生女儿,可是当听到自己叫了十六年的爸妈亲口叫她把未婚夫乔南之让给简安安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她也哭着问过他们:“我也曾经是你们的女儿,你们也知道乔南之和我在一起经历了多少,为什么非要拆散我们?”

  可换来的,只有冷酷无情的一巴掌。

  她去找乔南之,可他只是厌恶的看着他说:“贺梓凝,要不是看在你和安安也算是姐妹的份上,我会和你多说一句话?想不到你这么恶毒,竟然企图抢姐妹的男朋友,真是恶心。你走吧,我永远不想再看见你!”

  她想不到,一个人失忆起来,竟然能忘掉得这么干净!

  怎么就一点痕迹也没有了呢?

  甚至,深爱变成了厌恶,关心变成了刺伤。所有的一切,全部颠覆!

  贺梓凝想着往期的一幕幕,心底抽痛的厉害。

  不远处,站在台上的简安安瞥见在人群中蠢蠢欲动的贺梓凝,立刻朝父母使了个眼色。

  看来她的“好姐妹”这是还不愿意死心啊!

  贺梓凝刚想踏出一步,简父简母那张脸就出现在面前。

  “梓凝,你想干什么,这是安安的订婚礼,你不许打扰他们。”

  “爸,妈,你们想多了,我只是来祝福他们的,顺便,问问乔南之几句话。”

  看着简父简母慌乱的神色,贺梓凝冷笑,嘴唇微勾。

  怎么,移花接木的事情都做出来了,还怕东窗事发?

  人群里喧喧嚷嚷,贺梓凝看着乔南之,嘴角划出一抹弧度,拿出包包里的可乐戒指,对着乔南之道:“这是你当初送给我的东西,现在我还给你,乔南之,从此以后你我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再不相干!”

  易拉环清脆的碰撞声在整个大厅里显得格外清脆,乔南之看着那个易拉环,只觉得脑海里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扯得他的大脑生疼。

  这时他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扯着他的衣袖,他低头一看,简安安娇艳的小脸已经泫然欲泣:“南之,我胃里有些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怀孕了,我们赶紧宣誓完回房间休息好不好?”

  是了,他爱人是简安安,这个贺梓凝又想来破坏他跟安安的感情。

  只是一瞬间,乔南之刚刚还迷茫的双眼顿时恢复清明。

  简安安忙笑道:“梓凝真会开玩笑,刚高考完想必是累的脑子糊涂了吧?爸妈,你们赶紧带梓凝去休息。”

  简安安嘴角带着幸福的微笑,可只有贺梓凝知道简安安其实背地里一肚子坏水。

  见乔南之无动于衷,贺梓凝眼底一闪而逝的失落。

  她被简父简母连拉带扯的拖出了礼堂,带到了一处没人的房间,二人指着她的脑袋狠狠骂道:“今天是安安的婚礼,你竟然还想破坏,你怎么这么恶毒?!”

  恶毒?

  贺梓凝理都不想理会这两个人,到底是谁恶毒,呵呵!

  “你就在这里,直到婚礼结束,才能离开这个房间!”

  “啪嗒”几声,贺梓凝没想到爸妈竟然还将房间上锁,也好,她根本不想出去。

  是夜,别墅灯火辉煌,人流不息。

  简安挽着乔南之的手臂,浅笑祝福,转身的刹那,视线落在楼上那个黑暗的小阁楼,嘴角扬起一抹神秘的微笑。

  不知道她的“好姐妹”会不会满意她准备的这份大礼物?想想都有些期待呢!

  房间里,贺梓凝呆着无聊,看房间里什么都有,索性洗了澡再蒙头大睡,打定主意等这个订婚礼之后,她就去刚刚考上的大学申请助学贷款,再也不要和简家有任何牵扯!

  谁也没有留意到,此刻,贺梓凝所在的房门被悄然打开……

 

1
第2章 房间里的男人

  贺梓凝换了一身浴袍,靠着窗户呆呆的望着下方热闹的晚宴出神。

  要是乔南之没有失忆的话——

  贺梓凝想到这里,顿时使劲摇头,没有什么假设。

  她跟乔南之,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她站起身,刚要转身,身后猛地伸出一双手臂,猝不及防的将她禁锢在原地。

  随之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吻,带着男性独有的侵略气息,散发着浓烈的荷尔蒙味道,危险致命。

  他呼吸粗重,在没有开灯的房间里,她看不清他的面孔,只看到他一双眼眸里闪着幽光,看她的时候,好似看待一个到手的猎物!

  他只是大手一拉扯,贺梓凝不着寸缕的身体就完全曝光在他面前。

  毫无遮蔽的身体就这么肆无忌惮的暴露在男人眼前,生平从未有过的场景,令贺梓凝吓得魂胆欲裂,惊呼道:“你是谁,干什么?”

  “你再乱来我就报警了!?”

  只是,男人好像没有听到她的问话一般,一把将她扣紧,迫不及待地又吻了下去。

  贺梓凝浑身颤抖,拼命挣扎,可是,就算她用尽了力气,在男人力量的面前,也不过蚍蜉撼树。

  他猛地往前两步,将她抵在了墙上。

  她的身体,后背贴着冰冷的墙面,胸前却是男人炽热宽厚的胸膛。

  他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被扯掉,肌肤相贴,她能清晰地感觉到,他擂鼓般的心跳重重地敲击在她的身上。

  隐隐知道男人下一步要做什么,贺梓凝吓得魂飞魄散,她的指甲在男人身上留下深深的抓痕,却在抓到某一处的时候,听到男人闷哼一声,接着,就有大片粘稠涌入掌心。

  这人受伤了还想着女人?!这到底是什么禽兽!贺梓凝只觉得三观颠覆!

  “帮帮我……”男人的声音很低,就好像大提琴的末弦音,却说不出来的好听:“我被人下药了。”

  就在贺梓凝被他的话弄得怔愣的时候,男人趁机用大腿分开了她的双腿,接着,就有灼热滚烫直直抵向了她!

  “啊!”贺梓凝尖叫一声,随即就被男人捂住了嘴:“你想所有人都听到?”

  贺梓凝心头一寒,恐惧铺天盖地,她压低声音,带着哭腔:“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求你,放过我!”

  男人不为所动,显然正在调整姿势,就要将她正法。

  “你受伤了,还在流血,不能这样……”贺梓凝心中一动,准备迂回相劝:“你到时候药效没解,反而失血过多死了岂不是更惨?”

  男人低低的喘息了两声,似乎觉得墙边实在不方便,于是,一把将贺梓凝抱起。

  可是,房间太暗,他身体太难受,找不到床的位置,只好走了两步将贺梓凝抱到唯一有点光源的窗台前的桌子上,猛地压了下去:“我会对你负责。”

  贺梓凝坐在桌上,后背一丝不挂地贴在这窗台上,外面是热闹的晚宴,人们时不时的交谈声还不断充斥在耳边。

  她挣扎到几乎脱力,紧张到不知所措,就好像受伤的小兽,发出压抑的低声悲鸣。

  男人的心被她此刻的痛苦击中,可是,身体里无法压制的欲望又让他根本无法放过她。

  霍言深从未想到,他同胞弟弟派来的那些人竟然用了这样的药,让他自以为无坚不摧的意志,都被彻底蚕食!

  他眸子变得猩红,目光打量着身下瑟瑟发抖的女人。

  借着窗口的微光,虽然很朦胧,但他还是隐约看到了一张美得惊心动魄的脸,目前还很稚嫩,可是,将来一旦更加成熟,又将会是怎样的风姿?

  她的眼睛很清澈,让人想到踏过雪地的精灵,即使此刻充满了惊恐,也美得让人有种落泪的冲动。

  只是,霍言深身体里的欲望让他无法继续思考,他高举起贺梓凝的腿,然后,扣紧了她的腰,猛地沉了进去!

  “痛!”贺梓凝只觉得一道尖锐的痛猛地贯穿了身体,她的眼泪簌簌掉落。

  她想张口喊救命,喊出来的话到了嘴边悉数变成呜咽。

  从前不管谁要欺负她,乔南之总会像个骑士一样从天而降,不让任何人伤害她。

  可是现在呢?

  贺梓凝转过头,眼睁睁看着乔南之带着身旁的简安安在人群中穿梭,目光时不时转向她所在的方向。

  她吓得身子一缩,生怕自己此刻的不堪被他看到。

  只是,下一秒,乔南之又和简安安转身去和其他人聊天了。而她,依旧在这个暗无天日的房间里,感受着身体深处不断传来的撑裂……

  绝望的情绪一点点蔓延,贺梓凝只觉得内心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崩塌。

  乔南之,再也不是她的白马王子。

  一滴眼泪滑过贺梓凝光洁的脸颊,落到霍言深的手背上,他好像被烫了一下般,动作放缓了些许。

  可是,女人的肌肤像是凝脂一般嫩滑,他抱着她的感觉就好像抱着世间最柔软的暖玉,不断地刺激着他的感官,药效再次蔓延开来,越发刺激的他更加用力。

 

1
第3章 给她戴上戒指

  不知过了多久,霍言深才慢慢从药效中缓过来,他的喉咙狠狠地滚动了两下,在贺梓凝身体深处释放,紧紧抱着她,声音有些发颤:“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贺梓凝只觉得浑身就好像被重轮碾压过一般,疼痛无力到几乎散架。她伸出手,想要一把推开夺走她清白的男人:“我叫什么跟你没关系!你滚!我恨你!”

  霍言深因为刚才太用力,后背的伤口再次崩裂,鲜血早就吧嗒吧嗒洒落满地。此刻,他的大脑深处涌起一阵无力,意识开始模糊。

  他颤抖着手指,将左手小指上的尾戒取了下来,摸到了贺梓凝的手,将戒指戴到了她的无名指上:“拿着它,一个月后,去宁城找霍……”

  他的话还没说完,眼前就彻底陷入了黑暗。身子无力地跌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好半天,贺梓凝才意识到,这个可怕的男人,真的晕过去了。

  她转过头,看向楼阁下方。

  此刻,衣香鬓影觥筹交错。简安安美丽骄傲得就好像一个公主,而那个她曾经以为是自己王子的人,正陪在简安安身边,温润微笑。

  而阁楼里,弥漫着淫靡的味道,和外面看似高贵的上流社会完全是两个世界。

  贺梓凝艰难地从桌子上下来,觉得手指硌得有些不舒服,这才想起刚才男人戴在她无名指上的戒指。

  他在晕倒前,说拿着戒指去宁城找huo?

  找货?!

  贺梓凝心头猛地一惊,难道,这个男人是在做什么非法的生意,接头拿货要用这个戒指?!怪不得他身上有伤,还被人下了药!

  她吓得抓住戒指,就往手指下捋。只是,这戒指不知道怎么回事,取了半天也取不下来。

  而贺梓凝只担心一会儿男人的仇家会不会追杀上来,她连忙捡起衣服,忍着身体的痛穿上,然后,逃出了阁楼。

  外面,即使隔着不近的距离,依旧能听到优美的钢琴声,能闻到悠悠的酒香和香水味。

  贺梓凝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很快,融入了夜色。

  一晚上,她躲在家附近的公园,想到今天简安安说的,她可能怀了乔南之的孩子,贺梓凝看着自己身上青青紫紫的吻痕,就觉得心头涌起莫大的讽刺!

  她曾经的未婚夫和她的好姐妹在一起了,而她,则是被一个连身份都不知道,甚至可能是恐怖分子的男人夺走了清白!

  她一夜没睡,直到第二天回到家,也没有人发现,她竟然整晚都不在。

  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归于平静,贺梓凝甚至没有听说有关那个男人的半点消息。

  现在,她就只等着高考录取通知书寄到简家,然后,她拿着通知书,从此远离,再也不见!

  时光平静地过了一个月,直到,贺梓凝和简安安双双考上宁城大学,在简父简母的陪同下,一起来到宁城。

  世界,终于掀开了新的一页,贺梓凝以为这是崭新一页的开始,却没料到,竟然是噩梦的开端。

  或许因为水土不服,她到宁城的当天就觉得不舒服。简母虽然现在再不待见她,觉得她是让自己和亲生女儿简安安失散十六年的扫把星,不过,还是为了面子,送她去了医院。

  因为贺梓凝只是觉得胸闷不舒服,胃口也不好,具体也没哪里疼痛,所以,简母挂的是中医科。

  贺梓凝才刚刚将手腕递给中医先生,这位大夫就开了口:“小姑娘,你怀孕了,应该有一个多月了吧!你放心,胎儿没问题,我给你开点药,回去吃了胃口就舒服了。”

  大夫的话,就好像晴天霹雳,猛然落在贺梓凝的心头。怀孕?!

  那天的变故,她逃开之后,因为太害怕,也没任何经验,根本忘了买药。所以,竟然怀孕了?!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