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晕车药价格联盟

唠叨唠叨我的故事(一) ♪

国色天香2018-09-12 12:46:14



外面忽然阴了起来,要下雨了。已经是下午4点半了,而我两个小时前才爬起来。咋呢?听我慢慢说——


昨天早上5点半我就起床了,比每天早起了20分钟。其实头天晚上就没怎么睡实,尽管照常吃了艾司唑仑(此药属精神药品,主治睡眠障碍)。因是本学期最后一天上课,我在起劲儿地给学生准备作文辅导课,又是构思,又是道具(还有“道具”呀?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的,折腾到大半夜。梦是照常做的,记不得是些什么故事,稀里糊涂的天就亮了。


看看时间还早,便从容地洗漱、喝水(这每天早上空腹喝水的好习惯算是养成了,嘿嘿!)、吃药(一大早儿就吃药啊?是啊,前一阵子查出胃有点毛病,医生给配了吗丁啉,说是增强胃动力的,果不其然,挺管用的,才吃了几天就胃口大开啦!因这药得在饭前15——30分钟服用,所以,我每天早上临出门就吃上一粒,到学校吃早饭正好。)“我先走了!”我边穿鞋边和老公打招呼。刚要出门,老公惊呼:“哎!你吃错药了!”“啊?”“你把睡觉药吃了!”“啊?”我返身冲回来,可不,艾司唑仑少了一粒!哎呦喂,这可真是“精神药品”哪,把个好好的人给弄得神志不清啦!也怪那药品制造商,干嘛把两种药片做得跟孪生兄弟似的!得,啥也别说了,赶紧将刚刚被冷落了的吗丁啉塞进嘴里走人,要迟到了!一路上越想越好笑,往日里都是学生上课会睡觉,今儿该轮到老师上课睡大觉了!嘻嘻!耳畔还响着老公的谆谆教导:“到了学校多喝水,稀释掉!”嘿,这个平日里粗心的家伙,今儿怎么就发现我吃错药了呢?想不通!不过,他的话还是要听的,人家是医生嘛。


好忙啊!因是期末复习的“非常时期”,地理、政治一类的“副科”都先期考完给“主科”让路了,早在一周前,每个教室里就开始上演语、数、外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好戏”了。孩子们叫苦不迭,我虽有恻隐之心,也还是“多”上了n节课,眼看舌苔日日变厚,暗自忍受牙龈肿痛。不过,我的课上还是时时会响起欢声笑语的——为了避免枯燥,我会让孩子们打着节拍读古诗,每到这时,他们就会肆无忌惮地把个课桌拍得山响,一次竟然惊动了”王青保”(“青保”乃“青少年保护”之简称,而“王青保”则是我校大名鼎鼎的青少年保护办公室主任,有调皮者背地里叫他“王保长”),以为我们这里在打架!唉,这个号称“神探”的“王保长”当时一定以为自己发现了一宗奇案——这是哪路高人呐?打架还打出“节律”来啦!有时我也会在临下课的几分钟里和他们玩游戏。一次,我们玩“词语接龙”,竟从“夏天”接到了“鼻屎”!亏他们想得出!一帮调皮鬼!不过,说真的,和他们在一起挺有意思的,他们也挺喜欢语文课,大概是喜欢我吧(猜的)。


  扯远了。

我照常精神抖擞地走进教室,孩子们瞪着眼睛看着我,想知道这最后一天干什么。我说,还有一篇说明文和一篇课外文言文要讲。一时无语。我知道他们不太情愿,但“任务”总要完成呀。半个小时的样子,“阅读思路”接近尾声,我忽觉两腿发软,一种混沌的感觉直往脑门子上撞,身体也轻飘飘然了,糟糕,艾司唑仑发威了!我使劲儿闭了闭眼,定了定神儿,咧嘴笑道:“来,现在听我插播花絮!”一听要“插播花絮”,小家伙儿们立刻来了精神,这是他们再熟悉不过的了——每当上课上累了,或者需要“花边”时,我都会“插播花絮”。于是,我就把早上发生的故事讲给他们听了,你猜怎么着?把这帮孩子给乐的!“哎,我说你们还有没有点怜悯之心啊?我都这样了,你们还......。”“哈哈......!”他们还没笑够。“噢,你们巴不得我睡着了,那样你们就不用上课了,是吧?”“不是,老师,你千万别睡着,你答应我们今天还有‘母语心天地’的!”(说明:“母语心天地”是我们每星期雷打不动的栏目,我会在下次讲给你们听。)我也笑了:“你们这么起劲儿,我得多大本事才能睡着啊!”

(未完 待续)


大象君/文




国色天香 gstx-2013 原创

投稿邮箱:25883088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