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晕车药价格联盟

她穿着红色嫁衣,带着未出世的孩子,跳了下去......

走进你心灵2018-05-23 15:32:30

第01章 逃跑的新娘

“快,别让她逃了!”

“这边,她往这边跑了……”

一袭白色婚纱的林晓雪慌不择路地拐进长长的走廊,踩着小高跟拼命地往前奔跑着,好几次险些被长长的裙裾给绊倒。

身后,追赶的脚步声越来越大,他们的话语惊得她的心跳不自觉又加快了半拍。

细汗渗透她白皙如雪的肌肤,沿着她的化着精致果妆的脸往下淌。

为了防止被绊倒,她双手拎起了裙子,又加快了脚步。

不时的,她回头看身后的情况,走廊拐角的位置,几道凌乱的暗影正在拉长。

他们来了。

怎么办?怎么办?

这五星温泉酒店真不是一般的大,就像迷宫一样,就连走廊也比她以往见过的都长。

眼看着就要跑不掉了,林晓雪一个急中生计,弯下腰来,扯掉右脚上的一只鞋子往走廊外边的后花园一抛,鞋子落在平整的草坪了,凄落地躺在那里。

紧接着,只穿着一只鞋子的林晓雪一跛一跛地往前继续跑,在追来的人拐进走廊时身子一侧,跑进了一间垂着帘子的泡汤房-

汤房里雾气袅袅,没有亮灯,只有几道天光从高高的格子窗上照进来,微微照亮周围的情况。

冒着热气的水池的另一边,靠坐着一个颀长的人影,从轮廓上分辨是个男人,雾气太重,看不清他的脸。

但从男人仰靠且一动不动的姿势上看,可能睡着了,并没有察觉到她的闯入。

门帘的另一边传来清晰的脚步声,他们已经追到走廊里了。

林晓雪吞了口发酸的口水,轻步躲到池子左侧的一道屏风后。

“嗯?刚明明还看到她往这边跑,什么没人了?”

“鞋,她的鞋……”

“她跑不远,应该是躲进后花园里去了,快,去找找,那些树丛假山后面给我仔仔细细地搜。”

躲在屏风后面的林晓雪小心地往门外探,光亮的地板上倒映着几个凶神恶煞的影子。

林晓雪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好似稍微喘口大气就会被房外的恶汉们发现般。

她小心地向后退,想要将自己更好的藏起来,岂料裙子太长,她又被绊了一下-

嗵-

这一回,她没能稳往,一PP重重地摔坐在地上,痛得直咧嘴。

哒-

左脚在摔倒后扬起又落下,鞋跟与大理石地板来了个亲密接吻,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嗯?”外面,传来一个男人置疑的声音,林晓雪一听到这声音,头皮一阵发麻。

是叶一凡,他也追来了。

糟……糟了!

林晓雪顾不得起身,双手撑着地就往后挪,尽可能远地与那道通往走廊的门拉开距离。

空气中弥漫着她恐惧的气息,还掺杂着一丝腥甜的味道-

“找到没有?”叶一凡问在后花园里搜索的手下。

“没有。”

“BOSS,这走廊的另一边就是酒店大堂,守在那的人说没看到林小姐。”

“她没跑出去,一定躲在附近。”

叶一凡肯定的语气听得林晓雪心尖儿发颤。

她大脑飞快的转动着,想对策。


第02章 嘘,别出声!

“嗯……”

汤池里,传来一阵虚弱的低吟声。

林晓雪又是一惊:外面动静太大,把睡着的客人的吵醒了。

她回头,才发现自己已经躲退到了屏风的尽头,她和那个醒过来的男人相距不到五步的距离。

男人的头正好偏朝这边的方向,透过雾蒙蒙的热气,她感觉到他盯视的目光。

要是男人出声质问,一定会引起叶一凡他们的注意,那么,她就真的完了。

一想到这,林晓雪顾不得太多的三两下将身上的婚纱给脱掉,爬向池子的时候,左边的鞋子也蹬掉了。

“如果花园里找不着,她一定是躲进这些房间里去了。”

叶一凡声音再次响起。

爬到池子边的林晓雪一咬牙,趟进水里。

“BOSS,这里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

说话声就在门外,他们要进来了。

“找新娘的理由谁好拒绝?”叶一凡执意道。

“……”

不再有反对的声音。

帘子被掀起了一角,走廊的光线迅速地投向汤池这边-

而此时,林晓雪也以最快的速度靠近了那个醒过来的男人,还不等男人反应过来,她就贴了上去。

“啊-”被个人突然贴上来的顾洛宸只觉得那阵致命的伤痛再度袭遍全身,这还不算,一只微凉的小手无情地捂住了他想要叫喊的嘴,他顿时无法呼吸。

“嘘,别出声!”林晓雪惊惶地在男人耳边轻道。

求生的本能使得虚弱的顾洛宸挣扎,捉住捂着他的那只小手,往下扯。

温热潮湿的空气中,那股腥甜味儿更加浓郁了。

“你……”

男人扯掉了她的手,又要说话,而外面的人正踏进屋里来,一时性急的林晓雪小脸猛地凑前,小嘴儿就紧紧地贴上了那个男人的嘴唇,阻止他发出更多的声音。

“唔?”男人虚弱地两只手捉住她的肩膀,林晓雪怕他挣脱坏事儿,身子更紧地贴到他怀里,两只手控制住了他想要挪开的脑袋。

这个女人……是谁?竟敢碰他……

一向不与女人亲近的顾洛宸羞恼,但他虚弱得没有力气,他被她控制住了。

他的鼻端充斥着她的味道,清新好闻,而在温热的泉水中他和她的唇都是微凉的。

当她微张嘴,四瓣柔软的唇片交叠在了一起,他尝到了一丝难以名状的甜蜜。那一瞬间,顾洛宸身子微微一颤,整个人都僵坐在水里不动了。

林晓雪神经绷得紧紧的,她吻着跟前的这个陌生男人,用眼角的余光小心翼翼地瞥向门的方向:才踏进门一步的男人借着光在雾蒙蒙中看到了一对在水中亲热的男女,先是一愣,然后下意识地退了出去,但那只掀着帘子的手却又犹疑地没有落下。

拜托,快走!

林晓雪心里祈祷。

“BOSS,你看-”

“嗯?”

“这牌子上印有五支箭的徽章,这……屋里是那家的人。”

后面的声音畏惧地压低了。

门帘倏地落下了,若大的私汤房里又恢复了原来的灰蒙蒙。


第03章 羞,流氓!

“真的是。”叶一凡确认后,声音虚弱了些。

“BOSS,到别处去找吧,这家人我们惹不起。再说了,就算你不收拾她,她闯了进去,落的下场绝对很惨。”

“……别处找去。”叶一凡放弃地命令道,离开的脚步却有些犹豫和无奈。

林晓雪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直到几个人的脚步走远了,她才放稍微定了心,两张嘴唇迅速分开。

也就这时,她感觉到了异样,隔着一层薄裤,有个硬硬的东西挺住了她。

嗯?

她意识到是怎么回事的身子一动,才想要离开男人,哪想却进去了一点点儿,吓得她呀地一声双手抵着男人的身子,哗啦啦地从水里站了起来。

嘭-

林晓雪这一抵,本就虚弱的顾洛宸身子一晃,后脑袋嗑到了池边上,起了个大包儿,痛得他一阵天昏地暗。

“流氓!”真是下半身动物,一个简单的亲吻就有反应,还……林晓雪扯身上的白色吊带,想利用她遮住只穿着一条小内内的身子,却无济于事。

羞恼地她扬手,就想给那男人一耳光,但落到半空的手却收住了。

她恼什么,是她闯进这儿来的,是她逮着他救命的。人家什么说也是正常男人吧,她还不许人家有反应?

而且,要是这耳光掴下去,激怒了男人,这一吵吵,才走开的叶一凡肯定就会听到动静折回来。

罢了!

林晓雪与依旧靠坐在池边的男人拉开距离,爬出池子。

本以为她的闯入加‘非礼’会惹男人不高兴什么的,哪想她上了岸,那男人还是靠坐在那里,除了方才的拒绝和小动作挣扎外,他又恢复了之前的安静。

真是个怪男人……什么味道啊……

那些人的离开让林晓雪稍微冷静了些,她也才注意到温热空气中那股腥甜的气味。

是特别的汤药?

她眯眼往池子里看,借着微光,愕然发现池子里一片血红。

哇靠-

这什么鬼汤药,好瘆人!

林晓雪咧了一下嘴,也不管那么多了,自顾自地回到屏风后面,她记得那儿的墙上挂着几件衣裳,是泡温泉的男人的。

婚纱碍事又碍眼,她是不可能穿婚纱到处跑的,一出现就会引人注目。

既然池子里的男人不吱声,说明他听出她的难处了,选择保持了缄默。

那么好人做到底吧。

她想着,拿了男人的衫衣往身上穿-

头晕眼花的顾洛宸费了些时间才缓过气来,雾蒙蒙中他看到那个女人穿着他的衫衣光着小脚蹑手蹑脚地走近门边,小心地掀起一角帘子往外看,一道光静静地洒向她,勾勒出她娇好的轮廓侧面,仿佛一副印象派油画。

她是个很美丽的女人……

哎呀,好痛啊!

都什么时候了,他竟然注意起一个女人,一直以来他明明很冷血,从不正眼瞅这些女人一眼的啊。

往外窥视的女人落下了掀帘子的手,后面迅速地后退。

她被徘徊在外面的人吓坏了。

看来,今天遇上大麻烦的人不只是他而已。


第04章 救命!

叶一凡和他的人还在附近搜索,想要从走廊逃出去那是不可能的。

林晓雪咬住下嘴唇,光着小脚在房间走动,她睁大眼睛,在雾蒙蒙中寻找着,终于的,她发现这汤房的有一道小后门。

她走过去,将它小心地往外推,探出小半个脑袋,大眼睛贼溜溜地往外看。

外面,是一池露天温泉,似乎被包场了,没有客人,远远的,只见一个服务生端着饮料经过,温泉的另一边,有一条通往山下的阶梯。

好机会!

林晓雪将盘起的头发散开,顺手拿起门边架子上的一块浴巾,打算装成泡温泉的客人混下山去。

“喂……”

一声虚弱的呼叫扯住了正要离开的林晓雪的双脚,她回头,光从半敞的门洒进汤房里,照亮了半池的血水和那个面色惨白,奄奄一息的男人。

呃?

林晓雪惊住了。

“救……救命……”

两个救命的字从男人一张一合的嘴里飘出来,虚弱得像阵轻风。

“你……”怎么了?后面的话还没说完,林晓雪只见那男人脑袋一偏,靠在池边晕了过去。

啊?怎么回事啊?

林晓雪犹豫地看眼露天温泉的另一边,咬了咬牙,退回屋里。

走到池边,借着门外洒进来的光,她惊恐地发现男人的左心口正冒着血儿,水的冲刷清晰了那个血肉模糊的小圆孔的伤口。

看起来像……枪伤?

这个结论吓得林晓雪身子一颤,差点没站住。

他怎么中枪的?

林晓雪不自觉地扫了眼四周,好似除了他们两个以外,还有什么可怕的家伙藏在暗处盯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似的。

她背脊一阵发凉,害怕地吞了一口口水。

“喂?”她蹲下身子,轻轻摇了一下那男人,他没有反应。

子弹可是打进了他的心口啊,如果枪法准,他早就死了……看来是偏了。

她思维反应还是挺快的,下意识地手放在男人的鼻端,气息似有若无的,非常微弱,但仍活着。

被枪杀的人,后面的事一定不简单。

倘若是平时,林晓雪绝对不趟这一浑水,惹麻烦上身。

但想起方才叶一凡他们的话,说什么‘那家的人惹不得’,就算不承认,这个男人也是间接地帮了她。

林晓雪叹了口气,起身去屏风后,在一件西装外套的内里口袋里掏出了一部手机。

手机设了密码,她进不去,但可以拨打紧急电话,她毫不犹豫地报了警。

她简单地将男人中枪的情况说了,并报了酒店的名和地址。警察还想了解更多,她直接给挂了。

她不能为了救这个男人而将时间耗在这里,她自己的麻烦也不小。

打了电话后,她回到男人旁边:“我只能帮你到这了,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造化了。”

她腰间围上浴巾,光着脚迅速离开那间弥漫着血腥味的汤房,沿着露天池另一边的长长阶梯往山下去-阳光下,她才现那件白色衬衫被她身上的水渍染得微红。

途中,她遇上了一个服务员。


第05章 被逼无奈

“帅哥,我正急着找人呢,上面那间汤房里有人晕倒了,你快去看看,联系医务室过来救人。我要去找他家人过来,快,快……”

“好的,是上面那间吗?”一听有人晕了,服务员不敢怠慢。

“嗯,快去。”

等警察怕是来不及了。

林晓雪看着服务员急步往上跑,祈祷那个男人撑住。

这是山上的温泉酒店,要下山去得坐观光车,之前她得经过大堂。

大堂有叶一凡的人守着。

林晓雪正愁着怎么混过大堂时,发现一名女清洁工拿着清洁工具走进了半山腰的一间洗手间。

她眼珠子一转,加快脚步。

洗手间外竖起了‘正在清扫,禁示入内’的牌子。

再看看周围,没人。

林晓雪沉着气,在山林边捡了一块巴掌大石头,走进洗手间。

光着脚的林晓雪走路无声,正在刷马桶的清洁大姐完全没留意到她的靠近。

悬在半空的石头在颤抖,林晓雪紧咬着嘴唇,犹豫不决。

她从洗手台的镜子里看到了一个怯懦而自责的自己。

要是力度掌握不好,可是会出人命的。

她不能为了自己去伤害其他的人命。

可是……

啪-

她一石头将镜子砸烂了,在清洁大姐吓得回头时,她迅速捡起一片尖锐的玻璃快步上前去,如刀子般的玻璃尖儿对准了吓得面容失色的清洁大姐。

清洁大姐手里的马桶刷啪地掉地上,双手举起:“这位客人,别冲动!”

“把你身上的工作服脱下来。”林晓雪已经很冷静了,不然这位大姐后脑勺早开花了。

“啊?”脱工作脱做什么?清洁大姐懵了。

“脱!”林晓雪急得瞪眼,低吼。

砸玻璃的动静要是被正好路过的人听到,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好,好!”清洁大姐瞄眼那近在咫尺的玻璃片,再瞅林晓雪因握玻璃片被割出血的手,倒有些心疼了。

很快的,工作服交到林晓雪的另一只手里。

“把手背到后面,转身。”

清洁大姐照做了。

林晓雪放下玻璃片顾不得手里的伤,急急脱掉身上的衬衫,慌乱地用它来将清洁大姐反扣在背后的双手绑起来。

最后,她将一块抹布塞进清洁大姐的嘴里,将她关在洗手间里,并用浴巾将门从外面固定住。

“唔?唔……”被困住的清洁大姐害怕地唔唔叫。

“大姐对不起了,我也是被逼无奈,你在这呆着,容我走远些。洗手间外的牌子我会收起来,等有人来了,你就得救了。”林晓雪边穿清洁工作服,边对洗手间里的大姐道。

洗手间里安静了下来,那大姐像是理解她的难处一般。

很快的,换了清洁工作服,穿上大姐那双大一号的鞋子,扎着头发,戴着口遮的林晓雪拎着清洁桶和抹布迅速往半山腰另一边的大堂去。

大堂里,几个黑衣壮汉正在徘徊,留意着来往的人,看他们那紧张的表情,恨不得连只苍蝇都不放过。

大堂经理带着几个工作人员从她的身边跑过,从零碎的支言片语中她听出他们正往那间汤房去,警察也周到,在赶到之前和酒店这边联系确认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