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晕车药价格联盟

老公睡在隔壁,姐夫趴在我身上动我不敢出声……

风信子小说2018-07-17 16:54:05

第1章 渣男贱女天生一对

苏浅浅站在门口,看着床榻上两个白花花,不停纠缠的身体,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冰冷了。

一股强烈的恶心,从胃里翻腾起来,想吐。

男的是她现任丈夫路宜伟,女的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苏白莲。

五年前苏浅浅带路宜伟回家,当继母王咏梅知道路宜伟的家世后,便立即玩起了手腕,毁她名誉,让苏白莲成为了路宜伟的未婚妻。

谁料结婚前一个月,路宜伟出了车祸,变成了植物人,并且被医生宣布,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醒来。

王咏梅怎么会让女儿终身守寡?

她摆出一副忏悔的姿态来,说要把路宜伟还给苏浅浅,并且带着苏白莲躲去了国外。

路家需要办喜事为路宜伟冲喜,找不到苏白莲,便求到了苏浅浅的面前。

苏浅浅想着两人相识时的美好,路宜伟为了追到她所吃的苦,不管冲喜一说是不是真的,她都义无反顾的踏出了那一步。

整整五年,苏浅浅在路宜伟的床边,又当保姆又当医生,终于等来了他清醒的这一天。

她欣喜若狂,以为会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但是她错了,她低估了那对母女的无耻程度,也高估了路宜伟对自己的感情。

苏浅浅更高估了这对狗男女的道德底线,五年的日日夜夜,此时此刻,全都是最深的嘲讽!

就像猛然有人迎头给她浇了盆冷水,苏浅浅瞬间从五年前清醒了过来,看明白了一切,想通了一切。

五年前,如果路宜伟真的信任她,又怎么可能会和苏白莲勾搭到一起?

亦或者,这根本就是他们联手唱的一场好戏?

床榻上的两个人还在激情的奋战着,丝毫没有感觉到门已经被人推开,多了苏浅浅这个吃瓜群众。

苏浅浅拿出手机,调至静音模式,对着里面不堪的画面,连续按下快门。

苏浅浅静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桌面上躺着刚刚起草好的离婚协议书,还有一叠她让人加紧特快洗出来的照片。

楼上的一对狗男女,终于下来了。

她的耳里清晰的钻进几句路宜伟的保证,一定会尽快离婚,娶苏白莲,他最爱的人只有苏白莲。

苏浅浅的心像被狠狠扎了一刀,这句话真耳熟,五年前,他也曾这样跟她说过:“浅浅,你是我此生最爱的人!”

当他们看见苏浅浅的时候,路宜伟眼里闪过一丝慌乱,苏白莲表面楚楚,但眼里却全都是挑衅和得意。

“苏浅浅,你是鬼吗,走路都不带声音的?如果把我吓出个好歹来,你负得起这个责任?”路宜伟恶人先告状。

苏浅浅忍着心里的痛和恶心,假装淡定的将照片丢在二人脚边,然后冷冷的说道:“离婚吧。”

路宜伟捡起照片,看清楚上面的画面后,立即满脸慌乱,脸色狰狞起来,举起巴掌就朝苏浅浅的方向冲过来。

“苏浅浅,你这个贱人,你居然敢偷拍?”

苏浅浅灵敏的朝旁边一让,顺便将脚快速朝前一伸再缩回来。

路宜伟立即往前一趴,下巴磕到沙发上,痛得惨叫一声。

苏浅浅讥讽的说道:“你敢动一下手,我立即让人把这些照片贴满大街小巷,看你们路家还要不要脸了?

再说了,我可不是偷拍,我是你妻子,你是我丈夫,我是正大光明的拍,偷人的是你们,应该羞耻的,应该像过街老鼠一样的,是你们才对!”


第2章 你想钱想疯了?

路宜伟恨恨的收回了手掌,目光仇恨的盯着她:“苏浅浅,你想玩什么花样?”

苏白莲躲在路宜伟的后面,眼里泪光盈盈,楚楚动人:“姐姐,我和宜伟哥哥是真心相爱,你就成全我们吧。”

苏浅浅嘴角勾起,不屑的看着她笑了起来:“我会成全你们的,看!离婚协议书我都起草好了,让你的真爱赶紧签字,你们就可以在一起了,我祝你们早死早超生!”

说到真爱两个字,苏浅浅的拳头猛然攥紧,心头也像被人狠狠刮过一刀,痛得鲜血淋漓。

“宜伟哥哥,姐姐既然这么通情达理,那你就签字吧,虽然说感觉很抱歉,但是姐姐,我以后会补偿你的。”苏白莲眼里全都是狂喜,声音却依旧怯怯的说道,好像受欺负的人是她一般。

路宜伟有些不敢相信,苏浅浅会这么容易放手?

他拿起桌上的离婚协议书,才翻了两页,就猛然朝她大吼道:“苏浅浅,你想钱想疯了吧?你竟然想要我财产的四分之三当离婚赔偿?就凭你,你也配!”

苏浅浅冷静的站了起来,连看都不想看一眼这对狗男女,朝门口走去:“明天上午民政局门口我等你,你如果不来,我会起诉离婚。你别忘记我五年前学的专业是什么?

本来婚内出轨,你就是过错方,是要损失四分之三,还是要倾家荡产,连累路家名誉扫地股市振荡,甚至是被你爸扫地出门,让私生子踩在你的头顶上,你自己选。”

五年前苏浅浅学的专业就是离婚律师,还未毕业,就代理过好几件成功的案子,也算是小有名气。

要不是为了给路宜伟冲喜,照顾他,她是绝不会放弃前程的。

苏浅浅从来没说自己是头羊,以前收起利爪,只是她以为,那是她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她擦去眼角的泪痕,自我安慰的想着:人这一生,谁不会遇到几个渣男呢。

“苏浅浅,你做梦,我绝不会让你得逞的,你一分钱都别想得到,你这个贱人!”路宜伟跟着后面骂了起来。

苏浅浅走在大街上,看着匆匆的人流,突然不知道该去往何方。

手机响了起来,她拿出来一看,是爸爸苏正元。

“苏浅浅,不管你在哪里,立即给我滚回家!”苏正元的声音严厉,冰冷,充满厌恶,没有一丝感情。

苏浅浅皱了下眉,深深的吸了口气,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该来的终究要来的,当她写下离婚协议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

苏家客厅里。

苏白莲依偎在王咏梅的怀里,轻声的哭泣着。

苏浅浅的亲生父亲,苏正元满脸怒气的坐在沙发上。

当看见苏浅浅推门而入的那一刻,立即就有三道凌冽、冰冷、恶毒的目光朝她射来。

如果目光能够杀人,苏浅浅早已经成了筛子。

“浅浅,听说你要和宜伟离婚?”苏正元抢先开口,但却不是等她答复,而是直接说了下去:“你这样才对嘛,身为姐姐,就应该让着妹妹。

宜伟本来喜欢的就是小莲,要不是他变成了植物人,你妹妹又有事出国,你哪里有机会嫁去路家?

现在宜伟醒了,他们俩很感谢你这五年的付出,不会亏待你的,但你可不能太过份。

你可别忘记了,你们俩是姐妹,你怎么能那么心狠,你是想你妹妹嫁过去后,沦落到街头当乞丐吗?

就算请护工,五年也就五十万块顶天了,现在宜伟愿意赔偿你一百万,你已经是赚大发了,还磨蹭什么,赶紧在这离婚协议上签字。

爸爸都是为了你好,看我和你妈就知道了,没有感情勉强结合在一起,只能是两个人都痛苦。”


第3章 浅浅,救救妈妈!

苏浅浅震惊的看向苏正元,竟从来不知道有一天,她也会看见自己亲生父亲,这样偏心的丑陋嘴脸。

以前至少还会打个掩护,现在这是打算彻底撕破脸皮了吗?

和她妈妈的结合是痛苦?如果不是她妈妈叶菲,他苏正元到今天还不知道在哪个穷山沟里刨地呢。

她该醒悟的,但偏偏还是抱有那么可笑的希望,希望苏正元至少看在,她也是他亲生女儿的份上,为她考虑考虑。

现在看来,她是太天真了!

一百万就想打发她,做梦!

苏浅浅改主意了,她要起诉离婚,不把路宜伟折腾到倾家荡产、一无所有,苏白莲鸡飞蛋打,她就不姓苏!

她不好过,谁都别想好过!

苏浅浅没有理会苏正元的咆哮,径直往楼上房间走去,她要收拾行李,哪怕露宿街头,也不想看见这三个人的恶心嘴脸了。

苏浅浅刚把东西收好,就看见王咏梅踹开了她的门,身后还跟着满脸得意的苏白莲。

苏浅浅脸色冷了下来,指着门口:“这是我的房间,不欢迎你们,滚出去。”

苏白莲和王咏梅非但没走,反而将门锁了起来。

王咏梅慢慢走了过来,讥讽的看着苏浅浅:“你这些年不是一直东奔西走,想要知道你妈的下落吗?如果你乖乖的听话,我或许可以帮得上忙。”

苏浅浅立即转过身,目光紧紧的盯着她,心脏像被人掐住了一样,快要爆炸了,声音带着急迫的嘶哑:“快说,我妈在哪儿?”

“苏浅浅,想知道你妈在哪儿,就得拿东西来换。”

苏浅浅死死咬住嘴唇,甚至已经能够感觉到血液咸腥的味道。

“你们想要什么?”

王咏梅笑得花枝乱颤,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第一,交出底片和你手中所有照片;第二,对外宣布是你自己婚内出轨,对不起路宜伟,请求离婚,并且因为愧疚,愿意净身出户;

第三,将你名下所有不动产及苏家的股份,全部无偿赠送给你妹妹。第四,登报和你爸爸断绝父女关系。”

苏浅浅拳头一下子握紧,指甲都掐入掌心,疼得浑身颤抖。

还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呢。明明是他们的错,却要她来背黑锅。

她逼迫自己冷静下来,整理好了思绪才说道:“你交出我妈,我就都答应你。”

那些钱她根本就不在乎,苏正元不把她当女儿了,她也宁愿自己是孤儿。

在这个世界上,她只要和妈妈相依为命就好了。

“苏浅浅,你是不相信我知道你妈的下落是吧,那好,我让你看个清楚。”王咏梅拿出手机,连上房间里的电脑,打开视频接连器,很快接通了那边。

苏浅浅赶紧扑了过去,只见一间乱糟糟臭哄哄的猪圈里,不停有大猪小猪在挤动着,而在猪圈的拐角落里,正蹲缩着一个蓬头垢面的妇女。

苏白莲得意的瞟了一眼苏浅浅,心里痛快之极的对着视频那边命令起来:“把那女人的脸擦干净抬起来,让我们的苏大小姐好好看一看,这只老母猪,是不是她妈妈。哈哈……”

一个全身都蒙了起来,身材高大的男人,打开猪圈的门走了进去,粗暴的将那女人扯了起来,又用身上的粗布,随便将她的脸给擦干净,凑到了视频的镜头前面。

苏浅浅只觉得有一股血冲往脑子,让她感觉头晕心慌,快要晕倒了,那,那张脸分明就是母亲叶菲。

“妈,妈!”苏浅浅朝着视频对面大声的喊着。

视频中原本有些呆滞的女人,眼珠子好半天才动了动,嘴里无意识的念道:“浅浅,救救妈妈!浅浅,救救妈妈!”


第4章 你可真让我失望

苏浅浅感觉都快疯了,心痛得裂成一片片的。

“怎么样,这回相信了吧。你若乖乖答应我的条件,你妈或许还能有好日子过。来吧,给苏大小姐表演一下,老母猪的日常。”

蒙面男人立即将原本的泔水剩饭往猪槽里一倒,那些猪闻到食物的香气,都冲了过去。

蒙面男人一脚踹在叶菲的膝盖上,让她跪了下去,然后把她的头往猪槽里按。

“住手,快住手!”苏浅浅声嘶力竭的喊着,眼泪已经模糊了视线。

她的心好痛,她竟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原来过的是这种猪狗不如的生活。

她真的好后悔,四年前的那天,她为什么要离开?

为了照顾路宜伟那个渣男,她把自己的母亲给弄丢了,她是罪人!

苏白莲痛快嚣张的笑了起来:“我亲爱的姐姐,你昨天不是很牛吗?还说要利用自己的本事,把路家弄破产呢。你不是很厉害吗,现在再厉害给我看看呀。”

苏浅浅摇着头,泪水流了一脸,她将屈辱吞下喉间,跪着挪到了王咏梅的前面:“求求你,放过我妈,她身体不好,年纪又大了,真的经不起这样折腾,你说的我都答应,我全都答应你!”

王咏梅将早就准备好的各种文件,一股脑的拍在苏浅浅的脸上,轻蔑的笑起来:“早这么听话,我也不用费这样的手段。”

苏浅浅颤抖的签着字,文件里还有一大叠不堪入目的照片,里面的男人各式各样,全都丑陋不堪,但都有一个共同的女主角。

那就是——都被P成了苏浅浅的模样!

“王咏梅,希望你说到做到,我已经签字了,你赶紧放了我妈妈。”

“急什么,等婚离了再说。”

从民政局走出来,路宜伟看都没看苏浅浅一眼,搂着苏白莲就走了。

苏浅浅立即朝着王咏梅的车子冲过去。

“我妈在哪,你快说我妈在哪?”

王咏梅画着浓妆的脸恶毒的笑了起来,声音是那样的尖锐:“啧啧,还名牌法学院毕业的学生呢,原来就这智商,笨得跟猪一样。

这么好用的一张王牌,我怎么可能随便就给了你?你果然和你妈一样愚蠢,我说什么都信,看来注定只配活在猪圈里,当一只被许多公猪上的老母猪,哈哈。”

汽车绝尘而去,喷了苏浅浅一脸的尾气。

苏浅浅算是明白过来了,她被耍了!

她根本不该相信王咏梅这样的小人。

现在不但没有救到妈妈,反而便宜了那对渣男贱女。

她真是没用,她没用,她好恨自己。

苏浅浅抱着膝盖蹲下去,呜呜的哭了起来。

“苏浅浅,你可真让我失望。”

突然一个低沉磁性的男人嗓音响了起来。

她赶紧擦擦眼泪,看向对面。

一个相貌俊美,穿着蓝色西装,身形笔挺的男人,正懒懒的靠在跑车旁边抽烟。

“星辰学长?你不是在米国吗,什么时候回国的?”苏浅浅惊讶的看向他,不自觉朝他走过去。

年轻俊美的男人抬手将烟头弹开,脸色严峻起来。

他将苏浅浅上下打量了一番,连连摇头,十分毒舌:“苏浅浅,你是从我星辰律师事务所出来的实习生,可真给我长脸,你居然净身出户?还被欺负成这样,我以前教你的东西,都教到狗肚子里去了?”

苏浅浅低下头,任由学长毒舌批评。

五年前实习的时候,就很荣幸,被学校推荐去了,学长在米国的星辰事务所总部。

跟着这位学长学到了很多东西,算是半个师父。成功的那几个离婚案件,学长起到了重大的作用。

“对、对不起学长。”苏浅浅很抱歉,泪珠不断。

心里痛苦的无法言说,她妥协的真相。

苏浅浅原本要钱只是想要恶心那对狗男女,但是和妈妈的下落相比,那些都不算什么了。

路星辰朝着苏浅浅走近几步,高大的身形完全将她笼罩住了,有着迫人的气势。

苏浅浅感觉有些不自在,往后退一步,却不料被他捉住了手臂。

“苏浅浅,你想不想报复那对渣男贱女?”


第5章 嫁给我

苏浅浅心里难过的点头,她当然想,她恨不得杀了他们,但是有什么用,她手上现在什么都没有,拿什么和他们对抗?

路星辰突然伸手托起了苏浅浅的下巴,让她的眼和他正视。

苏浅浅看见他严肃的脸上浮出一丝魅惑众生的笑容,性感的嘴唇一开一合。

“嫁给我!”

他另一只手拿出锦盒,里面赫然躺着一颗硕大的钻戒。

苏浅浅吓得一哆索,差点没跌倒地上去。

学长这突如其来的求婚是什么情况?

“学长,我知道我很让你失望,你一定很生气,其它时候,你想怎么处罚我都可以,但今天我真的没有心情和你开玩笑。”苏浅浅极力避开距离,不想和他靠得这么近。

晶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若不是极力忍住,恐怕早已经泛滥成灾。

路星辰并没有放开她,反而将苏浅浅逼到墙角,一脸认真:“我路星辰什么时候开过玩笑,我说的是真的。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我除了是星辰律师事务所的创始人外,还是路振雄的小舅舅,宜伟的舅姥爷。你嫁给我,从此以后,他见了你,就得恭恭敬敬的喊声舅奶奶!”

苏浅浅震惊的张大了嘴,下意识的喊出了一句话:“天哪,你,你就是路家那个辈份最高,年龄最小,身份最神秘的舅姥爷?”

“怎么样,嫁不嫁?嫁了,你以后就是长辈了,只要心里不痛快,随时可以让晚辈们过来侍候你。侍候到你高兴为止。”

路星辰将“晚辈”和“侍候”两个词语咬得重重的!

苏浅浅的心里纠结慌乱极了,说实话,如果这个人不是她所尊敬的学长,或许听到他的身份,她真的就不顾一切嫁了。

能够让那对渣男贱女不舒服,她是十分愿意的。

可他是她的学长,苏浅浅不能因为自己的私事,而害他呀,学长这么好的人,理应得到幸福的爱情和婚姻。

路星辰好像看出了苏浅浅的想法,声音暮然低沉了几分,还略带着一点淡淡的忧伤:“你以前跟着我实习的时候,应该听过一则流言吧。”

苏浅浅的回忆立即被启封,想到那些小道消息:据说星辰学长喜欢的是男人……

“我年纪也不小了,他们一直给我介绍各种名媛,安排相亲,很烦的,我更怕看到我爱的人,因此而伤心难过,所以我们互相帮助,怎么样?”

苏浅浅几乎是立即就心动了,原本暗淡的双眼也放起光芒,从包里掏出户口本子:“学长,我们去登记!”

再次走出来时,苏浅浅整个人都有点恍惚。

一个小时前,她离婚了。一个小时后,她又结婚了。

看看身旁俊美无敌的路星辰,苏浅浅心里隐约有些不自在,这样会不会太草率了?

“发什么呆,走,上车。”路星辰将手搭在了苏浅浅的肩膀上。

苏浅浅条件反射想要推开,但想到他的喜好,还是忍住了。

大不了就将他当成女人看好了。

等坐上车后,苏浅浅有些紧张的问道:“学长,我们现在去哪儿?”

路星辰勾了勾嘴唇,温柔的看过来:“还叫学长?不如先适应下新称呼吧,浅浅。”

苏浅浅整个人都呆住了,学长眼里的温柔,几乎能够将人溺死。

他一向以严厉著称,突然对她这样轻声细语,苏浅浅真的很不自在,总感觉怪怪的。

苏浅浅感觉嗓子有些干痒,咽了下口水,不停的绞着自己的双手,不安的问道:“不叫学长,那,那我叫你什么?”

路星辰一只手掌握着方向盘,一只手伸过来,在苏浅浅头发上揉了几下,轻笑起来:“辰哥哥、亲爱的,或是老公,随便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