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晕车药价格联盟

白马塘村:石门湾里的一叶绿色扁舟,来过就不曾离开

周游桐乡2018-05-12 13:44:40


  挑一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去石门镇的白马塘村走一遭,却能体会到一种“山外有山,村外有村”的惊喜。

  绿色是白马塘村的主色调,村路两旁、房前屋后、河道护岸,凡是能栽树的地方,都是满目苍翠。远远近近,高低不一,深浅有别,尽头好似山峦起伏,令人心生向往。

  蜿蜒的小河静静流淌,在阳光下泛着点点波光;叫不出名的鸟儿在空中盘旋,声声啼叫清脆悦耳。宁静、恬淡,冬日里,白马塘村就是这样一个悠然的小村,仿佛外头的一切浮躁都与她无关。



香樟“隧道”展风姿


  香樟树并不稀奇,在桐乡随处可见。然而,绵延千米的香樟“隧道”,却实属难得。白马塘村的茅民线,是村里的主干道,两旁栽植了上千棵香樟树,且每棵树大小均一,枝繁叶茂,茅民路因此被村里冠以“绿色森林长廊”的称号。

  走过洪泾桥,便到了茅民线。道路一眼望不到头,香樟树的部分旁枝溢出,最茂盛的地方,面对面的两棵树“牵起了手”,形成一道道拱门,整条茅民线俨然成了一条“绿色隧道”。

  在茅民路上行走,和煦的阳光透过树枝的缝隙,洒落在水泥地面上,一会儿阴,一会儿阳,闪闪烁烁,好像太阳公公跟你玩起了捉迷藏。

  “这条路边都是果树,丰收时节,水蜜桃、梨子、葡萄,各种各样的水果都有。”白马塘村村党支部书记陈松良说。

  听罢,一幅百果飘香的画面顿时浮现在眼前:一片片果树林散落在道路两侧,农民们在树林里来回穿梭,面对硕果累累的果树,一个个乐得合不拢嘴。翠冠梨、香瓜、猕猴桃……散发着阵阵果香,闻之,垂涎欲滴。

  果香味时间有限,香樟树却是四季飘香。一路走着,一路闻着,淡淡的清香涌入心田,蔓延全身,可以让人忘却一切烦恼。

  54岁的李锡康是道路护理员,已经给这条路上的上千棵香樟树做了13年的“保姆”,在他的精心打理下,昔日那一棵棵小树苗长成了如今的参天大树。“树长得很快,一定要及时修剪,不然会影响树木的长势,要是枝叶过分繁茂,还会把路边的路灯挤坏。”

  13年来,李锡康从不敢怠慢,施肥除虫、修枝剪叶,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每一棵香樟树都是一个孩子,作为父亲,自然是要好好照看自己的孩子。“这么多年下来,都有感情了,看着它们一点点长大,自己心里也很欢喜。”李锡康说。

  陈松良告诉记者,除了茅民线,村里很多村路两旁都种着香樟树,香樟树是常绿乔木,所以白马塘村常年都是绿意盎然,即便是秋风萧瑟,也依然觉得生机勃勃。一旦到了夏天,这一抹油绿又给小村增添了几分凉意。“不论太阳有多毒,在我们村里走路,女孩子都不需要打遮阳伞。”说到这里,陈松良很是得意。


农业旅游齐发展

  白马塘村有一座双荡湾桥,桥旁兴建了一个占地近20亩的休闲观光基地,休闲广场、文体中心等旅游设施一应俱全,还有不同种类的名贵树种,新开挖的小湖泊是基地的点睛之笔,层层散开的圆晕,几多灵动。

  基地的大门紧挨着茅民路,石头垒起的大门,布满了爬山虎的枯藤,柚子树枝头挂满了硕大的果实,伸展开来的桂树跃过墙头,桂花满枝的时候,想必定是芳香四溢,让人如痴如醉。

  白马塘村还有桐乡首个市级千亩苗木基地,就在临近茅民线的末端西侧,里面种有合欢、红枫、紫薇等几十个品种的苗木,绿地面积正在不断扩大,有效地改善了白马塘村的自然和生态环境。

  往东推开一扇木门,可以看到一座青砖白瓦马头墙的徽派风格建筑,背后是一片占地300多亩的杭白菊示范基地。

  每年的10月和11月,金黄色的菊花夹杂着绿叶,形成一片漫无边际的菊海,与远处的树木交相辉映。这时候,成群结队的农民纷纷前来采菊花,人与花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到时候,来这里采菊,或到凉亭喝喝茶,简直是一种享受。”陈松良说。

  陶渊明所说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大抵也是如此吧。

  村民在种下一片绿荫的同时,不仅得到了良好的生态人居环境,也获得了相应的经济回报,全村一半以上的村民靠苗木种植业走上了致富之路。陈松良表示,未来,这条生态惠民之路还将朝旅游业方面发展,让更多村民享受绿色带来的实惠。

  村民沈富荣,今年70岁,记者见到他时,他正在自家的别墅式小洋房门前晒太阳。

  “我们村环境好啊,尤其是这里,你看,有河有树,前面的红杉林,现在虽然叶子都凋谢了,但等到来年开春,发了新芽,一大片绿色,看着也觉得养眼。”沈富荣一边说,一边剥开一颗糖果放进嘴里,“人老了,住得舒服最重要。”


茶馆远去情依旧


  在白马塘村这一片绿意里,还藏匿着一个老茶馆——石匠里59号,一间破旧不堪的土砖房,谁都说不清楚这房子的始建年代。

  只需扫视一眼,屋子里的一切便了然于心。几缕阳光透过墙壁、屋顶的漏洞投射下来,左边角落朝南放着一台老式的电视机,是唯一的电器。

  跨过门槛,屋内还是泥地坪,5张灰不溜秋的八仙桌,各自配上三四条长板凳,修修补补的痕迹清晰可见,坐在上面总觉得不牢靠。

  屋子尽头的柜子里放置着一些茶壶茶杯,上面落满了灰尘。右边靠墙有一个土灶头,眼看着就要塌了,上头的锅子已经老得看不出原色。土灶周围放着三个煤炉灶,旁边堆积着三堆用过的煤球。

  78岁的沈子洪,是屋子的主人,也就是老茶馆的主人。“开了20多年,现在真的是干不动了。”沈子洪一开腔,满是无奈,“我是‘死’过两次的人,身体越来越不好,稍微动一动就头晕,几个老客人总是要我再把茶馆开起来,可我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沈子洪告诉记者,喝茶是老人们最喜欢的活动,曾经最热闹的时候,茶馆里5张八仙桌都不够坐,还得在里屋再添置一张桌子。当时,凌晨两三点就得起床,把水烧开,准备好一切,等待客人进门。

  昔日,茶客们在此饮茶谈天的场景仿佛还历历在目,然而,一晃却已好多年,房子越来越破,人亦越来越少。“那些常客好多都去世了,就算茶馆还开着,也不会像以前那般热闹了。”说罢,沈子洪咳嗽了几声,一屁股坐在竹椅上,双手交叉环抱在胸前,身子越发蜷缩得紧了。

  离开茶馆,遇到几个以前常来喝茶的老人,71岁的沈子坤便是其中之一。沈子坤坦言,自从茶馆关门以后,他不得不去石门镇上喝茶,路途远了,非常不方便。“去茶馆不只是喝茶,大家聚在一起聊聊天,打打牌,已经是一种习惯了。”寥寥数语,却饱含了对老茶馆的怀念之情。


此稿件系《钱江晚报•今日桐乡》独家原创,任何媒体或微信公众号未经本报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或摘编 实习生 朱秀华 本报记者 黄薇 文/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