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晕车药价格联盟

女人一旦动了真情,比你预期的要疯狂!

情幻书城2018-12-05 10:57:29



莫斯科大桥,位于乌克兰首都基辅,桥顶最高处距地一百二十多米,相当于四十层楼那么高,寻常人不要说爬上去,就算站在桥下往上望一望,都会觉得头晕目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里成了极限运动爱好者的乐园。

  

“喔……”

  

一个皮肤白皙、身材高大的东欧青年,只凭四根手指,牢牢扣住桥顶的混凝土石墩,将身体悬挂在距地一百一十五米的半空,脸上充满了轻松而又自信的笑容。他的这一冒险动作,赢得了桥顶上另外几个青年的齐声赞叹。

  

“嗨,中国佬,该你了!”

  

这名东欧青年绰号“野驴”,是世界极限运动圈子里的知名人物,他摆出单手悬空的冒险动作之后,轻松爬上石墩,用手抓牢铁架,对旁边一个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青年很轻蔑的说道,说的是并不太流利的英语。

  

那中国青年淡淡一笑,也没见他如何动作,已经由站在桥顶的姿势变成了悬在半空,与野驴一样,他也是四指扣住石墩。

  

桥顶一共四人,此时其他三人鸦雀无声,野驴脸上的轻蔑之色也消失了,换上一副凝重。

  

那中国青年一笑,右手小指突地翘起,如此一来,他只剩三根手指扣在石墩上。

  

野驴看得瞳孔微微收缩,喉头动了动,咽下口唾沫。

  

“哦,上帝啊!”

  

另外一个白人青年惊呼出声,因为那名中国青年又翘起了无名指,只剩下两根手指扣在石墩上。

  

“Unbelievable!(难以置信!)”又有一名白人青年叫出声来。

  

野驴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嘴巴张得老大,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那中国青年笑了笑,又把其它几根手指扣回,随后单臂叫劲,身子一窜,轻松站回了石墩上,他站定后,用流利的美语对野驴说道:“现在该你了!”

  

野驴脸色红白不堪,半响苦笑着用英语说道:“你赢了!”

  

这其实是一次极限运动比赛,奖金数目为十万美金,比赛方式也很简单,就是选手们爬到莫斯科大桥桥顶,以各种冒险花样轮番为对手出题,直到对手玩不出自己的花样,留到最后的就是冠军。

  

原本,野驴对这次比赛的冠军是势在必得,哪知道半路杀出个中国青年,而且最终战胜了他,这令他十分沮丧。

  

“江,你的全名是什么?”野驴有些敬畏的询问这位中国青年。

  

“呵呵,江寒!”中国青年笑着说出自己的名字,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随后朝野驴三人挥挥手,身姿矫健的往大桥下方爬去。桥下,有十万美金等着他……

  

野驴望着他的身影,用俄语嘟囔道:“谁说极限运动没有中国人的一席之地!”

  

三个月后。

  

星夜,苏中市,这座长江南岸最繁华的城市之一,已是灯火璀璨、绚丽非常,展现出与白日里完全不同的风情。

  

位于工业园区滨湖大道上的钱柜KTV,是工业园区最火的KTV,没有之一。此时,在二层西区大包里,一群年轻人正在唱歌跳舞、喝酒说笑,场面热闹之极。

  

江寒坐在角落里,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边喝酒边望着公司里的同事们展示歌喉舞技,今天,他所在的华天集团苏中分公司副总经理萧丽丽,被集团提升为分公司总经理,并且,华天集团总裁明天会亲自赶到苏中,宣布对萧丽丽的任命。好消息传来,整个分公司都沸腾了,萧丽丽也非常高兴,于是今晚请公司所有员工,先是美餐一顿,又跑来KTV唱歌。江寒作为公司技术部的经理,也有幸享受到了这次福利。

  

“不好了不好了,快来人啊,萧总在洗手间门口被几个坏男人堵了!”

  

大包里正热闹呢,包厢门忽然被人推开,一个裙装女子脸色惊恐的大声呼救。

  

萧丽丽刚才为下属们献了一首歌后就出去了,一直都没回来,公司很多员工都想再欣赏她那动听的歌喉而不可得,眼下一听,什么,她让坏人给堵在洗手间门口了,这还了得?众人义愤填膺之下,叫嚷着一齐涌出大包,前往洗手间去救援萧总,还有的员工顺手抄了空啤酒瓶。

  

江寒默默地跟在同事们身后,脑海里浮现出今晚萧丽丽穿着的那身对男人来说充满着无限杀伤力的黑色短裙,暗暗苦笑。

  

一众员工很快赶到装饰的华美堂皇的洗手间外,看到了被几个光头男子围住的萧丽丽,她一头波浪卷发略显散乱,美丽的脸上布满了羞愤之色,双手捏得紧紧,不过,她不是一个人在面对威胁,在她身前,还站着一个身材敦实的中年男子,衬衣西裤的打扮,不是公司员工,正与那几个光头男子对峙。

  

“萧总……”

  

“萧总别怕……”

  

“放开我们萧总……”

  

众员工全部上前,呼啦一下将那几个光头男子围了起来。萧丽丽见到下属们过来帮忙,脸色稍微好看了些,也松了口气。

  

那几个光头男子见来了二三十人,不仅不惧,反而傲然冷笑起来。站在最外圈一个身形瘦削的光头男子,也不知道从哪摸出一把弹簧跳刀,锋利的刀刃在走廊明亮的灯光下映射的闪闪发光,令人胆寒。这瘦瘦的光头男,手持弹簧刀,作势捅向身边一个男员工,嘴里骂道:“找死?”

  

那男员工吓得脸色大变,转身就跑,他这一跑,也带动了其他的同事们。这些人都是良善本分的打工一族,谁又见过这种动刀的凶狠场面,都是吓怂了胆,再也顾不上救援萧丽丽,只顾自己逃命。于是,刚刚围成一圈的员工们,很快又散了开去,躲得远远的,生怕殃及到自己。

  

那瘦瘦的光头男见自己虚张声势就吓跑二十几口子,大为得意,嘿嘿冷笑。

  

“啪!”

  

一声脆响传来,是为首那个身材粗壮的光头男子打了护在萧丽丽身前那中年男子一巴掌,这个光头男,身高在一米八以上,身形粗壮如同铁塔,脸容凶悍,额头上还有一道长长的刀疤,露出的左臂上现出了青龙的刺青,一看就不是好人。


“滚!再他妈不滚,抽你脸的可就是刀子了!”这刀疤男打了别人,还不忘威胁。

  

那中年男子被打了一耳光,脸色不变,语气冷肃的说:“你别逼我动手,我不动手没事,一动手可就要死人。”

  

刀疤男听后打了个哈哈,侧头与同伴对了下眼神,几人都是哈哈大笑起来,显是根本不信他的话。

  

那中年男子羞恼成怒,左右望了望,看到身边的洗手池,两步走过去,提起右臂,右手并掌,吐气开声,“嗨”的一声中,右掌朝洗手池台上的大理石拍了下去。

  

“叭”的闷响过后,坚硬厚实的大理石台,被他一掌拍裂,露出了四五条蜘蛛网似的缝隙。

  

刀疤男只是愣了一下,随后冷笑道:“他妈的,这算什么,耍杂技啊?”

  

那中年男子见他不识货,又气又羞,怒道:“我这一掌,有五百斤的力气,要是拍在你脑袋上,你还能活?”

  

刀疤男还未说话,那个手里玩着弹簧刀的光头男迈步走过来,手持弹簧刀对那中年男子一指,咧着嘴骂道:“滚你妈的,你听没听过一句话啊,功夫再高,也怕菜刀,老子管你一掌多少力气,一刀捅进去,你也得死,不信就他妈试试。多大年纪了,还玩英雄救美,你他妈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吧?”

  

那中年男子已经非常恼火了,叫道:“别逼我动手,我不想杀人……”

  

“我草,你他妈还哔哔……”那瘦瘦的光头男脸色一变,手持弹簧刀就朝他小腹扎过去。

  

“他没骗你,他不动手则已,一动手就是杀人!”

  

外围人群里忽然响起一个青年男子的说话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场中所有人都看向他,那个瘦瘦的光头男也暂时停下,一脸阴沉的看过去。

  

“是江寒!”有人认出了说话的人,毕竟都是公司同事,公司里人又不多,岂有不认识的道理?

  

江寒脸色淡然的走到人圈里,站到那瘦瘦的光头男身前,很认真地说:“他说的是实话。这世上有种人,不会打架,只会杀人,但他们杀的是来犯的敌人,而非自己国人,所以,他宁肯忍受你们一耳光带来的屈辱,也绝不动手,这才是真正的国士风范,但你们不要将他的忍让当做好欺负,否则一定会死得很惨。”

  

那中年男子听到这番话,一张国字大脸为之动容,不由自主的仔细打量起他来。

  

那瘦瘦的光头男脸色古怪的问道:“你……你刚才说的只会杀人不会打架的是什么人?你他妈又是什么人?”

  

江寒微微一笑,说:“你要是感兴趣,咱们可以叫上这位老兄,找个地方边喝边聊,不过你们要先放了我们萧总。当然,你们要是不放,我就只好教你们学好了。凑巧,我不会杀人,只会打架,正好对付你们。”

  

那瘦瘦的光头男瞬间大怒,骂道:“敢威胁老子……”说完手中弹簧刀狠狠刺向他的小腹。

  

他也就是刚有动作,江寒已是闪电般出手,身形一侧,左手探出,叼住他的右手手腕,一圈一转,右手倏地抬起,在他后颈上砍了一手刀,右腿跟着踢绊向他脚下,下一刻,这瘦瘦的光头男已经直接扑在地上,发出嘭的一声大响,后面跟着声凄厉的惨叫,再看时,他佝偻着身子趴卧在地上,已经痛得五官扭曲,爬不起来了。至于他手中那把弹簧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江寒的左手里边。

  

而这一切,只不过是发生在短短的眨眼间,围观众人很多人都没反应过来,地上已经倒了一个。

  

那中年男子目中射出两道精光,赞道:“小兄弟,好功夫!”

  

刀疤男脸色瞬变,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等再看向江寒的时候,眼神里已经多了一丝敬畏。

  

江寒也看着他,淡淡问道:“能放开我们萧总了吗?”说完,随手把弹簧刀丢到地上。

  

刀疤男哼道:“小子,你会功夫?”

  

江寒迈步走向他,淡淡地说:“答非所问。”

  

那刀疤男见他走向自己,竟然产生了畏惧,身不由己的往后退去。他身边几名小弟似乎也被这股畏惧传染了,纷纷向后面退。

  

等江寒走到萧丽丽身前的时候,刀疤男等人已经退到了洗手池旁边。

  

江寒瞧也不瞧他们一眼,对萧丽丽恭恭敬敬地说道:“萧总,咱们回去吧。”

  

萧丽丽匪夷所思的瞧着他,一双美眸睁得老大,就好像从来不认识他似的。

  

江寒又对身后的同事们喊道:“没事了,大家都回去吧。”

  

有几个女员工凑到萧丽丽身边,众星拱月般的护住她。萧丽丽又看了江寒几眼,这才往包厢方向走去。

  

随着人们逐渐退走,原地只剩下江寒与那个中年男子,还有刀疤男几人。那个瘦瘦的光头男还没能爬起来,仍然趴在地上,他脸部接触过的地面已经是鲜血淋漓,应该是碰伤了鼻子。

  

KTV的几个服务生脸色紧张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却也没人报警,因为一旦报警,就会影响KTV的生意,因此引起老板震怒,谁吃受得起?

  

江寒也不想在此久留,对那中年男子说了声谢谢,转身要走,那男子忽然叫道:“小兄弟,先别走!”

  

江寒回身看着他,那男子笑着走近前,道:“小兄弟功夫真俊,不知道有没有兴趣……”

  

江寒不等他说完就摇头道:“没兴趣!”说完对他一笑,迈步往包厢走去。

  

那男子脸上笑容全部凝结,半响才苦笑出声。

  

江寒回到大包里的时候,立时引起了轰动,不论是与他交好的还是关系一般的同事,全部围上来,如同粉丝团看到明星似的。

  

江寒唯有苦笑,唉,自己虽不是有意出风头,可还是无意中出了一个很大的风头,这可不好玩了,他在同事们的簇拥下,回到沙发前坐好,端起酒杯喝酒,面对同事们的各种追问,也不回答,只是报以微笑。

  

蓦地里,他从人群的缝隙里,发现不远处两道特别明亮的目光正在盯着自己,抬头瞧时,却见那人正是萧丽丽。

  

萧丽丽见他望过来,对他嫣然一笑,迈步朝他走去,众人眼见总经理走来,纷纷退了开去。

  

萧丽丽走到沙发前,很不淑女的一屁股坐在江寒身边,侧过脸,极具风情的望着他,低声说道:“我喝多了,过会儿你送我回去。”


“扑哧!”

  

江寒很不解风情的笑了出来,若不是刚把嘴里的酒咽下去,怕要全喷出来。

  

萧丽丽秀眉一挑,似嗔非怨的问道:“你笑什么?很好笑吗?”

  

江寒低声道:“萧总,别人不知道你的酒量,我还不知道吗,五十三度的茅台,你喝一瓶都跟没事人一样,你刚刚不过喝了一瓶啤酒,就喝多了?谁信?”

  

萧丽丽想笑又忍住,嗔怒的横他一眼,道:“好吧,我直说吧,就是想让你送我回去,我有话想跟你说,好嘛?”

  

在二人周围,很多男员工羡慕的看着江寒,看着他与艳美动人的女总经理如此亲密的坐在一起说笑,恨不能把他换成自己,若叫他们知道,现在那位美女总经理正对江寒软语相求,而所求是送她回家,恐怕会嫉妒的发疯吧。

  

江寒竟然没有答应,只是苦笑着喝了口啤酒。

  

“嗯?怎么不说话?去乌克兰做了四个月项目,还跟我生分了?”萧丽丽有些不高兴了,标致的鹅蛋脸上现出了薄怒。

  

江寒讪笑道:“不是……我是怕……”

  

萧丽丽朝他妩媚一笑,道:“怕什么?怕我吃了你呀?”

  

江寒摇头笑道:“我是怕再撞上你那位副区长老公,那就要被他的眼神杀死了。”

  

萧丽丽老公是苏中市市南区的常委副区长,位高权重,江寒作为技术部经理,以前经常陪萧丽丽出外谈项目,晚上太晚了,就先送她回家,有次半夜十一点多送她回家,正好在她家楼下碰到她老公,被他盯视了好半天,只被看得全身不舒服,却偏偏无法解释,别提多郁闷了。那种感觉江寒可不想享受第二次。

  

萧丽丽笑嗔着在他手臂上拍了一下,道:“他再看你,你就打他,我今天才发现,你很能打……哎呀,别喝了,快走吧。”说着连连拉他。

  

江寒拿她没有办法,只能一口喝掉杯中酒,起身随她走出大包,嘴里还说着:“先说好,要是我被交警抓了酒驾,你可得负责。”

  

“我负责就我负责,谁叫你一直都是我的人呢?”萧丽丽开了一个恰到好处的玩笑。

  

几分钟后,宽敞整洁的滨湖大道上,忽然疾驶而过一辆白色的奥迪Q5,车窗与天窗都开着,现出了里面坐着的江寒与萧丽丽。二人男的清俊女的靓丽,倒像是一对夜晚出来兜风的情侣。

  

“先不回家,我们到湖边站站。”萧丽丽忽然提出了新的要求,或者说是改变了主意。

  

滨湖大道东边,就是苏中乃至江南都很著名的金凤湖,湖边风景秀丽之极,尤其是夜景,更是美轮美奂,是苏中市的新八景之一。

  

江寒眼睛盯着左后视镜,却似没有听到萧丽丽的话。

  

“看什么呢?我说先在湖边停一下呀。”萧丽丽见他不理会自己,开始撒娇嗔,她虽年近三十,但生得貌美如花,又保养得当,因此撒起嗔来别有几分杀伤力。

  

“吱……”

  

她话音刚落,江寒就猛地踩下刹车,Q5在与地面发出短促的摩擦声后,稳稳地停在路边。

  

萧丽丽可没料到他会突然刹车,上半身猛地一晃,吓得花容失色,叫道:“你疯啦!”江寒低声道:“别说话,有人跟踪我们!”

  

萧丽丽闻言大为惊奇,转头往后望去,叫道:“谁跟踪我们?哪呢?我怎么看不到?”

  

江寒眼睛盯着后视镜,讶异的叫道:“咦,他明知被我发现了,竟然也停下了,想干什么?”说完看向萧丽丽,道:“我下去看看,你换到驾驶位上来,一旦发现有危险,就驾车逃走,不要管我。”

  

萧丽丽有些惊恐的说道:“不会是KTV里那几个光头坏蛋想要报复你吧?”

  

江寒摇头道:“不是那几个垃圾,要是他们的话,刚才在KTV门外就拦住我们了,按我说的做,我下去看看。”说完解开安全带,推门下去了。

  

在白色Q5后边二十多米远的地方,停着一辆同样白色的捷达,车里的司机看到江寒向自己走过来,微微一笑,也推开车门下去迎向他。

  

江寒很快认出了这个人,正是之前在KTV里仗义保护萧丽丽的那个中年男子,见到他又惊又奇,纳闷的问道:“怎么是你?”

  

那中年男子哈哈一笑,道:“兄弟,实在抱歉了,为了跟你交个朋友,我只能出此下策,但是我没有任何恶意,这一点请你放心。”

  

江寒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他,半响没有说话。

  

那男子摸出一盒烟来,从中抽出两颗,江寒没等他递过来就拒绝道:“我不抽烟。”

  

那男子讪笑了下,只得又将两颗烟塞回去,语气诚恳的说:“兄弟,我就跟你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是退役的特种兵,这一点相信你在KTV里就早看出来了。我们特种兵,学的都是杀人的手段,出手没有保留,因此我从来不跟人打架,就算被欺负了也是忍着,生怕错手杀人,想不到你年纪轻轻,不仅看破了我的身份,还给予了我那么高的评价,说我有国士风范,我真的很感动。”

  

江寒笑道:“老兄你不会就为了这个跟踪我吧?”

  

那男子连连摆手,道:“不是,实不相瞒,我是东海市一家安保公司的副总经理,我叫蒋大宗,这次来苏中是跟战友聚会,同时想让战友推荐一两个身手好的弟兄给我,我好再推荐给我一个大客户做保镖,可惜我战友这里没有人选,不过我凑巧碰上了兄弟你,发现你的身手真利落,而从刚才的跟踪中也能看出你很机警,所以我想请你……”

  

江寒没听完就摇头,道:“没兴趣,还是那句话,我没兴趣。”

  

蒋大宗呵呵一笑,道:“先别急着说没兴趣,我告诉你,我这位大客户,可是内地富豪榜里的新晋,她哥哥找到我的时候就明说了,不管是谁,只要能被他们选中,年薪百万起。”

  

江寒皱眉道:“我不缺钱。”

  

蒋大宗抱歉的说:“好,是我看小了兄弟你,我说声对不起。你年纪轻轻,身怀绝技,不缺钱,似乎也不缺女人,呵呵,那你缺什么呢?”

 

由于微信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猛戳【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