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晕车药价格联盟

《爱是伤筋动骨的痛》江云汐&沈慕寒

喵喵资源部2019-11-15 14:09:28
"

                                      等你好久了,你也在找我吗?

                        点击上面喵喵资源部,拉起我的小手一起走好吗?

                                

              "


                                 


文案:

江云汐哭着问沈慕寒:你能不能娶我

沈慕寒说:可以,除非你爸不是凶手,除非你不是他的女儿

两个除非,江云汐终于,有些事,是生死都不能跨越的……

她绝望的纵身一跃,沈慕寒那一刻才知道,没有什么是除非的……


                                 



001 他恨她


  时间:05-30 19:20 字数:1398

地牢里。

江云汐饿的头晕眼花。

自从被沈慕寒关在这里,她就没吃饱过。

啪嗒。

一个肉包子滚了过来,她抓起就吃。

沈慕寒看她吃的狼吞虎咽,冷笑,“江守德,看到了没,你当初放火烧死我的老婆,而今你女儿就活的像狗一样。”

江云汐顿了一下,吃的更快,慢一点,沈慕寒就会抢走扔的远远,叫她爬着捡回来,像训狗一样。

她不想饿肚子,也不想被羞辱。

“你爸的肉好吃吗?”

她愣住,对上沈慕寒幸灾乐祸的笑。

“我去刨了他的坟,挖了他的肉出来……”

呕!

话还没说完,江云汐已经吐得死去活来,扶着墙抠着嗓子眼干呕,呕的脸都绿了,耳边是沈慕寒的大笑。

“哈哈,骗你的,死了三年肉早都烂了!江云汐,要怪就怪你是他的女儿!父债女偿,天经地义!”

看着癫狂的沈慕寒,与记忆中相去甚远,江云汐心里翻江倒海的疼,“你口口声声为了你老婆报仇,我也是你老婆,你这么做,和杀人凶手有什么分别?”

啪!

狠狠一巴掌,江云汐嘴角出了血,沈慕寒咬着牙道,“老婆?要是早知道你是他的女儿,你以为我会娶你吗!”

江云汐捂着心口,明明连胆汁都吐没了,可为什么心里还是那么苦?

认识沈慕寒的时候,他刚死了老婆,她陪着他,安慰他,两人有了感情,然后结婚。

婚后他对她很好,但是自从知道她是江守德失散多年的女儿后,他就变了。

变得残忍,无情!

所有能想到的折磨羞辱都用在她身上,无所不用其极。

江云汐无力的靠在墙上,脑子一片空白……

一只满是烧伤疤痕的手穿过她的肩膀,轻轻拍了拍。

“对不起,我有试着告诉他凶手是我妹妹,不是你爸,可是他戾气太重,我靠近不了。”

这是死去的周静,也是沈慕寒的前妻。

江云汐关在这里时,遇到了周静的鬼魂,她说当年她爸只是个苦哈哈的搬运工人,来沈家送家具时却意外发现周洁放火,救人不成反被烧死了,最后却被周洁诬陷她爸见色起意,一逞兽欲后要放火杀人,而周洁与他拼死搏斗,最终让他爸也自食恶果,与周静一起烧死。

“你已经尽力了!他什么都听不进去,只相信周洁说的!”

江云汐仰头叹息,累觉无力,知道真相的都死了,只剩下周洁一个,可是周洁绝对不会承认!

虽然她知道真相,可沈慕寒不信她,除非……

“你能不能上我的身告诉他真相!”

“不行,我只能上死人的身!”

唉!

一人一鬼,一声长叹,周静看江云汐绝望的脸,忍不住道,“其实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很温柔,也很善良……”

江云汐瞬间心里泛起一阵细密的疼,笑里泛着苦,“我知道,我也和他做过夫妻!”

曾经那段岁月,幸福,温暖,而今想起来,却是讽刺,可笑!

他说,我死都不会娶你!

大概只有自己还记得,他们是夫妻吧!

**

周静要她留心周洁,可怕什么就来什么。

周洁领着一个贼眉鼠眼的道士进来,那道士不怀好意的看着她,她就预感不好。

果然……

周洁对着沈慕寒说,“姐夫,你不是总说好像见到了姐姐吗?我请了这位道行高深的陈道长来,想让他看看是什么原因。”

那道士装模作样的看了一遍,然后手里作势,口中念念有词,最后跟沈慕寒说道。

“你太太生前枉死,死后怨气太重,所以滞留在这里,不能投胎,贫道建议为她做场法事,超度她,但需要找人来替她化劫,就是需要找个替死鬼。”

周洁立马指着江云汐,“姐夫,是她爸害死了姐姐,她来做替死鬼最好不过!”

替死鬼?

她知道周洁一直想嫁给沈慕寒,所以放火害死了周静,现在又想害死她,可她没想到周洁连这种谎话都编的出来。

江云汐本来虚弱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可听他们这话,气的一口气上不来,一咬牙扶着墙站了起来,大声反驳。

“你胡说!我爸根本没放火,你才是凶手!”


002 他不信她


  时间:05-30 19:34 字数:1335

“你胡说什么?姐夫不会相信你的!”

江云汐笃定的口吻,周洁眼中的慌张,都落在了沈慕寒眼里。

江云汐以前也跟他说过这话,但他认定那就是为她爸脱罪的说辞,毕竟当年是周洁指认江守德行凶,她会恨周洁也是应该的。

但是,周洁这个反应,有些过激了!

沈慕寒不动声色的走近江云汐。

“阿静死的时候,你根本都不认识我,你怎么说的这么肯定?”

江云汐瞬间手足无措起来,怎么说,难道要说是周静死后告诉她的,他们怎么会信?

可她实在看不下去周洁和道士联手欺骗沈慕寒,沈慕寒只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但他不该被当成傻子!

她冲口而出,“是周静告诉我的,真的,她说是周洁放的火,我爸是为了救她才死的!”

沈慕寒一脸惊愕,转为嗜血的狰狞,掐着她的下巴,“别拿她撒谎,我会杀了你!”

果然!

他只会觉得她在说谎!

可她不死心的抓住他的手腕,用力到指关节泛白,“是真的!她还说,她从来没有怨恨过谁,她不去投胎是因为爱你,所以一直在这里陪着你!他们在骗你啊,他们真的是在骗你啊!”

她说着都带了哭腔,用力摇着他,只求他能够相信她一次!

终于,沈慕寒开口,“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就让她来跟我说!”

她呆住,良久才颓丧的摇头。

“我……我不能,她说她不能靠近你,也不能上活人的身子……”连她都觉得,这解释苍白的可笑!

周洁笑出声,“撒谎都撒不圆!”

道士叹气,“法事只是形式,不会伤及性命,你莫要再说谎了!”

他们都不信啊,沈慕寒呢?

他一言不发,眼神像刀子一样,像是在说,编,你再编!

他不信!

他果然不信!

“我说的都是真的,都是真的啊……”

她哭的泪流满面,顺着他的胳膊慢慢跪了下去,求他对自己有一丝丝的信任也好,可沈慕寒一把揪住她的领子,咬牙大吼。

“江云汐,你要骗我也编个好听点的故事,竟然编出这么一套鬼话来,你以为我是傻子吗?真没想到,你到现在还想骗我,真是骨子里和江守德一样的卑劣!”

“如果你相信他们,你才是傻子!”她半哭半笑的,现在在他眼里,她已经和杀人凶手没区别了吧!

“别再让我听到你这种话,否则我就送你去见你爸!”

他一把丢开她,背影冷酷的叫人心寒,“明日准备法事!”

江云汐像烂泥一样瘫在地上,心里再也没有的失望。

明知道他不会信,她为什么还要说?

她不想他做傻子,便只能自己做傻子!

**

是夜。

江云汐睡得并不安稳,迷糊中感觉一双手摸上她的腿,睁开眼,道士笑的猥琐。

“小妞,既然你要死了,那就让我快活快活!”

死?

不是说不会伤及性命?

可她来不及多想,道士一把扯开她的衣服。

江云汐一下明白他的目的,死命挣扎,可她饿了这么多天,几下就虚脱了,只能绝望的大喊。

“救命啊,慕寒,救命啊!”

沈慕寒夜里睡不着,明知道江云汐在撒谎,可她说的话却总在他脑子里闪现,甚至,他竟然看到了周静。

可她离他太远,他不由自主的追着她,等反应过来时,却到了地牢。

听到了江云汐的呼救。

他想也不想的冲了进去,看到道士压着衣衫不整的江云汐,立马明白了怎么回事。

心里瞬间窜起一股怒火。

可只有一瞬,就被他压了下去,“打扰了,你们继续!”

转身,走人!

江云汐连挣扎都没了,傻傻的愣在那里,心彻底碎了。

不是伤心这禽|兽不如的道士,而是心痛沈慕寒眼中那是事不关己的冷漠。

即使是陌生人他此刻都会出手吧,可因为是江云汐,因为是江守德的女儿,所以他只会冷眼旁观!

甚至在心头暗暗叫好!

江云汐,你还不肯死心吗?


003 他救她也是因为周静


  时间:05-30 19:34 字数:1437

“他不会管你的,我劝你还是……”

道士还没说完,就被拎了起来,迎面狠狠的一拳。

接着心窝子上挨了一脚,直接撞在墙上,半响爬不起来,“林先生,你不是恨她吗?”

沈慕寒笑了,笑里藏不住的杀意,“就算我不要的破鞋,也轮不到你拣!给我滚!”

道士抱头鼠窜,沈慕寒看向江云汐。

江云汐刚因为他回头而发亮的眼睛,瞬间暗淡下去!

她在他眼里,不是妻子,甚至连个发泄工具都算不上。

只是破鞋!

“你……你有没有爱过我?就算是一点点?”

她空洞的眼神叫沈慕寒莫名起了火,看她白皙的肩头胸口满是红色的抓痕,想到她被别的男人摸过,他就忍不住的想要杀人!

想要撕碎她!

“爱你?你在说笑话吗?”

他扑身而上,狠狠啃噬,动作比道士还要粗鲁野蛮。

江云汐像是充气娃娃一样摆成各种姿势,全程没有一点声音。

明明泪都已经流干了,为什么还是想哭?

明明心已经死了,为什么还是感觉到痛?

明明救了她,为什么还要在她心上补上这一刀?

叫她生不如死!

**

法事开始。

江云汐站在中间,周围堆满了柴火,浇上汽油,瞬间燃起大火。

火光映在她苍白的小脸上,透着不自然的晕红。

发尾偶尔被火撩到,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她也一动不动的,像具行尸走肉。

沈慕寒看着,浑身绷的紧紧的,道士低声道,“沈先生不要担心,只是模拟当日着火的场景,超度你太太后,就会让她出来!”

沈慕寒冷哼一声,“谁会担心那个贱人的死活!”

话虽这么说,可捏紧的拳头却始终没有放下来。

江云汐身上一个寒颤。

知道沈慕寒不会在乎自己的死活,可真的听他说出口,她还是撕心裂肺的疼。

道士装模作样的开始做法,她本以为这道士是骗财的神棍,可她竟然听到周静痛苦的叫着,“救命啊!好……好难受!”

“周静,你怎么了!”

“他们……他们要打碎我的魂魄!”

她立马就要冲出去救周静,可是却被火势逼退,周洁在一边抱怨,“姐夫,你看她,都说不会有事了,可她还是这么怕死!”

周洁笑的阴狠,她突然明白他们的诡计,如果自己冲出去,就会被烧死,可是她要是不管周静,周静也会魂飞魄散。

原来他们是相信她的话,他们知道周静真的在,怕她和周静最后坏了他们的好事。

所以,这是个一石二鸟的毒计!

如果周静死了,真相就彻底石沉大海了!

“周静,坚持住!”

江云汐咬牙就要往外冲,可是却被大火逼的连连后退,看着周静坚持不下去了,她只能冲沈慕寒求救。

“住手!慕寒,叫他们住手啊,他们要对周静下手,救救周静,救救她!”

在沈慕寒看来,她就像是疯子一样,自言自语,装腔作势,还打着周静的旗号想要他心软!

这个女人,真是死性不改!

沈慕寒气的别过头,眼不见心不烦。

江云汐心寒了,一狠心冲了出去,撞了道士一下。

周静乘机逃脱了,可江云汐却浑身是火。

她滚在地上,试图扑灭火,可却沾上地上的汽油,只是烧的更厉害,她疼的声音都没了,只能冲沈慕寒无助的伸出手……

沈慕寒的手指动了动,周洁却及时提醒,“姐夫,法事如果打断,姐姐就不能投胎了!”

沈慕寒顿住,眼睛里也被火烧的通红。

他应该开心的,看到她这么痛苦,可他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他的心像是被一只手狠狠攥住,无法呼吸。

看着江云汐被火缠身,疼的四处打滚,嘴唇颤动,无声的喊着救命啊……

让他想起了周静。

如果周静当时有人救她的话,也许就不会死了!

再也忍不住,他大喝,“住手,给我住手!”

一声暴喝,吓得道士愣住了。

江云汐昏迷时,还听见沈慕寒和周洁的对话。

“姐夫,你不该……”

“我只是想起了周静,一时心软罢了!”

江云汐慢慢闭上眼。

是啊,他怎么会救她?

昨晚就是最好的证明,就算她被人侵犯,他也视若无睹。

如果今天不是因为周静,她就是烧死了,他也不会心疼半分吧?


004 离婚吧


  时间:05-30 19:40 字数:1013

医院!

“全身大面积烧伤,就算植皮,也不会恢复如初了!”医生看着江云汐,咂这嘴叹息。

“可惜了,这么漂亮,一辈子算毁了!”

“真的……恢复不了吗?”沈慕寒的声音,含糊不清。

医生摇头,“能捡回条命你就知足吧!送过来的太晚了……”

沈慕寒看着被包成木乃伊一样的江云汐,拳头慢慢收紧,如果……如果早点送过来的话,也许……

她差点就死了!

想起刚才的一幕,他突然冲动的叫住医生,“医生,她说看见了死去的人,有这种可能吗?”

医生翻个白眼,“她长期营养不良,别说死人,外星人都有可能!”

那么,就是幻觉了?

沈慕寒不死心,“那么,如果我也看见了呢?”他是个正常人啊。

医生扫了他一眼,“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所以,他看见周静,也是思念所致!

所以,江云汐根本是妄想症,却连带的他也以为自己活见鬼,竟然开始相信江云汐的鬼话。

相信她爸不是凶手!

继续跟她待下去,他迟早也要疯了!

想到这里,沈慕寒心头一阵怒火,看着床上的江云汐,刚升起的那些内疚瞬间都没了!

周静死的那么惨,现在江云汐不过受了点伤,算什么?

她活该!

这是她应得的!

**

江云汐死里逃生,醒来听到的第一句就是。

“离婚吧,签字!”

她被纱布挡住了视线,模模糊糊看见眼前的离婚协议书。

他要跟她离婚?

他毁掉她的爱情,毁掉她的人生,最后却连这沈太太的虚名也不给她留下。

她努力了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为……为什么?你不是说……我欠你的?不是说要……折磨我?”

为什么说不要她就不要了?

声音嘶哑的像是撕裂的锦缎,沈慕寒听得莫名来了火,“你是有多贱!让你滚你就滚,还求着让我折磨你?告诉你,我现在觉得折磨你都没意思了!”

连折磨她都没意思了啊,江云汐笑的很苦。

她是真的贱!

贱到心都碎成渣渣,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还在奢望他有日被她的真心感动。

可他,叫她滚!

江云汐,你还不滚吗?

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抓住了笔,吃力的签下江云汐的三个字,每一笔都像划在了心上,凌迟般的疼。

字歪歪扭扭的,像极了她眼角蜿蜒而下的泪。

将纱布打湿了一次又一次。

这次,她的心真的什么都没剩下了……

**

一个多月以后。

沈慕寒站在江云汐的家门口。

法事之后,道士说周静投胎了,然而他却总是梦见周静。

梦里的周静,全身裹着纱布,却是江云汐的脸。

又是江云汐!

都离婚了,她为什么还阴魂不散的缠着他!

越想越火大,他怒气冲冲的开车出门。

就像从前每次去地牢折磨江云汐一样的理直气壮。

他有她家的钥匙。

开门以后,江云汐在床上,背对着他好像在抹药。

“江云汐你……”

余下的话哽在的嗓子里。

005 他是最大的残忍


  时间:05-30 19:51 字数:1494

他吓了一跳。

曾经光滑的脸蛋,遍布凹凸不平的疤痕,黑色红色交错,看着触目惊心。

江云汐一见他,狠狠的转过头捂住脸。

他的眼神深深的刺痛了她。

她已经不爱他了,为什么还是会自惭形秽?

“出去!”

沈慕寒骨子里的劣根性又出来了,故意盯着江云汐的伤疤,“我为什么要出去?你别忘了,我是你的老公!”

老公?

江云汐的指甲猛地掐进手心,熟悉的疼痛涌了上来,“我们已经离婚了!你忘了吗?”

沈慕寒一滞,“那又怎么样?你别忘了,你还欠我的,你爸……”

“他死了!”

江云汐尖声打断,缓了口气才说,“他已经死了,你要报仇,就去找他吧!”

她竟然敢吼他?

“你也说她死了,你是她的女儿,父债女偿……”

“关我屁事!”

再次被打断,沈慕寒目瞪口呆。

江云汐努力稳着声音,“我和他失散多年,根本没什么感情,他的错,为什么要算在我头上?”

是啊,为什么?

沈慕寒后知后觉,江云汐变了。

以前一直说她爸是冤枉的,可现在转眼就认了。

像是再懒得跟他多说一句的疲惫!

沈慕寒觉得失落,好半天才勉强找到个理由,“那你以前不是也认了,说明你也觉得对不起我,应该替你爸赎罪!”

江云汐张嘴,却觉得喉咙里生生被噎了什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离婚后,她曾期待过他会不会有一刻想起她的好,来找她。

他来了!

却还是揪着以前的事,口口声声要她为她妈赎罪!

眸子紧了又紧,试了好半天才发出声音,“你竟然……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不然呢?”

她笑了,笑的打心眼里的悲凉,终于看透了,她为了他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而他都不知道,是因为她爱他!

真可笑!

太可笑了!

“你走吧,我们已经离婚了,别再来找我了!”

她转过身,不想再看他一眼。

多看一眼,都会被伤到体无完肤!

沈慕寒死死瞪着她的背影,气的说不出一句话。

从前不是很听话的一个人吗?

现在竟然敢反抗他了?

她有什么资格叫他走,她欠他的,就算死也难以弥补!

她是个罪人!

罪人就要接受惩罚!

狠狠扯过江云汐,一把丢在床上,他扑了过去。

江云汐错愕后挣扎,“你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沈慕寒不理,直接掀了裙子就冲了进去,江云汐疼的半响没回过神。

沈慕寒疯狂的耸|动,带着无边的恨意,“你以为离婚我就不折磨你了吗!你妄想,你一辈子都欠我的,一辈子!”

没有任何感情的发泄!

结束时,沈慕寒清醒过来,看着江云汐身上的伤疤,想起她被火烧的那一幕,心里的内疚再也无法压制。

江云汐被折腾的只剩半条命,看着沈慕寒穿好衣服,风度翩翩的从掏出一张支票,甩在她脸上。

像是一场性交易一样。

“拿着钱去医院,看着就让人倒胃口!”沈慕寒神清气爽的出去了,很好,他把钱给她了,他也没什么好内疚的了!

沈慕寒走了。

江云汐躺在床上,半响都没起来。

支票还盖着她的眼睛,被眼角的泪打湿。

她以为离婚就是他对她最大的残忍,可是不是!

沈慕寒才是最大的残忍!

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刀枪棍棒,叫她避不可及。

身心皆伤。

**

过了一周。

沈慕寒又来了。

因为那天之后,他那张支票就被快递退回来了!

他想,无所谓,我已经给了,是你不要的,那就别怪我无情无义!

她喜欢做丑八怪是她的事,他又没对不起她!

可夜深人静时,他每次想起来就觉得火大!

她凭什么拒绝他?

她有什么资格说不?

她欠他的,他给什么,她就得要什么!

无论是羞辱,折磨,还是怜悯,施舍!

她都不能拒绝!

一肚子火无处发泄,他车速飙到一百八,转瞬就到江云汐家。

刚出了电梯,却看见江云汐家出来一个男人,江云汐笑着送客。

他是谁?他们在里面做了什么?

冷眼看男人和他擦肩而过,看江云汐关了门,他一步跟上,开门!

妈的!

江云汐竟然换了锁子!

他砰砰拍门,江云汐不开!

沈慕寒火了,这是心虚,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所以心虚了!

想着就口出恶言,“江云汐,这才多久,你就给我戴绿帽子?你丑成这样还敢去勾搭男人!”




                                

试读已经结束咯

想看全文的小姐姐小哥哥可以加客服微信哦:xs520666520

伸手党秒删党勿扰喔


                                


声明:本文章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长按下放图片扫描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小姐姐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