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晕车药价格联盟

男人对女人动.情了,会有这五种表现!

奇文小说2018-07-16 14:56:04


  男人炽.热的身躯压.上来,陆浅浅的脑子轰一声炸了。

  

  “先生……你认错人了……”她奋力想要推开身上的人,却没想到刚伸出去的手被那人挥开。

  

  “不是你勾.引我么?”男人捏住她的下巴,狭长的丹凤眼里闪着魅.惑的神色与竭力隐藏的愤怒。

  

  陆浅浅被那如同狼一般的眼神看的害怕:“我、我没有……”

  

  安君墨冷哼:“做.作。”

  

  他愠怒的咬上陆浅浅的肩,鼻尖嗅到女子身上的清香,眉头皱的更紧,“有胆子做,就要有胆子承受!”

  

  “你在说什么……我、我什么都没有做……”陆浅浅不知道这男人发疯什么,莫名其妙闯入她的房间做这些。

  

  男人温热的唇覆上,将她的所有话语都吞入腹中,不允许她再说一个字。

  

  衣裙被撕.裂,陆浅浅因为疼痛而惊呼出声。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陆浅浅听到一阵嘈杂声。

  

  她从被窝里探出头来,还没意识到怎么回事,就看到父亲陆同峰带着一群人无比恼怒的冲进来:“你们在做什么!”

  

  “陆总看不出么?”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从她身旁传来,陆浅浅这才意识到自己身旁还躺了个男人!

  

  安君墨倚在床边,没有丝毫被捉.奸在床的窘迫,反而一派从容。单薄的羽绒被遮住了他大半身躯,唯有健硕的胸肌裸露在外。

  

  “安总……”陆同峰握了握拳,“您怎么能来我女儿的房间!浅浅她……她……”

  

  安君墨瞥了眼躲在被子里的陆浅浅,剜向陆同峰:“你是打算这样跟我谈,还是出去谈?”

  

  陆同峰一愣,随即嘴角扯起一抹笑意:“出去谈!我在外头等您!”说罢,他转过身去,“散了散了!都散了!”

  

  陆家的亲眷一一退出去,安君墨的眼中闪过一道冷意。

  

  他下床穿衣,望见被子里还蜷缩着瑟瑟发抖的一团,眼神由衷的闪过厌恶。

  

  这间总统套房里,卧室外是客厅,陆同峰已经等在那里。

  

  见安君墨出来,他立刻露出讨好与为难的笑容:“安总,我们家浅浅还是个女孩子……你……怎么能毁她清白!”

  

  “多少钱?”安君墨厌烦的打断他。

  

  陆同峰诧异于安君墨的果断:“安总?您怎么能这样说呢……我们家浅浅……”

  

  安君墨眼神冰冷的打断他:“我记得昨晚的房间是陆总亲自安排的吧?”

  

  陆同峰被那眼神望的浑身发凉,立刻吐出早已经想好的数字:“一亿!”

  

  “秘书会打到你账户上。希望陆总吞的下。”安君墨转身离去,自始至终连陆浅浅的名字都没有问过。

  

  陆同峰在原地欣喜若狂!完全没有听出来安君墨语气里的威胁。

  

  报一个亿原本只是为了方便与安君墨讨价还价,没想到对方一口就答应下来。

  

  安氏国际不愧是顶尖集团!

  

  在他的狂喜中,陆浅浅胆怯的从卧室里出来:“爸……我……”

  

  因为那即将到手的一亿,向来对她不冷不热的陆同峰难得露出一个笑来:“你早点回学校去。”

  

  “我已经毕业了……”陆浅浅低声道。

  

  陆同峰不以为意:“那就去上班。房间我已经退了,你别赖着不走。”

  

  “爸……这是怎么回事?”因为昨晚的事,陆浅浅的身子异常难受。



  

  “和你没关系的事少问!”陆同峰丢下这句话,便快步离去。

  

  怎么会和她没关系呢……

  

  她失了清.白……

  

  陆浅浅愣在原地,思索很久,给男友林皓轩打去电话。

  

  刚接通,里面就传来林皓轩的怒斥:“陆浅浅!你还有脸给我打电话?你昨晚做了什么好事,以为我不知道?”

  

  “皓轩……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昨晚林皓轩让她来这里给他送衣服。陆浅浅喝了杯水后觉得浑身乏力,林皓轩就让她去里面休息。

  

  之后,那个男人就来了……

  

  想起安君墨昨晚的狠厉,陆浅浅的身子忍不住发颤:“皓轩……”

  

  “别喊我!”随即电话被挂断,只剩下无尽的盲音。

  

  陆浅浅不死心,再打,始终都是无人接听。

  

  两个月的时间眨眼而过,陆浅浅在一家不大的公司找到一份文员工作。工作很多,工资却不高,付掉房租勉强够她过日子。

  

  那晚痛苦的记忆,经过一个月的时间也总算是慢慢淡了下去。

  

  这一晚,陆浅浅一如既往的在加班。正在复印文件,骤然感觉头晕眼花,随即整个人晕倒在地。

  

  她醒来之时,病床旁只有组长在:“浅浅,快给你男朋友打电话,你怀.孕两个月了。”

  

  这话如同惊雷一般在陆浅浅耳朵边炸开。

  

  她与林皓轩在一起三年,只牵过手,完全没有进一步的深入。两个月的时间,孩子是那个男人的!

  

  陆浅浅不敢相信:“会不会是误诊?”

  

  “误诊什么呀?你们这些小年轻,也不知道做好措施。怀.孕傻眼了吧?快通知他!我家里还有事,先走了。”组长嘱咐几句后很快离开。

  

  陆浅浅不知所措。她成年后,家里就没再给过她一分钱,所有的学费都还是她自己打工挣得。

  

  现在好不容易找了份工作,自己节衣缩食都过的磕磕绊绊,养孩子根本就不可能办到……

  

  都怪那天忘记吃避.孕药了!

  

  她懊悔无比,直奔护士台询问人.流的事。在护士不屑的眼神下,她预约了三天后手术。

  

  忐忑的拿着手术单等候在走廊里,陆浅浅的身子蓦然被人一撞。

  

  “是你?”陆月溪见是陆浅浅,一把抢过她手上的手术单,“你怀.孕了?谁的孩子?”

  

  “和你没关系。”陆浅浅不想跟她争辩,抬手想要去将手术单抢回来,被陆月溪一把挥开。

  

  “你怕什么?你好歹也是我同父异母的亲姐姐。”话虽如此,陆月溪的语气里满是讥讽。

  

  “还给我!”陆浅浅又一次想要去将东西抢回来,被陆月溪猛地挥开。

  

  她重心不稳,整个人朝后倒去,没想到又撞上一人。被那人顺手一扶,陆浅浅反而站稳了。

  

  “不好意思……”陆浅浅习惯的道歉,回头见到那人的一瞬间,整个人都僵在原地。

  

  居然是那晚的那个人!

  

  安君墨见是她,也不快的皱眉。

  

  原本正被安君墨俊朗外表所倾倒的陆月溪,见两人似乎认识,眼中闪过一道恨意,立刻给陆同峰打电话:“喂?爸!姐姐怀.孕了!不知道是谁的野.种!已经两个月啦!”

  

  这话看似是说给陆同峰,实际却让安君墨听得清清楚楚。

  

  一瞬间,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冷峻到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