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晕车药价格联盟

她一觉醒来却发现身边躺着陌生男人......

每日乱报2019-09-07 11:30:37


第01章 结婚纪念日

S市,盛乐大酒店

“你是谁?怎么会在我房间内?”林温祎惊恐的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

“这是本少的房间!”慕思哲居高临下地看着林温祎,这个女人的反应令他惊讶,出来做这一行的女人居然不主动讨好自己,难道不想多拿点钱么?

林温祎的脑袋有些打结,昨天晚上明明是她和丈夫的结婚纪念日,他们一起在这里用享用了浪漫的烛光晚餐,她多喝了两杯,有人来扶她去休息,再然后,不是励阳过来了吗?

为什么一觉醒来眼前的人竟然是一个陌生的人?

“你走错了房间!”林温祎镇定了下来,抱着被子看眼眼前的人,这人有些眼熟,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

“昨晚,你爬上本少的床!”

“你、你胡说!”林温祎只觉得头上天雷滚滚,一阵头晕目眩,可是身上的感觉却告诉自己,昨天晚上的确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吃干抹净了,想要赖账?”慕思哲饶有兴趣地看着林温祎,如果她玩的新手段,那么她成功了,他现在对她很感兴趣。

林温祎心里一慌、脸上一白,空气中弥漫的暧 昧气息,让她坐立不安,有一种要夺门而逃的感觉。

“你说谎!”

“没有想到你竟然是第一次,既然这样,本少可以考虑让你留在身边,怎么样?”慕思哲非常有自信的看着林温祎,只要他对着一个女人说出这样的话,没有不成功的道理,这个女人玩新花样,不过是想要引起自己的注意,想要留在身边罢了!

“你给我滚出去,你滚!”林温祎发疯似的把手边可以够到的东西纷纷拿起来砸向慕思哲。

慕思哲的双眸一寒,避过那些砸过来的东西上前一把掐住了这个女人的脖子,这个世界上敢让自己滚的人要么还没有出生,要么都已经死了!

林温祎被慕思哲给掐的满脸通红,美眸中含着泪花,却强忍着不让泪落下来。

慕思哲的心里突然一抽,松开了掐着她的手,她软软地瘫在了床上。

“怎么?用完了之后就想过河拆桥?”慕思哲危险的说着,这个时候他要是看不出来她是真的不愿意,算他白活了这么多年!

从来都是他慕思哲嫌弃别人,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女人来嫌弃自己?

“你滚,我没有!不是你!昨晚不是你,你给我滚!”林温祎有些语无伦次的怒吼,话里话外都是坚决不承认自己跟他上了床。

慕思哲浑身的气息一变,双手按住林温祎,欺身上前。

“不承认是吧?那本少就让你清醒地知道你是跟谁上了床!”

慕思哲胸口怒火滔天 ,狠狠将自己腰间的浴巾一扯,不顾林温祎的挣扎,强势地占有了她。

“你这个混蛋,你放开我!你放开我!”林温祎挣扎着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臂上,死死的咬住他,慕思哲吃痛的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怒气冲冲的说:

“本少看上你是你的荣幸!”

“呸!”林温祎淬了一口,没有了挣扎的力气,屈辱的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慕思哲看到林温祎的眼泪,心头刚消散的怒火再一次燃烧起来,跟自己上床有这么不堪么?

在S市想要爬上慕思哲床的女人千千万万,即便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甘之如饴的女人也大有人在,而这个女人竟然感觉到屈辱么?对于慕思哲来说,这才是最大的屈辱!

“味道不错!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慕思哲的情 人,必须随叫随到!”慕思哲说的理所当然,没有觉得任何不妥。

林温祎像死了一样,面朝里躺着,不与他说一句话。

慕思哲有些诧异,这个女人听到自己的名字竟然没有反应?这个女人是从火星来的?

他黑幽幽的眸子闪过一丝兴味,说:“你已经打上了本少的印记,不要妄想逃避本少。只要你敢,本少就让全天下的人都看到你在床上的样子!”

慕思哲说着,就点开了手机,里面传来了一阵阵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还给我!”林温祎拼尽全力坐了起来,伸手抢夺慕思哲手里的手机。慕思哲早有防备,怎么会让林温祎得逞?

“这是本少的手机,还什么给你?”慕思哲邪笑着,往床上一躺,说:

“你来吧,本少拿走了你什么,你再拿回去好了!”

“你有病!”林温祎双眸猩红,咬牙切齿道。

“本少有没有病,难道你还没有体验够么?”

“你个疯子!”

“真是不乖,本少还是喜欢你在我身下的样子!”慕思哲说着,朝她的胸口浏览了一番。

“慕思哲,我告诉你,我是有夫之妇!”

“有夫之妇?”慕思哲冷笑道“那你来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慕思哲毫不怜惜的把林温祎拽到一旁,床单上赫然映着一朵绚丽的红花。

“你这个混蛋,我跟你拼了!”林温祎的眼睛被那朵红花给刺痛了,同时仅存的理智也殆尽了,她伸手就朝慕思哲打了过来。

慕思哲不防林温祎突然发疯,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林温祎的这巴掌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慕思哲的嘴里闪过一丝血腥。

他舔了舔嘴唇,眼里闪过一丝杀意,要不是他慕思哲从来不屑与打女人,恐怕林温祎这会儿就要死在他的手上了。

林温祎看到慕思哲要杀人的眼神,理智稍微回归,这才有些后怕。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林温祎刚道完歉,就后悔的要伸手打自己的耳光,眼前这个禽 兽夺走了自己的第一次,她居然还要道歉?犯贱么不是?

“如果有下一次,就让你的家人替你收尸吧!”慕思哲的声音冷的让林温祎浑身发抖。

他走到林温祎的床头前,划开她的手机,就输了一串号码进去,不一会儿,慕思哲的手机就响了。

“本少再一次警告你,最好给本少老实一些,等本少玩腻了,自然会放了你。你应该知道惹怒本少的后果!”慕思哲的声音带着危险,绝对不是随便说说这么简单。

第02章 我跟你拼了

“砰”一声关门声响起,林温祎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

满心都是慌张和恐惧,刚刚强撑着跟慕思哲对抗,现在松懈下来,她整个人都觉得虚脱了。

谁来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昨天晚上明明是她和丈夫励阳一起来的,为了庆祝结婚两周年,丈夫励阳还专门包下了一个可以看到S市夜景的餐厅,餐厅里布满了鲜花,空气中都荡漾着浪漫的气息。

他们准备在这样的氛围中,完成两年前缺少的那段洞房礼,从此成为真正的夫妻。

可是为什么一觉醒来,整个世界都颠倒了?

不行,不能便宜了这个坏蛋,报警,报警!让警察把这个坏蛋抓起来。

林温祎拿起电话来,手指僵硬的按了110,却没有勇气拨出去。

万一自己被玷污的事情泄露出去,励阳还能容得下自己吗?怎么办?怎么办?

林温祎泄气地将手机往旁边一摔,伸手抓住自己的头发,不停地撕扯着,最后她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双臂,哭的昏天黑地。

盛乐大酒店的另外一层套房内,励阳站在窗户边,看着窗外晨阳升起。

“阿阳!”一个阴鸷的男人的声音,饱含着万分的柔情,从励阳的身后抱住了他的腰。

“泽安,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励阳表无表情地看着外面的太阳,脸上看不出来悲喜。

“为什么?阿阳”身后的男人大惊失色,连忙转到励阳的前面来,满眼的痛苦。“是不是因为林温祎?因为你跟她结婚了,所以就不爱我了?”

“跟她无关!”

“阿阳,你还在骗我?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准备跟她上床了?是不是?”

“泽安,你冷静点!”励阳双手抓住曹泽安的肩膀,不停地晃着,试图让这个本来就有点狂躁症的他冷静一些。

“你让我怎么冷静?当初你说要结婚,为了掩饰我们的关系,我答应你了。可是你现在呢?你变本加厉,说为了生孩子要跟她上床!你居然要跟她上床!”明明可以试管的,阿阳却要跟她上床,曹泽安怎么也接受不了。

“泽安,我们在一起不可能生孩子!”

“我不管,我不答应分手,不答应分手。”曹泽安摇着头往外面退,眼看就要到了危险的地带,励阳伸手把他拉了回来,他趁机扑在了励阳的怀里。

“阿阳,不要离开我,没有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励阳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俩人紧紧相拥着。

曹泽安在紧紧地抱着励阳,眼睛里的狠厉一闪而逝。

他们相爱这么多年,却一直只能偷偷摸摸的在一起。

阿阳需要一个女人来生孩子,也需要一个女人来掩盖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以为自己可以理解,可以大度。

在S市,找一个愿意为阿阳生孩子的女人大有人在,可是他偏偏选了那个爱阿阳爱了十二年的女人。

从他们开始的时候,她就一直是他们的掩盖,可是阿阳最近的变化让他有了深深的危机感。

一想到他要跟那个女人上床,他就有一种毁天灭地的冲动。

他不甘心,凭什么那个女人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阿阳的身边,而自己要偷偷摸摸,明明他们才是最相爱的一对。

昨天晚上,如果不是自己来的急,励阳就会跟那个女人上床。如果只是为了生孩子,根本没有必要上床,没有必要!

他不敢想象,如果励阳真的跟那个女人上了床,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也许,提着刀砍了那个女人,也未尝可知。

励阳的电话响了,是林温祎打过来了,励阳的脸上闪过一丝的不忍,划开手机声音温和地说:“温祎,醒了吗?昨晚公司里有点事,我就先赶过来处理了,很抱歉,我……”

“没、没事,励阳,你忙。”林温祎听到励阳温和的声音,本来鼓足了勇气想要跟他坦诚,但是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玷污,她还能听到他温和的声音,依旧如同三月的春雨。只是,今天的这场三月小雨,有些寒冷,让她心虚害怕。

“以后,有机会,我们再……”励阳把补洞房花烛礼给咽了回去,他想到了此刻身边还站着一个曹泽安。

“啊?以后,再说吧!”林温祎听到励阳这样说,自然也明白他的意思,不过她曾经期盼的洞房花烛,如今让她望而生畏。

“呵呵,是不是没有睡好?要不你再睡一会儿?”

“我是不是打扰你工作了?我现在就要回家了。”

“嗯,晚上见!”

曹泽安一旁冷冷的看着励阳满脸都是柔和地跟那个女人讲电话,他深深的感到了威胁,来自那个女人的威胁。任何威胁到他和阿阳的人事物,他都一定会清除,不留后患!

林温祎挂了电话,就打了一辆出租车往家里回。

“还知道回来?”林温祎刚进门,就听到婆婆江永春就阴阳怪气的说。

“妈~”林温祎垂下头,有些害怕婆婆。

“你这一句妈,我可担当不起。我们励家的规矩,如果一日没有为励家生儿养女,就一日不算我励家的人。你说说你,这都两年了,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就算是养一只母鸡,两年也应该下个蛋了吧?”江永春嫌弃地瞥了瞥林温祎平坦的小腹。

“妈,你就少说两句!生孩子不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儿,不能都怪嫂子。”小姑励薇听到妈妈江永春在客厅里阴阳怪气地说话,知道定是嫂子回来了,就连忙出来解围。

“咦,我说你这个丫头,到底谁才是你亲妈?”江永春伸手要往励薇的头上点,励薇巧笑着推开妈妈的手,挽着林温祎就上了楼。

“哎,你这个死妮子……”江永春在楼梯口处朝楼上嚷嚷了一句,励薇回头朝她做个鬼脸,就关上了门。

“嫂子,怎么样?昨天晚上……”励薇一脸你懂得的表情,林温祎想起了慕思哲,脸上露出一丝丝的不自在,内疚,伤心,表情极其尴尬。

励薇见林温祎并不是羞涩幸福的表情,立刻明白了昨天晚上恐怕有些不尽人意了。

她同情地看着林温祎,自己哥哥励阳喜欢男人的事,不敢告诉林温祎。

她是见证林温祎是怎样从少女时代就开始追随哥哥的脚步,她害怕她伤心失望。

第03章 他有病!

“嫂子,不要担心,来日方长。”励薇伸手握住林温祎的手,心里一阵难过,她精心策划了这么久,好不容易说服了哥哥,还是没有成功。

“以后,我慢慢帮你策划,争取帮你一举拿下我哥哥,你不要灰心。”

“薇薇,我累了。”林温祎倒头就躺在了床上,拉着被子将自己裹了起来。

励薇叹了一口气,说:“好吧,你好好睡一觉吧。我也要出去看看我的男神今天要去哪里了。”

门轻轻地关了起来,林温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心里痛苦至极。

她莫名其妙的就跟一个陌生人上了床,被逼无奈的成了那个魔鬼的情人,随叫随到?呵呵,一串眼泪从眼眶中跌落出来。

她不但背叛了励阳,更是背叛了自己的感情!

励阳的温和励薇对自己的维护,如今都成了她自责的理由。

自从她初中时代,认识励阳之后,爱屋及乌,自然就跟励薇走的近了。

励薇也喜欢林温祎,她不像别的女孩子那么懦弱,也不像她们那样做作,她就是那个独特的招喜欢的她。

更何况,她和用情专一,无论有多少多么优秀的男人在她面前走过,她都绝对不会多看他们一眼。

她的眼里,从来都只有励阳。

励薇对林温祎的喜欢,使得林温祎和励阳的婚事格外的顺利,刚开始江永春也格外喜欢林温祎。

只不过婚后一年多,林温祎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她才开始慢慢的对她有了意见。

“我知道你没有睡着,我告诉你,你要是不能生孩子,趁早让位,不要耽误我抱孙子。”励薇出去追随男神去了,江永春就来到了林温祎的房间内。

林温祎听到江永春的话,就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她不想跟婆婆争吵,这样会无端地给励阳添堵,更何况,她今天不想说话。

“别以为你魅惑了励阳和励薇,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了。我已经托人给励阳看好了媳妇,那女人白白胖胖的,大胸大屁股,一看就是能生儿子的,识相的话早点让位子。”江永春生怕林温祎听不见,刻意大嗓门嚷嚷着,林温祎想装睡都难。

“妈,励阳说我们还年轻,不想这么早生孩子,我们还想多过两年二人世界,更何况……”

“呸呸呸,你这个狐媚子,是不是你不想身材变形才故意不要孩子的?是不是你在励阳面前成天吹枕旁风?你是什么心肠?想要我们励家绝后啊,励家的老祖宗那,你们把我带走吧,这个家的心我操不了了哇……”江永春一拍大腿就坐在地上哭了起来,一只手握着脚踝骨,一只手擦眼泪,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林温祎坐在床上,看着江永春,一阵头疼。

“阿姨,阿姨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快别坐在地上了,快起来快起来。”一个年纪约莫二十来岁的姑娘冲了进来,上前来拉起江永春的胳膊,江永春趁势站了起来,摸着这姑娘的手,说:“还是艳玲懂事,不像某些人。”

林温祎看着曹艳玲,可不就是白白胖胖的,胸大屁股大,难道婆婆说的给励阳找的女人就是曹艳玲?林温祎一阵头晕目眩,她需要冷静冷静。

曹艳玲扶着江永春出去,林温祎倒头就将自己埋在被子里,也许是昨晚被慕思哲折腾的太苦,一觉睡到励阳下班回来。

“呦,阳阳回来了,快点过来吃饭了。”江永春笑眯眯地看着踩着点回家的儿子,“艳玲今天来看你了。”

“阳阳哥。”曹艳玲的脸上带着一些羞涩,脸庞淬着桃红。

“嗯!”励阳朝曹艳玲点了点头,转向江永春问:“温祎呢?”

江永春一听到励阳问道林温祎,脸上闪过一丝不高兴,说:“还在睡觉,怕是累了,就不要打扰她了,等会儿她醒了,再让王嫂给她做点吃的。”

励阳本来是要上楼去叫林温祎,听到江永春这么一说,就停住了脚步,说:“也好,那我们先吃饭吧。”

江永春匆匆吃了两口,就说吃饱了,闪到了楼上,留下曹艳玲和励阳在饭桌上。

“阳阳哥,你偿偿这个,味道挺好的。”曹艳玲夹起一块糖醋排骨放在励阳的碗里,励阳冲她笑了笑,也给她夹了一块。

林温祎站在楼梯口处,看着眼前的一幕,突然觉得世界都将她抛弃了。原本她还可以上前去争一争,可是她现在已经做了对不起励阳的事,她没有那个勇气上前。

曹艳玲瞥见了林温祎,却是对着励阳甜甜地笑了笑,林温祎甚至看到了这个曹艳玲马上就取代了自己的位置,坐在励阳的怀里,她手里的杯子咚一声掉到了地上。

“温祎,你醒了?”励阳听到动静,连忙朝身后看过来,看到了林温祎之后,就站了起来,走到了楼梯口处。

“嗯!”林温祎点了点头,励阳的眼眸中有些笑意,这个女人一直以来都不会掩饰自己的表情,看样子怕是吃醋了。

“来,一起吃饭吧。”

“我不想吃。”林温祎从楼梯口下来,走到了励阳的面前,面色极其不自然。

“要不,我带你出去吃。”励阳说着就拉着林温祎要往外走,林温祎连忙躲开他的手,说:“我不去。”

林温祎看着曹艳玲,这个女人就是她的好朋友曹泽安的妹妹。从高中时代,她就喜欢励阳,只是励阳似乎从来都没有把任何一个女人放在眼里。

曾经林温祎以为励阳也从来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只是等到励阳说要娶自己的时候,她以为自己做了一个灰姑娘的梦。

“乖,别闹!”励阳扯着林温祎的胳膊柔声道。

林温祎浑身的刺,瞬间就柔了下来。

“毛病多,连个蛋都不会下的母鸡,还矫情啥?”江永春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一旁冷嘲热讽道。

“妈,你说什么呢?”励阳的声音微冷。

曹艳玲看着励阳维护林温祎,像母鸡护小鸡一样,脸上露出一抹苦涩来。

“你看看你,就你媳妇精贵,说一句都说不得。”江永春不满地看了看励阳,又朝被励阳护在身后的林温祎翻了一个中国式白眼。

“妈,你说话注意点。”

“怎么了,说不得呀?有本事给我生一个孩子出来啊?”江永春不依不饶地说道。

“妈!”励阳冷冷地吼了一声,声音像是凝固在了空气中一样,极其的寒冷,江永春还想说什么,撇了撇嘴,将话咽到了肚子里。

“以后我们生不生孩子,跟你无关,谁也不准再提!”

励阳甩手就上了楼,林温祎看着励阳的背影,以及他刚刚的怒气,似乎有些明白了,他这两年不跟自己同房,是因为他生理的原因,他有病!


扫描下方二维码阅读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