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晕车药价格联盟

洞.房时夫君因用力过猛,那里竟被……

来嘛看嘛2018-07-04 11:35:03


星芒小说,点击关注更精彩哦!


漆黑的雨夜里,边境丛林中只有雨水拍打叶子的啪啪声。在夜幕和雨声的掩护下,一队越境毒贩正悄悄穿过丛林。突然一道闪电劈裂了黑暗,骤然而来的光芒照亮了阿允冷酷而美丽的一张脸。

阿允是缉毒中心的头号特工,这些年帮助组织暗杀了不少毒贩头目。这次的毒贩人数众多,而且完全军事化武装,组织又派了允儿来暗杀他们。因为此次任务棘手,组织还特意安排了和她合作最默契的阿玉来协助她。

“阿玉,猎物已越过201国界碑,马上进入伏击圈,做好战斗准备。”阿允伏在山坡上,一手端着夜视仪,一手握枪作防备姿态。她脸上涂满了迷彩油,几乎要与暗夜融为一体,只有一双眼睛在夜色中依然明亮,目光凛冽如同寒星。

特工专用的传呼机里传来阿允清亮冷冽的声音,传呼机另一头的阿玉好似沉默了一会,及时应答道:“收到。”停顿了一秒钟,又叮嘱一句,“阎王,你一定小心。”

“阎王”正是允儿在组织里的代号。

生死关头,好友的一句简单叮嘱让她心头微微一动,却仍是沉声命令道:“执行好自己的任务,不要为我分心。”

阿玉只答:“是。”

这一队越境毒贩十分狡猾,选了密林中最隐蔽的一条通道。

阿允接到任务后,迅速熟悉了密林地形,在几处隐蔽通道都做了埋伏。只待毒贩经过,守在各通道入口的人便立刻向她汇报。而她和阿玉迅速赶来,她们轻装从简,行进速度自然比毒贩快,她们不在途中贸然进攻,而是守在通道将近终点的地方,等毒贩到达时,以逸待劳,一举把他们消灭。

因为越是临近终点,毒贩的防备心理越弱。

阿允之所以能够成为特工界的NO.1,不仅因为她战斗力强,更因为她深谙人心。

一切如她所料,现在毒贩果然进入了伏击圈。前方树木略微稀疏,夜视镜里视野开阔,阿允瞄准一个毒贩的头,一边扣动扳机,一边命令道:“战斗开始。”

砰!砰!砰!

随着阿允一声令下,接连不断的枪声立刻响彻了密林,拔剑弩张的气氛刹那间气氛变得杀气腾腾。

虽然枪声来得十分突然,但训练有素的毒贩依旧提前一步有了察觉,并且在阿允沉冷的眸光中迅速占据了有利地形。

但是阿允第一特工的名号不是说着玩的,瞄准镜一扫,砰砰又是几枪,几个隐藏在树后的毒贩被一枪毙命。

阿允眼也不眨,继续寻找剩余的人。

十点钟方向树丛有摇晃,阿允眯眼,手指扣在扳机上纹丝不动。那树丛摇晃力度过大,是有人故意伪装引她暴露身份,阿允何其聪明,根本不会上当。

她手眼默契配合,往树丛侧面的树干后开了一枪,一个毒贩倒地,眉心中弹,丝毫不差。

毒贩们尝到了阿允的厉害,更加小心的隐蔽起来,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却让人觉得此处更加空旷寂静,气氛凝滞起来。

“掩护。”阿玉的耳机里传来阿允镇定淡漠的声音,她眼神闪烁,顿了片刻才答道:“收到。”

阿允不再迟疑,阿玉跟她配合已久,她通常只需要一两个字,对方便能够明白意思,并且做出完美的配合。这些毒贩的伪装术非常专业,她需要主动一点把人引出来,阿玉的配合,会免去她的后顾之忧。

朝着一个觉得可疑的地方开了一枪,阿允随即翻身离开刚才隐藏的位置。果然,毒贩已经通过枪声判断出了她的位置,几发子弹快速射过来,却只是射中草地,泥沙飞溅,毒贩们几乎是瞬间知道上了当,迅速想要更换隐蔽位置,可惜,已经晚了。

阿允听声辨位的成绩从来都是满分,只凭着那几声微弱的枪响,一切已经了然于胸。她举枪准备射击,身下突然感觉到轻微的震动,耳边传来破空声,阿允矫捷的翻身跃起,躲开身后的攻击,一发子弹擦着她的脚边没入地面。

阿允跃起之后动作不停,一个快攻,一脚踢向来人的手腕,那人甚至来不及扣动扳机,手上剧痛,枪已经被踢飞了。

这下,场面换成了阿允持枪对准她。

“是你。”阿允有点意外,来人是阿玉。

阿玉看着她没说话,猛地向她冲去,阿允反射性的开了一枪,却也反射性的避开了要害。

“噗!”

刀刃划开血肉的声音。

阿允不敢相信的握住拿刀捅在自己胸前的手,紧紧的握着,问手的主人:“阿玉,你,为什么……”

阿玉猛地甩开阿允的手,背过身不再看她:“你有你的任务,我有我的,对不起,阿允……”

阿允仰面倒在地上,天色已晚,天空中有无数的星点在闪烁,和阿允眼里的光芒,似乎汇成了一片,静静的,闪烁着。

望月天朝京都正街——

“小姐!小姐你慢些!”

“我不!我要去找皓哥哥!”

街上人头攒动,车水马龙,脸庞清秀的丫鬟朵姬一边追着苏梦叶,一边气喘吁吁地喊着,而苏梦叶脚下如生了风一般,步子摇摇晃晃,却是提着裙摆跑得飞快。

她头发蓬乱,松散的发髻上插着一支艳俗的大红花,一张小脸被她擦了红漆漆一层厚胭脂,连肤色都瞧不出来,原本纤细婀娜的身段,却被一套油葱绿色的宽大衣裙完全遮盖了身段,只衬得她艳俗不堪。

街上人来人往,不一会儿的功夫,朵姬便把苏梦叶给跟丢了,她四处张望着,焦急自责地直跺脚。

苏梦叶一路跑到了荣华楼,也顾不得喘息片刻,对着大门口便扬声喊道:“皓哥哥!皓哥哥你出来!”

说来也巧,四皇子百里皓刚与人饮完了酒,正向外走,迎面便遇上了前来寻他的苏梦叶。

苏梦叶爱慕百里皓的事,早已众人皆知了,被这样一个痴傻女子爱慕着,让百里皓十分没面子,如今碰上她,只见妆容恶俗,行为放浪,心中的厌恶更甚。

他英挺的眉峰微微皱起,只用眼角瞥了苏梦叶一下,侧身便想绕过她。

乍见了百里皓,看他长发束起,身穿一件月白长袍,唇角荡漾着邪魅诱人的弧度,苏梦叶咧嘴一笑,冲上去便抓住了他的衣袖,高声喊道:“皓哥哥,皓哥哥你怎么不理我?我是叶儿啊!”

“谁是你的皓哥哥?”百里皓被她一抓,眉心的川字皱得更深,本想一把将她推开,可环顾四周,那样多双眼睛盯着,不愿失了风度,便强自耐着性子说道,“小姐快松手,男女授受不亲,你万万不可如此。”

苏梦叶不识趣,非但不放,还将脸向他手臂上蹭去,高高撅起嘴巴,喃喃说道:“我不放!皓哥哥我要嫁给你!”

周围路过的行人见有女子当街示爱,都忍不住驻足看向他们,一边摇头笑着,一边伸手对他们指指点点。

百里皓眸中闪过一抹尴尬之色,忙甩开她手臂,冷声道:“小姐自重!”

说罢,他抬腿便要走,却被苏梦叶哭泣着抱住后腰:“皓哥哥,皓哥哥你不能不要我!”

围观之人越来越多,百里皓脸色一寒,屈肘便向她一撞。

她被撞得胸口发痛,却仍然死死抱住他不放,他终于忍无可忍,转过身扬起手掌向她大力一挥,这一掌正中要害,竟意外将她心脉都震断,苏梦叶口中一阵腥甜,身子凌空而起,像断了线地风筝一般飞了出去,而百里皓却厌恶地转过身,不再看她一眼。

苏梦叶的身体被撞飞向街角,正巧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随即便没了意识……

胸口的痛楚好像被一双大手狠狠的撕碎了一般,阿允猛然睁开眼睛,对上了一双深邃无边的眸子,那眼角似乎带着几丝温润,可瞳孔里那无边的寒冷让人不寒而栗,她竟然微微呆滞,这一瞬间让她恍惚中有了一种一眼万年的心颤。

可是,多年游走在生与死之间直觉,让她立刻对这双摄人心魄的眸子起了浓浓的敌意。

几乎是下意识的,阿允双手紧握便冲那眸子的主人凌厉挥过去。

而拳头还没落在那人的身上,一股奇特的力量冲撞就冲击在她的胸口,阿允忍不住痛的惊呼一声,身子刹那间呈一道弧度飞了出去。

快要落地之际,她一个利落的侧翻身,单膝跪地安全落下,侧过美眸沉冷地看向那人。

头……好晕,阿允眸光滑过一丝迷离,眼前的人突然就看不清样貌了。

苏梦叶痴傻,京城之中人人皆知。但方才她看他的眼神,却分明是清澈又凛冽的,如同千尺深潭,叫人心生寒意,却又忍不住想要更深地窥测。

这哪里是一个傻子能有的眼神?

百里琛深邃至极的双眸闪过一丝淡淡的趣味,不过片刻功夫,被他打倒在地的女子竟然迅捷起身,一道闪电般再次向他袭来。

她攻得快,他躲得却更快,脚下不动,只身形利落地向旁边一偏,便完美地躲过了女子的进攻。

他们这几番攻守虽然短暂,却十分精彩,引得几个路过的人纷纷惊奇地驻足而视,指点不断。

百里琛不言不动,只目光在周围人身上浅浅一扫。他脸上本没有怒容,可不知为何,他目光到处,人们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一样,瞬间个个双唇紧闭,都再也不敢出声。

四下里诡异地安静下来,人人噤若寒蝉。百里琛便当那些围观的人不存在,他收回目光,只望着女子问道:“苏家的傻小姐?这功夫倒是学得不错。”

他声音不大,嗓音却醇厚清冽,自有一种慑人的冷厉之感。

阿允与其冷厉的眼神相对,瞬间袭来的紧迫感让她这样即使久经生死的人都感到心悸,从来没有人能够给她这样的感觉,她忍不住更加绷紧身子,随时准备发起进攻。

“告诉我,你的功夫哪里学来的。”

百里琛看着眼前女子沉默不语的样子,稍微收敛气势又问了一句,声音中的冷气只不过收了一点点,却给人一种冰雪消融的感觉。

一身黑衣被风吹得翻飞,却好像被压制住,只卷起衣摆,他眼睛微微眯起,牢牢锁定苏梦叶,不给她丝毫逃避的机会。

阿允感觉到那股迫人的气息收敛了,不敢放松,想仔细打量眼前之人,却因为头晕而视线模糊。

隐约可见这人一身黑色长衫,头上高高束着冠,一双眼睛格外深邃有眼,让人捉摸不透,此刻,他那淡色的薄唇轻轻开合,吐出的句子似带着冰刃。

看到那人的奇怪的穿着,阿允有些晃神,又看了看周围的人,她便更加茫然了。

这里,是哪里?

刀刃刺入胸膛的感觉她还清晰的记得,本来以为自己再也不能醒过来,可是自己现在这是在什么地方,看那些人的装扮,是古代吗?

百里琛看到苏梦叶半天没有回答,有些微微不悦,下一刻却看那人向自己这边走了一步,突然身子一晃又再次倒进了他的怀中。

这时,在一旁围观的人中,开始议论四起。

“诶,那不是苏家那个傻小姐吗?这样对一个男子投怀送抱,太不知廉耻了!”

“可不是吗?简直世风日下哦,摄政王的脸都让她给丢光了。”

“刚才他们不是还在打架吗?怎么转眼就抱上了?”

苏梦叶安静的倒在百里琛怀里,百里琛听着那些不堪入耳的话语,面无表情的扫了一圈,众人立马噤声,围观的人群立马鸟兽状散开。

见怀中的苏梦叶已经昏迷,百里琛抬起她纤细的手腕,探了探她的脉搏,脸上表情有些意味深长。

此时朵姬一路打听,终于找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了街角的百里琛。

居然还有这般惊心动魄的男子,美到极致的双眸仿佛汇聚了天上的星辰,深邃而迷人,微皱的眉心配合那双眼,扑面而来强烈的王者之气,让人不敢直视。

朵姬一时间愣住,这才看到那人怀里的,那是自家小姐!

苏梦叶靠在那人怀里,一动不动,远远看着像是两个非常亲密的恋人,但是仔细一看,就发觉了不对劲,她未免也太过安静了些。

“小,小姐……”朵姬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一道清冽的目光向朵姬袭来,她浑身一颤,抬头发现那个美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男子在盯着自己,眼神没有丝毫温度,她觉得背心发凉,心脏莫名的剧烈跳动。

时间仿佛就此定格,朵姬吓得闭上眼睛,随即感觉身侧一沉,再睁眼已经没有了那个人的身影,自家小姐就安静的靠在自己肩头,一切如同一场不可思议的幻觉。

苏梦叶毫无知觉的被带回摄政王府。

没有多余的人,整个院子只有朵姬一个丫鬟。

看着躺在床上浑身青紫,昏迷中还紧皱眉头的苏梦叶,朵姬忍不住小声哭起来,她一回来就去找人帮忙,没有一个人理她,想着自家小姐还是嫡小姐的身份,朵姬就止不住眼泪。

阿允恢复意识时,还没睁眼就听到一声又一声的啜泣,这声音十分恼人,若不是阿允现在浑身疼痛没有力气,肯定一掌把这人拍死。

感觉到有人接近,多年以来的警觉性让阿允瞬间睁开眼睛,若是眼前人有危害性的动作,那她下一秒的动作就是拧断对方的脖子。

那人是朵姬,正准备要帮苏梦叶掖被子。

看着陡然睁眼的苏梦叶,朵姬吓了一跳,更多的却是惊喜,“小姐,您可终于醒过来了,您昏睡了一天,朵姬没用,没银子给小姐请大夫……”

看着眼神清醒的苏梦叶,朵姬激动的热泪盈眶,手不住的擦拭泪水。

“闭嘴!”阿允现在浑身都痛,听着她的哭声只觉得身上更痛,忍不住说了句。

眼前的女子穿着跟刚才那人一样的一身古装,周围的布置也是古代的样子,很奇怪。

阿允没有轻举妄动,暗自观察周围的环境,雕花的窗栏,绣了花纹的床帘,两边还用银钩挂起来,现代少见的古朴样式。

她心中有些诧异,目光回到眼前因为她的呵斥呆住,捂着嘴还是止不住抽泣的人身上,问道:“你是谁?”

“我是从小跟在您身边的丫鬟朵姬啊!”

朵姬被问的一愣,以前小姐从来不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看着自家小姐清澈的眼神,朵姬有一些激动,又有一些忐忑。

她看着神色诡异的阿允小心翼翼的开口,“您是摄政王府的五小姐,您叫苏梦叶,还记得吗,这里是您的卧房,您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上痛不痛?”

阿允看了她一眼,正想说什么,一起身便感觉身上五脏六腑无一不痛,忍不住倒吸一口气,强忍着坐起来。

“小姐,您慢点!”朵姬连忙上前扶了苏梦叶一把,扯过枕头仔细给她垫在背上,怕她冷,又给她拿来外衣批好。

阿允任她动作,杏眼低垂,眼中凝了一片令人捉摸不透的墨色。

等朵姬停下来了,阿允才抬眼,盯着她接着问:“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摄政王府啊,小姐。”朵姬看着苏梦叶认真的眼神,有点不知所措,她不太明白自家小姐的意思。

阿允知道朵姬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也不再问,她自有验证的方法。

她抬起手看了一眼,白皙细嫩,柔软无力,皮肤光滑没有一点疤痕,瞬间确定这不是自己的身体。

作为特工,她们认人从来不靠五官,而是看骨骼。眼前双手,虽然修长纤细,却毫无力量,绝对不是自己的手,但自己现在就在这个身体里面,这毫无疑问,排除所有可能的因素,剩下的那个即便再不可能,也是真相。

所以,阿允猜测自己很有可能是穿越了,不然没有办法解释自己眼前的这个世界。

且不说之前看到的街道行人,就连自己现在所处的简陋屋子,那建筑摆设,种种细节都没有丝毫破绽,不可能是特意搭建出来的。

而且,阿允身手按住自己的心脏,几个小时前,这里的的确确已经被洞穿了,现在却毫无痕迹,她必须承认这个事实。

自己,已经不再在现代社会,也不再是原来的阿允了。

想到这里,她眼神有些黯淡。

“你知不知道,我昏迷之前,发生了什么事?”阿允很快恢复之前的淡然,眼神冷静的继续收集讯息。

“奴婢听人说,您突然在街上犯病,非要去追四皇子,结果被四皇子打伤,听周围的路人说,您被他一掌打的都飞出去了,肯定很疼。”回想起刚才自家小姐那副人事不省的样子,朵姬又难过又心疼,背过身偷偷地抹眼泪。

阿允也没管她,现在她已经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经过,那个原本的苏梦叶,恐怕是已经被那个四皇子打死了,自己却因缘际会,在这个身体醒了过来,想到这里,她眼中寒芒一闪,欺她者,她定要对方付出百倍代价偿还!

“别哭了,给我拿杯水来。”内里已经换成阿允的苏梦叶坐起身命令朵姬,不给这丫头找点事,她就一直哭,哭得人心烦。

“是,小姐!小姐您现在是完全清醒吧,朵姬就知道,小姐总有一天会醒过来的,真好,嘿嘿。”朵姬擦干了眼泪,看着苏梦叶傻傻一笑,接着就转过身开开心心地为苏梦叶去倒水。

她想,小姐刚才清楚的问了自己问题,而且自己说的小姐也都听进去了,看来这一回是彻底醒过来,不会再犯傻了,真是太好啦!

小心的端着杯子拿给苏梦叶,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大门猛然被踹开,吓了朵姬一大跳,差点摔了杯子。

苏梦叶倒是十分淡定,接过杯子的手连抖都没抖一下,兀自起身,把水喝完了放到一边桌上,这才看向来人。

朵姬上前见礼:“二小姐,三小姐,四小姐,我家小姐这才刚醒,受不得惊吓,还请几位小姐见谅。”

来的正是苏家的另几位小姐,分别是二小姐苏梦晗,三小姐苏梦语,四小姐苏梦月,这几人历来爱找苏梦叶的麻烦,

苏梦晗嫌弃地把朵姬挥开,“本小姐还能吓着她不成,你这丫鬟好不会说话。真是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狗。”

虽然说的是自己,朵姬在旁却只是为自己小姐担心,怕小姐又突然犯病惹来更多的欺负,毕竟这几人不是第一次了,一旦小姐回嘴,她们会更加变本加厉。

但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了,苏梦叶听着这些话,只是自顾自的又喝起茶来,连眼神都不给那人。

苏梦晗没看到想象中的反应,脸色沉下来,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嘲弄的一笑,对周围人说:“哎,听说了吗,今天有人当街纠缠四皇子,被四皇子一掌打飞了呢。”

“可不是么,居然没被四皇子一掌打死,我们四皇子还真是心善呢。”

苏梦晗很满意妹妹的配合,接着又说:“还不止这样呢,听说这人被打飞之后,又对另一个男子投怀送抱,大街上很多人都看到了!”

苏梦语又接过话茬:“那这人也太不要脸了吧?一个姑娘家的名声还要不要了?也不知道长成什么鬼样子,居然胆敢去触碰四皇子。”

“就是啊!”那苏梦月掩着嘴笑了笑,“人家四皇子什么人物,有些人啊,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活该被四皇子一掌拍飞。”

朵姬听着她们那样编排自家小姐,气的眼睛通红,腮帮子鼓得紧紧的,好像随时都能冲过去打人了。

而苏梦叶只是淡定的喝着茶水,听她们叽叽喳喳半天,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只是淡漠的扫了苏梦晗一眼。

苏梦晗对苏梦叶讽刺嘲笑了半天,没得到一点回应,不由自主往苏梦叶那边看一眼,正对上面前人冷冷的眼神,她心里有些发怵,反射性的想要像以往一样一巴掌扇过去。

“你这傻子,怎么,我说你还不服气!”苏梦晗美眸一瞪,手一扬就要扇过去。

而苏梦叶,看到苏梦晗手指一动就已经看透了她接下来的动作。她心里只是冷冷一笑,也不闪躲,静待对方接下来的动作。

眼看那巴掌越来越近,苏梦叶假意要挡,另一手轻巧的在苏梦晗的腰侧一点,苏梦晗身子一晃那一巴掌也偏离了轨迹。

“啪!”一声响,巴掌准确的打到了脸上。

可却不是苏梦叶的脸。

苏梦晗看着立在旁边纹丝不动的苏梦叶,再看看旁边捂着脸的苏梦语,难得的有些不知所措。

“贱人,你为什么打我?”苏梦语捂着脸愤怒极了,本来只是看看热闹,没想到苏梦晗那女人借着教训苏梦叶,居然给了自己一巴掌!

“你说谁贱人?我是失手了,谁让你站的那么近!”

苏梦语盛怒:“失手?她在那边我在这边你跟我说失手?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她脸上火辣辣的疼,提醒着她自己受到多么大的伤害,“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前几天跟苏梦月说了些什么,我可是一清二楚!”

说完直接扑了上去,一通胡扯乱抓起来。

“那又怎么样,我说的那是事实!”苏梦晗被她一打,火气也上来了,凶狠的迎上去,与苏梦语厮打起来。

苏梦月在旁边出声道:“我那只是随口一说,你别当真啊!我们来是为了干嘛的,你们搞清楚啊,别打了,哎呀!谁打我?”

苏梦月本来看着两人撕打起来,心里笑个不停,嘴上还是要摆出一副和事佬的样子,劝着自己的好姐妹,但是那边的人已经打出火了,不知是失误还是怎么的,苏梦月也被谁抓了一下,生生的疼,苏梦月眼泪直接掉下来了。

摸到脸上的血,晓得自己引以为豪的脸被破了相,苏梦月怒火攻心,什么也不管了,尖叫一声就加入战局,三人打成一团,或抓脸,或扯头发,无所不用。

朵姬在苏梦叶身边,看着眼前厮打成一团的三人,再看看自家小姐淡漠的脸,简直目瞪口呆。

耳边听得外面有脚步声传来,苏梦叶稍微收敛表情,浓密的睫毛把眼神遮了个干脆,看不出一点情绪。

一群佣人鱼贯而入,两边列队站好了,中间才走出被人搀着手的摄政王妃。

正在打斗的三人新仇旧恨相加,打得密不可分,丝毫没有注意到进来那么一大帮人。

“都在做什么!打打闹闹成何体统,还不给我站好。”

↓↓↓↓继续阅读,请点击下面“阅读原”,或直接聊天对话框回复5201或书名《特工狂妃:绝宠痴傻五小姐》即可阅读全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