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晕车药价格联盟

医生手记——母亲的治癌经历

大象医友会2018-10-22 10:15:46


一转眼又是期末,刚刚过去的一个学期,对我来说,好像是一个世纪。

我和所有人一样,从小开始读书。研究生毕业后,就一直在某高校里面教书,每周上一到两天课。上课之余都待在家里,每天的生活就是看看书,写写字,喝喝茶,日子过得还算安逸,也算幸福。平时也会给附近的人看病,以针灸和中药为主。有时候找我的人多了,就溜到在山上跟着道家的师父喝茶聊天,偶尔也会去到佛家的寺庙短期禅修。

除了给人治病之外,对山医命相卜也略懂一二。十年前学成紫微斗数的时候,就看了下自己的八字,像我这种命格的,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明珠出海格。

主三:一,父母双全;二,清且明;三,这一世衣食无忧。

每年暑假我都会出一趟国门,度假或者旅行。

一、病发

现在把时光调回到2017年7月份了,当愉快的暑假开始的时候,我一般在给人家贴完三伏贴的初伏贴后,把第二次和第三次的三伏贴安排好,就出门了。

这次是飞的清迈,这是我第三次去泰国了。在清迈吃吃喝喝了几天后,我去到素贴山双龙寺闭关了12天,之后飞到苏梅岛玩了几天,坐船到帕岸岛参加满月party,之后坐船到涛岛考潜水证。

结束我的潜水课程后,有天傍晚我正坐在西立海滩边看日落边吃晚餐。忽然家里来了视频电话,告知老妈吃不下饭,还莫名的吐了好几天了。想让我回来带她做个磁共振。于是我就在第二天坐船下岛去春蓬,然后从曼谷飞回。老妈有多年偏头痛,我在家的时候,吃中药扎针灸就能缓解。

8月24号,我第一次带老妈去本地最大的医院做了磁共振检查,第二天检查结果出来了。这个时候老妈就已经走不大动了,从我停好车到医生办公室看结果那几步路,看起来很困难。但是医生见到我们后说,头部有几个小白点,开点药吃吃就好,3个月后来复查。

就这样回家,在家里我还是按照平时给她喝的中药煮起来,针灸也是肝胆经的取穴,但是,不像以前的那样,有效果。头晕呕吐反而加重了,每天都要吐。根本吃不下任何东西,包括稀饭

二.治疗

1.第一次住院

于是我拜托嫂子找熟悉的医生,于8月30号入住本地最好医院神经内科。从住进去的那一天开始,再也没能站起来。

做全身的体检,两天后的结果显示,脑部增强磁共振显示有阴影。生化血低钾2.83. 癌胚指数27.6.糖类抗原153为64.2。怀疑脑cancer,下一天做胸部的ct。出结果后,主治医生找我谈话,让我有心理准备,说是肺cancer脑转移。要马上做穿刺,然后放化疗。说是不做穿刺,就1到3个月,放化疗的话,可能3到6个月。之后再咨询过很多其他医生的意见,答案都是一样。

每一天都度日如年,第二天中午我干哥哥让我去找他同学,是胸外科的主任。他刚做完手术,看了片子后。说自己和我哥是很要好的同学,也把我当弟弟看待,他的意思是既然转移了,就没必要继续折腾了。反正现在也是每天吃不下,全靠点滴维持。我后来咨询了我大学同学的意见,他爱人在上海肺部医院,得到同样的答案,转移了,上海的大医院都不收了。

这段时间,是老妈最痛苦的时间,稍微动一下就要吐,而且吐的很凶,吃不下任何东西,每次吐的厉害,医生就给你一针镇静剂。效果就一个晚上,第二天,当脑袋开始发烫的时候,呕吐依然。

我们到今天也没告诉她得的是什么病,只告诉她脑血管堵塞的挺严重的。但是她自己当时应该是感觉到自己问题大了,每次闭上眼睛的时候,眉毛一直在动,神态也很恐慌。我就在这个时候,把自己多年前学的内关的那套修行方法传授给她,当我开始教她观察呼吸的那一刻开始,整个神态就安详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也已经开学了,主治医生说既然你们不继续治疗的话,那就出院吧。我周四周五要去学校上课,就和他商量等周六回来办理出院手续。于是我们在9月9日出院,出院时候钾3.2。

2. 在家

出院后,当晚就开始自己用中药调理,一开始以当归四逆汤做加减。

9月10号开始喝的中药为以下加减:

熟地15克,柴胡15克,黄芩10克,龙胆草5玉金15当归6川芎10桂枝10生半夏12 生附子12 炮附子10克 干姜10炙甘草15生硫磺12 牡蛎15龙骨10 桔梗15 茯苓10 移山参10。

16点左右有呕,无吐,脑袋发烫的局部放血,反应点比如右边发际线内红疹放血,右边脖子下面红疹放血。

放完血后针灸取穴以百会,涌泉,中脘,公孙,内关,足三里,之后疲倦睡去。

第一阶段后来取穴都以百会,前顶,廉泉,天突,巨阙,中脘,关元,臂臑,曲池,公孙,内关,合谷,风市,足三里,阳陵泉透阴陵泉,绝谷透三阴交 做加减。

这天是吃药的第一天,精神有所改善,居然不吐了,还能喝下淡盐粥。舌苔一直青黑。

吃药的第二天中午,居然能吃下面条。说自己很想做起来,居然真的坐在在椅子上上。我们都很高兴,以为能调。我们没注意下午坐得久了一些,当天傍晚的时候,去完洗手间,老爸一个人扶着,回来的时候,忽然晕倒在地上。眼睛上翻,当天晚上又开始吐。

再下一天开始,在家里约10天左右,只能说略有好转。精神状态也有好转,能吃下一点。但是几天后又开始吐的很凶。我当时明确清楚中药是可以的,只是怀疑吐了导致低钾,钾低了又开始吐,这样反复吐成恶性循环。

吐的那么凶,这个样子根本没办法去医院。还好有个表妹在中医院当护士,所以她我家抽了血,复查血钾。

3. 第二次住院

9月20日复查低钾2.9,癌胚23.83.糖类抗原153为82。病急先治标,遂住院中医院,当时想法很简单,借助西医手段补钾,然后每天自己煎中药带进去喝。然而想法很天真,一旦住院了,很多东西都不是自己能掌控得了的。

主治医生其实算是我一个师傅的大学同学,也打过招呼了。尽管如此,沟通依然不是很顺畅。因为我们自己带了点药,作为医生来说,确实会有意见。两天天后9月22号开始,头非常的晕炫,口苦,吃不下东西,呕吐,早上清醒,下午嗜睡,有时候神志不清,讲话不清楚,答非所问,眼睛也看不大清楚。看到的都是没有的东西。每天都有一段时间认不得人。到9月25号竟突然整个晚上不睡觉,精神极度亢奋,吃一点点东西就吐,连喝点奶粉都不行。找医生问的多了,医生护士竟然都说,你这个病,就这样的。

所以某人说在中国没有真正的贵族,是对的。如果硬要说有,那么传统的中医可能勉强能算得上。不信,你觉得自己是贵族,自己很牛逼,自己很有钱,你生个大病住院试试?开个玩笑撒。我们后来在省城住院,连搞卫生的大叔都可以大声对你呵斥,赶紧把那椅子收起来。

话说病来如山倒,真是一点儿也没错。

之前还曾经给别人治疗过脑cancer,效果都还不错的。主要方法有四:

1)脑袋发烫局部放血,针灸百会,涌泉。2)自制麝香矾石散(标准比例1:50),喷鼻子去脑子里面积水。3)全蝎蜈蚣打粉吃。

4)用中药,一般用四逆汤做加减,生半夏治至高之水,用炮附子强肾阳,用生附子强心脏的,心脏阳壮起来,有干姜,有炙甘草。干姜是,色白入肺,治疗心脏,要去治疗肺。所以心跟肺是连在一起的,所以当用生附子下去,心脏的热马上会回来,用干姜的时候,肺的功能马上就回来,所以有干姜和生附子在的时候,心肺不会衰竭的。个炙甘草护到了心脏,所以四逆汤下去心脏的温度就会起来。还要用生硫磺补名门火和里阳,让全身有多余的水分累积的,全部发散掉。

然而我们用常规的这四种方法,都没有起到很好的效果,热别是麝香矾石散喷鼻子的时候,以及全蝎蜈蚣打粉装胶囊吃的时候,因为刺激到,反而引发呕吐。在重病面前,需要是耐心和坚持。当然跟一开始剂量用的少也有关系。

话说回来,后面几晚晚上不但不睡觉,还手舞足蹈,力量很大,我们在边上陪护,一个人都已经抓不住了。有些亲戚过来看,都觉得不行了。老爸就说既然不行了,那就出院回家吧

4.省城第一次住院

9月27号出院回家住了一晚,当晚我弟弟托了个朋友联系了浙医某院。28号早上我弟弟先和他朋友过去,朋友关系很好,直接找到主治医生,简单说了治疗方案,说可以试试基因检测。

当接回我弟弟反馈的信息后,我们找一个医生朋友叫了一辆救护车,抱着一丝希望。当天下午就住院浙医某院的呼吸科,边上都是6个8个的大病房,给我们留的2个人一间的特需病房,心里想花了钱的,果然是不一样。

医生很牛逼,思路很清晰。大致说有几个方案,传统的穿刺放化疗,最多半年,而且人很痛苦,不建议做了。第二个方案,就是检测基因有没有突变,如果有,还能吃一段时间药。目前,他说自己根本没有做任何治疗,能做的,就是用脱水的药降低颅内压和安神的药晚上能睡觉。

不得不说医生真的是个好人,至少我个人感觉是这样。当晚就能睡,第二天各种检查,各种指标都变得不好,癌胚抗原已经升到200多,还说已经转移到骨头。但是治疗2天后能坐起来,也能吃东西,神志变得清楚,也能在我们扶着的前提下去洗手间。医生说是用脱水的药和安神的药能暂时起一点作用。

尽管医生反复强调,他没有给我们做任何治疗,就是脱水减低颅内压,自然暂时能不吐,但是,总有一天不能再脱的。但是正合我意,病急先治标嘛。家人都很高兴,已经一个多月没吃得下饭,忽然能吃东西了,老爸的意思是要走要吃几天饭再走。

然而10月1号的时候,基因检测的结果出来显示,没有匹配上,我们都很失望。再加上大医生都处于国庆休假状态,于是就在10.2号出院,又回家服中药调理。

5.在家

从第一次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我就知道唯一能百分百把握的,是真正的中九丸。早年开始看张觉人先生的《外科十三方考》,就惊为天人。当时我觉得虽然张老先生已经不在了,但是他儿子张居能现在80多岁,还隐居在四川,所以真正的中九丸一定可以在四川找到。从8月底到10月初,拜托了一些师父帮忙找,也拜托了一些道医,道士帮忙打听,终究是无果。辗转联系上一个朋友的朋友,前几年有幸拜访过张居能的。得到的答案是,张老早已经不再炼丹。 还说,你可以按照方法自己练,我虽然有时候有点孤傲,但是对于炼丹几斤几两还知道轻重,所以也不敢不知天高地厚去尝试。

之后我去中国期刊网找资料,把中国50年代到70年代用过中九丸的医生,而且写过文章发表的全部找了一通。山西有一个,电话打过去,告知老人已经不再了。东北有一个,人还在,但是答案是自己早就已经不用中九丸了。我说方便去找您吗,那边婉言谢绝了。

最后只能买山东梁某人的中九丸,他在网上卖这个,我早已知道,只是因为听说有是非,不敢轻易尝试,但是现在,我只能孤注一掷了。

出院前两天,可能脱水的药效还在,加上中药再继续喝,是不大吐的。10月3号我煮的要开始学古人热药冷服,放凉了喝,果然不吐了。

这个时候生附子都放一整颗大概20克,炮附子,生半夏也加到15克,硫磺20克,桔梗50克,甘草25克

我花了很高的价格从梁某人买到中九丸,4号就开始吃。老妈这几天精神好些就想吃这个那个,我们都尽量满足她的要求。4号晚上全家人还很开心在吃麦油脂,吃后一会儿喝了一碗药,又开始吐,而且到了深夜吐得更凶了,到了第二天5号早上就开始吐清水,和黄黄的水,应该是开始吐胆汁了。咨询了梁某人后,他说药得半个月才能起效。让我们继续吃,我们选择了相信。

当时思路理了一下,因为呕吐一直困扰着我们,所以我们寄希望于中九丸有效,希望能服用一段时间,然后去医院止吐。

6.省城第二次住院

10月6号的时候,大医生们陆续休假回来。我们就再联系了一下之前的医生,于下午又重新入住浙医某院,还是同样的医生,同样的房间,同样的病房。2次入住省城的医院,都没有喝自己的中药,这次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把最后的稻草寄托在中九丸身上。

而医生说第一次来我以为你们是做做样子给别人看,然而现在第二次又来,询问我们是否需要穿刺化疗,以及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流程。我们不能确定,他就继续脱水,止吐。终于到10月9号的时候,强烈止吐的药也不起效果了。10日查了血钾,又低至2.8.而这个时候,老妈也开始每天都说自己脖子后面痛,应该是转移到骨头开始痛出来了。

这个时候师父帮我联系了一个朋友,是同家医院脑外科的主任。我过去和他讨论,能否不要管肺,而做脑部手术的可能性。他明确表示不可能,虽然症状表现在脑中,但是根源还是在肺,何况现在都已经到骨头。还和我说:他老丈人去年也是这个问题,当时也做了基因检测,也是没有匹配上。但是他们深知放化疗的路子后果如何,所以当时还是决定吃基因的药,但是不到一个月,就走人了。

我在医生给我考虑的最后时间,告诉主治医生在我们不打算做穿刺后,他也就开始让我们出院。而情况也开始变得很不乐观,医生甚至说脱水已经不大起效,如果颅内压身高,压迫到神经,随时有危险。

我们还是寄希望于中九丸有效,在这过程中,打电话咨询。他的说辞从开始的半月起效,到后来的一个月起效,再到后来的一个半月起效。和我理解的中九丸偏差实在太大。我在给别人看重病的,开的药方一般一贴就能起效。而这种仙丹,也应该至少有这个功效。

我们和医生商量,因为我周四周五要去学校上课,就定10月14号周六出院。出院后准备去我同学所在县医院住院,然后继续喝中药。

我在10月11号周三晚上回学校上课,12号周四下午我就接到老爸电话,医生说病危,赶紧出院,不然可能回不到家里。于是我马上买最快的一班动车票,让同事送我去动车站。联系上妹夫,一起去杭州。。。

老妈的情况这么糟糕,中九丸根本没有起到应有的功效,到最后关键时刻梁某人开始不理我们。尽管我们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但是还是无奈的告诉自己这个结果。被骗点钱倒无所谓,可是浪费宝贵的救命时间真是不应该。本来我可以在家里继续喂中药,慢慢总能起效的。

之前看了很多人抗cancer日记,其中最为著名当属复旦大学于娟的生命日记,其中也涉及到晚期被人骗财的经历。看来这样的人不在少数,当你把某件事情当做最后的救命稻草的时候,不管多少钱,哪怕骗子骗术不是那么高超,我们还是很容易就选择相信。。。

三、回阳救逆

10月12号晚上我和妹妹妹夫到医院的时候已经8点多了。老妈完全昏迷,一天不见,竟然这样了,可见病情真的像医生说的,发展的很快。一点声音的发不出来。医生已经下达了病危通知书,让马上出院。所以尽管不是工作时间,也顺利办理了出院手续。

我们当晚就开车回家,到家里已经12点多了,发现这个时候老妈大小便已经失禁,手脚冰冷,搭脉已经一息十至,各种症状都显示阳要脱。我妹妹忙着给老妈换衣服擦身体,我就开始准备煮玄武汤。

从一开始发病,我就知道每步应该怎么走。最后急救的,不到万不得已不想用这样回阳救逆的药,因为结果很清楚,是半死半生。但是一路走来,不得不用了。方子就是大剂量的四逆汤做加减,只不过我这里炮附子和生附子同用,生附子用于强心阳,炮附子用来固肾阳。也就是李可李老破格救心汤加上大剂量生附子,生半夏和生硫磺,只能靠这么多玄武来帮忙了。这个时候,药越简单越好。

第1天次方子如下:

炮附子150克,生附子3枚 约50克,干姜60,炙甘草60,移山参4根,山茱萸60,龙骨,牡蛎30克。生姜9片,红枣10颗。

嘴巴也张不开,只能用一根吸管从嘴巴边上的缝上掰开滴进去,或者从鼻子里面滴进去,一边喝,一边开始吐痰,是乱吐的那种,一直到凌晨4点,第一帖喂完了,痰也清的差不多了。这个时候,摸老妈的手,已经开始转暖。于是去休息一下。

稍微睡了2个小时多一点,第二天10月13号早上7点起来一看脉降到一息8至了,心想有效果。于是继续煮药,附子逐日叠加。

炮附子180克,大生附子3枚 约60克,干姜60,炙甘草60,移山参4根,山茱萸60,龙骨,牡蛎30克,加生半夏40克,生硫磺50克。生姜9片,红枣10颗。

到晚上18点的时候,居然开始吃饭了,当晚喝了半碗粥,吃了几口菜。

虽然大小便仍失禁,但是此时大便已经从下利变得成形,阳回来能固住的表现,都是好转的象征。

10月14号,左手脉一息8至,右手已经一息7至了。

早上起来能回答我们的话,神智略有好转。于是继续煮药附子逐日叠加,因为一直在打嗝,肾脏要衰竭的象征,所以加了点茯苓。

炮附子200克,生附子4枚 ,干姜60,炙甘草80,移山参4根,山茱萸60,龙骨,牡蛎30克,生半夏50克,生硫磺60克,茯苓30克。生姜9片,红枣10颗。

这个时候手又变得有点冷,应该是有所反复。心想,如果炮附子这个量还不够,明天只能再继续重用生附子了。

喝了药后,打嗝次数明显减少了,中午12点,自然入睡了。我也去午休一下,到14点左右的,妹妹过来叫醒我,说老妈不行了 。

我下来一看,整个手捏的紧紧的,眼睛有点上翻,说不出一句话。我一看就知道是附子用太多中毒了,瞑眩反应来了。应该是好事,古书都说药不瞑眩疾弗缪。然而老爸觉得不行了,把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叫上,开始准备后事了。我也没有时间和他们解释。就赶紧煮解毒的药。

急煎:

蜂蜜,甘草150克,防风,黑豆75克。

煮开的时候就开始喝,还是用吸管来滴。过了好一会儿,毒解了。表现为大小便超多的尿了一床,这个时候已经包了成人尿不湿,不但整个尿不湿全部尿湿,还把边上床单被子湿了一大堆。这个情况,和古书以及一些前辈记载的医案相符,我心里想,药有效果了,大量的寒湿化出来的必然结果。

果然,晚上能吃几口混沌,吃完后就睡,一直呼呼大睡到早上6点半。一直在打呼噜,这一夜我让老爸去休息,我来陪夜。她从8月底发病至今,第一晚睡得那么香,而我因为心事重,加上老妈睡得太好,一直在打呼噜,居然睡睡醒醒,没有深睡眠。

四、初步稳定

1.救逆后第一周

10月15早上起来有大便意识,说明肾阳回复,双脚也开始变暖,神智也开始有点清醒。左手脉一息7至,右手一息6至,慢慢平缓下来。原来病发前心跳正常的,自从住院挂针后,心跳就有早搏现象,现在也有好转。

中午吃了4个大扁食,胃口有恢复迹象。下午15点40,有小便意识。因为有大小便意识,所以就拿掉尿不湿。但是中午吐了一次,晚上还吃药又吐了一次。这个时候把附子量降下来了。

炮附子150克,生附子3枚 ,干姜60,炙甘草80,移山参4根,山茱萸60,龙骨,牡蛎30克,生半夏40克,生硫磺50克,茯苓30克。生姜9片,红枣10颗。

16号起来喝药,舌苔中央还是焦黑,这几天每天都有小便一次。为了解决吐的问题,我们想了很多办法。辗转找到范师傅,他已经60多岁,退休好几年了,是李老一个徒弟,目前也处于半隐居状态。他有蒸馏的浓缩液,每次一次小瓢羹就可以。大约5毫升。他就用这个治愈了一部分cancer的病例,改善了很大一部分患者的生存时间和生活质量。

于是我把家里事情安排一下。一大早我和弟弟出门,开了一天车,找到范师傅。花了不菲的价格买了2瓶浓缩液。我从老妈病发第一天开始就准备了一个笔记本来记录,这个派上用场。我们在范师傅家喝了半个多小时茶,把之前的治疗思路和他沟通了一下。又闲聊了一会儿,他送我们出门的时候,我感觉他欲言又止。终于他说其实我用的方子已经比他的浓缩液好多了,最好以我们自己的药为主,他的为辅。还把配方告诉我,我后来在他的配方基础上,在加了我自己的一些东西,效果还可以。

这一周还是吐啊吐,一般每天都要吐2次。她脑子清醒后就不想吃药,我们就用针筒抽了药,然后从牙齿里面打进去。这个时候妹妹已经把工作辞掉,专门在家里照顾老妈。

2.第二周开始

下一周10月21号开始,以下加减:

炮附子170克,生附子40克 ,干姜40,旋复花20,代赭石80,炙甘草90,移山参3根,山茱萸100,龙骨,牡蛎,磁石各30克,生半夏50克,生南星30,生硫磺50克,茯苓50克,白术50,桔梗100。

偶尔会大椎,风府,t5,t6 椎 放血。呕吐略微有点好转,舌苔焦黑退去一些。我们加了酸枣仁100克,希望可以用中药安神,停用一直用西药安眠药阿普挫伦。但是酸枣仁起不到效果,所以这个时候还是每天需要用阿普挫伦才能入睡。

这个时候精神也在好转中,到24号的时候,一般早上都能自然睡到8点半,脉已经一息6-7至,完全搭不到早搏了,舌苔的青早已退净,黑也持续的退去一些。

10月27号开始,发现舌苔黑色大致退尽,而且新的舌苔产生出来。但是还是会每天都吐。这个时候针灸基本以下为主:

合谷,曲池,内关(或外关),中府透云门,天突,巨阙,关元,中脘,足三里,三阴交,足临泣,侠溪,行间,太冲。

中药就加了生地80,柴胡70,黄芩40,黄芪50,麻黄10克。

这个时候,我们已经用范师傅的配方,加了一些自己的东西,做了自己的浓缩液来服用,每次只要3-5ml,也收到一定的效果。

10月28号一整天没有吐,家人都很高兴。

但是29号又吐了,30号又吐了。30把耳朵一些青筋突出的反应点放血,右前额反应点放血。药里面开始加了些当归,川芎,丹皮,桃仁各15克。一切都在慢慢好转当中。

3.再小心也不为过

正当在逐渐转好的时候,11月1号,我们没注意。她居然自己起来去上厕所,摔倒了,把喝的药全部吐出来,吐了一地。我老爸发现的时候,她还自己爬到沙发上。

说来有点蹊跷,从10月份开始,一般的朋友过来我这里抓药的,我都婉言谢绝了。中间除了一个好朋友的亲人,被医院宣告不治回家,临危。我带玄武汤过去天台救人出门两天之外。基本都在家里,也断绝了一切应酬,娱乐。我妹妹也辞职了来照顾老妈,应该说处处是很小心的。但是这一天上午有个很亲密的朋友过来抓药。我让老爸不用过来帮忙,偏偏他大意的以为老妈趟床上没事的。结果就一次就出事了。

这次事情后,我们买了监控,随时在手机上可以看。给床买了护栏,以防止此类事情再次发生。这下摔得不轻,本来可以都看到曙光了,又重新开始,要把脑子里面的淤血排掉。所以加了补阳还五汤来排淤血。

11月4号吃完药吐了几口,但是这次明显是清出很多痰。这段时间的药基本上以下加减了,玄武已经叠加到比较重了:

炮附子250克,生附子75克 ,干姜70,生半夏80克,生南星30,生硫磺100克,桔梗100,炙甘草100,移山参4根,山茱萸120,龙骨,牡蛎,磁石各30克,麻黄,丹皮,桃仁,川芎各15克,红花10克,地龙6克。

11月4号吃完药吐了几口,但是这次明显是清出很多痰。这段时间的药基本上以下加减了,玄武已经叠加到比较重了:

炮附子250克,生附子75克 ,干姜70,生半夏80克,生南星30,生硫磺100克,桔梗100,炙甘草100,移山参4根,山茱萸120,龙骨,牡蛎,磁石各30克,麻黄,丹皮,桃仁各15克,红花10克。

就这样,一直到11月12号那日,大便出来很多像漆一样的淤泥,初步判断是里面的淤血化出来了。晚上睡觉还是需要阿普挫伦安眠。吃饭改善很多,本来都是青菜汤下饭,现在要吃好吃的东西,炒肉什么的。到了14号开始会吃猪脚的瘦肉。

11月15号,又疑似瞑眩反应,煮生甘草,蜂蜜150,防风,黑豆75克,缓解。第二天开始附子量降下来。

到11月17号晚上,出现体热,面赤,汗出,这么重的阴实之证,居然出现太阳表征,明显阳气来复的象征。第二天开始去麻黄,加桂枝,白芍,此刻初步判断暂时稳定下来的可能性大。这个时候头部已经很少发烫,说明脑部的病兆已经清除的差不多了。

五,相持阶段

1.相持阶段第一个月11月18到12月7号。

果然18号早上6点半一看,小便失禁,拉了一床。像上次一样,要里面的寒冰化掉,来不及排才会这样。因为判断初步稳定,可以进入相持阶段。

所以开始用方三生饮做主方,醒神开窍,治疗骨转移的部分:

生附子30克,生川乌30克,生南星45克,生半夏40,生硫磺60,紫参30,木香10,麝香0.3,炙甘草70,蜂蜜30,防风,黑豆,熟地30,移山参3根,黄芪120,当归30,桂枝,白芍40,川芎40.

生附子逐日叠加5克,至65克为度。2天后去麝香,黄芪慢慢减少至80克,当归,桂枝,白芍慢慢减少至25克。一周后加丹皮,桃仁,白术,茯苓15克。后来柴胡25黄芩15克。

期间因为家里自己煎了红糖,每天下午点心,妹妹给她煮红糖核桃调蛋,慢慢的饭量增加。我们为了防止她吐,现在都是早上饭前喝一碗,果然不怎么吐了,一般2-3天还是偶尔吐一次。疼痛从一开始用三生饮开始,就持续减轻。本来每天早上起来都喊脖子疼,慢慢的已经好久没听她说过了。

就这样一直到12月初,还是要用针筒喂药,还是要用阿普挫伦安眠才能入睡。

2.第二阶段 12月8号至今。

12月份开始,她就能自己喝药,也就不需要针筒喂药了。呕吐开始稳定下来,有时候几天会吐一次,有时候表现好就很长几天都没吐,基本上头部已经没有发烫的现象。从8号开始,晚上不吃阿普挫伦安眠药也能安然入睡,也就停掉了10月份以来唯一还在吃的西药。明显阳能入阴了。白天都是能搀扶着走几步路。

每天有太阳就晒晒太阳,生活就是吃喝拉撒睡。经过这段时间,我也对很多事情都看淡了,每天都是陪着老妈,这段时间看的书比任何一年都要多,什么书都看。有部分是以前看过的好书,温故而知新,有很多收获。更多是新买的一些书,一直想看的书,都静下心来慢慢看。

这段时间,成长了很多,也成熟了很多。

中药大概是稳定成这个样子:

生附子50克,生川乌30克,生南星40克,生半夏50,生硫磺70,紫参30,木香10,炙甘草60,蜂蜜30,防风,黑豆,熟地30,移山参2根,黄芪60,当归15,桂枝,白芍,川芎20,丹皮,桃仁,白术,茯苓15克。

针灸基本以下为主:

第一天躺着扎:

合谷,曲池,内关(或外关),中府透云门,阳陵泉透阴陵泉,三阴交,太溪,足临泣,侠溪,行间,太冲。

第二天趴着扎:

风府,风池,大椎,T4t5t6的压痛点,命门,肾俞,痞根(治一切肿瘤),

阴谷,委中,复溜,消积。

如此重复,偶尔大椎附近压痛点,t4t5t6附近压痛点放血,疼痛慢慢改善。

一直守方至今,略微有所加减。

从检查出来至今,已经有5个月了。未来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一路走来,得到很多亲朋好友的帮助,在此一并谢过。至今日,有遗憾也有收获。遗憾的是面对至亲,一开始没有下重手,药剂量不够重;高兴的是一开始医生说不会超过3个月,而且一定会越来越差,而实际情况显示,10月份回家后,是越来越好的表现。不但时间上,有5个月多了,而且能吃能喝能拉能睡,手暖脚暖。对我们家人来说,已经很欣慰了。

仅以此文,和大家共勉,且行且珍惜。

2018.2.17 正月初二

一转眼就过春节了,初一就不吃药了。最近也初步稳定下来,所以也很少打针灸,慢慢都减下来。基本上,颈部的疼痛有所改善,腰还是会抱怨有疼痛。偶尔也还是会吐一次,头发烫现象基本没有。能吃能喝能拉能睡,手暖脚暖。

药方就基本稳定在:

生附子50克,生川乌20,生南星40,生半夏40,生硫磺60,木香10,乌药30,炙甘草70,移山参2根,蜂蜜20 ,干姜,防风,黑豆,熟地,当归,桂枝,白芍,川芎,桔梗,紫参,茯苓各30克 ,黄芪70克,龙骨15,牡蛎30,旋复花10,代赭石50,吴茱萸10,苍术15克。

 ▍版权声明:

○ 本文摘自百草居论坛,作者:南冥一贴。由大象医友会校编发布,尊重知识与劳动,转载请保留版权声明。

○ 版权归创作人所有,我们尊重著作权所有人的合法权益,如涉及版权争议,请著作权人告知我方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