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晕车药价格联盟

以后我养你

每天读点故事2018-07-14 07:08:57

你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卞小安

止转载

“你呀你,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你妈,我脚动一下都疼,你也不知道劝我不要做饭了,还吃得心安理得。”

1.你凭什么瞧不起我

八月初秋,大风还在和夏天最后的炎热对抗,周淮安站在门口,手里拿着扇子,门口的快递员已经把红色封面的邮件递了过来。

她机械地签收,拿着录取通知书,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高考结束之后,周淮安陷入一种很奇异的状态,很难有什么事情让她开心或者难过。她的录取结果是别人提醒了才去查到的,而现在她手里握着通关文碟一般可以通往另一个城市的录取通知书,大脑也仍然一片茫然。但是莫名其妙的,头就疼了起来。

为什么忽然她有种恐慌的感觉?

周淮安的妈妈从卧室里走出来,“什么快递?你又在网上瞎买什么了你……”

妈妈张婧芳年轻的时候顶漂亮,笑起来脸上有两个梨涡,以前张婧芳常常得意地和周淮安说:“你爸周军看上我,就是因为我爱笑。”

后来家里做起了生意,周军和张婧芳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越来越多,婚姻开始出现裂痕,最终还是走到了尽头。

那是周淮安高二的事情了。

那时周淮安在外地上学,对家里一无所知,只是有一天她深夜从自习室回来,发现居然收到周军的一条短信。

她很诧异,周军是从来不给她发短信的。打开看了,里面是“照顾好自己”云云,最末是一句“我和你妈妈今天离婚了”。

当时深夜十二点多,四周都黑了,她毫无知觉地看着发着蓝光的屏幕,像是忽然被谁狠狠打了一拳,头晕乎乎的,一个汉字都不认识。

之后的分班考试,她被分出实验班,从此成绩一落千丈。

张婧芳后来一直埋怨她,“你数一数二的成绩,去了大城市最好的高中念书,结果考个二本回来,你让我多丢脸!”

周淮安冷冷听着,也不答话,过了一会儿张婧芳就不耐烦起来,骂上几句。

就像现在,她久久没动,张婧芳果然柳眉一竖,“问你呢。”

周淮安也不回答,直接把通知书递了过去。

女人微微一愣,看清了是什么之后才笑了起来,“你这孩子,不早说。”利落地撕开了封皮,却在看到里面的一张白单子时微微怔住。

周淮安凑上前去瞟了一眼,学杂费列成表样样清晰,她忽然一下子明白过来,刚才自己为什么恐慌。

面前这个女人——她的妈,肯不肯给她交学费?这个硕大的问号,让她再一次头疼起来。

张婧芳果然开始喋喋不休地埋怨说:“你说你考这个破学校,学费这么贵,我告诉你,这学费我不会全部给你出的,你先找你爸去要。”

周淮安一言不发地看着她,张婧芳忽然火了,重重地推了她一把,“就知道瞪我!”

周淮安没留神被推得摔了一跤,尾椎骨磕到地板上,疼痛一路延伸到脊椎去。

绝望一瞬间铺天盖地,她忽然恶意地扬起头,狠狠地看着张婧芳,“你现在还不是在用我爸的钱,你有资格说我?”

张婧芳的脸色在这一秒钟变了又变,半晌才吐出来一句,“你敢瞧不起我?你凭什么瞧不起我?这是我家!不想待着就滚出去!”

周淮安瞥了她一眼,费力地把着墙站起来,狠狠一摔门,走了。

门后传来张婧芳更大声的斥骂,“周淮安你有本事了!你滚了就别回来!”

周淮安一步一步地走下楼梯去,气极了,反而笑了。

衣兜里的嗡嗡声,响个没完,她拿出手机,刚接了电话,那头一个好听的男声就说道:“周淮安,同学聚会你忘了?就等你了,快来快来!”

“卢家迎,你们去吧,我……”她呼了口气,压着嗓子想要拒绝。

“快来,好不容易聚一次,不许不来。”

一句话给她噎住,那边嘈杂嬉闹的声音隔着电话传过来,让她一瞬间回到现实似的。她忽然松了口气,好像家里种种屈辱和寄人篱下都不过是刚才的一场梦。她费力地扬起一个笑容来,好像这样能让语气轻松一点似的,“你们在哪里?”

2.你怎么不向你妈要呢

KTV里五颜六色的光闪得周淮安不敢睁眼睛,刚一进来,卢家迎就率先叫起来,“来晚了,唱歌!唱歌!”

周淮安摇了摇头,很不合群地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地看着别人玩闹。

卢家迎一屁股坐到她旁边,“怎么了妞?”

卢家迎穿着价值不菲的品牌休闲服,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她忽然很嫉妒他的无忧无虑。

只是卢家迎情绪正高,还浑然不知地笑着,“我们明天去打真人CS,一起吧?”

“不去。”

“为什么啊,淮安,好歹咱俩五年的老朋友啊,这么不给面子,等过完暑假上了大学真就各奔东西了。”口音里带着丝丝委屈,难为他一个一百八十公分以上的大男生居然在这里撒娇。周淮安不耐烦起来,“说了不去了。”

“为什么?不会是因为钱吧,全程我请,包吃包玩,还有美男相伴,怎么样,考虑考虑?”

卢家迎欠扁的脸迎上来,周淮安忽然发起火来,“你有钱了不起?!不去不去不去!”

卢家迎被吼得往后一躲,不依不饶地缠上来,“呦呦呦,发什么脾气,请客你还这么生气,好不容易聚一次,不许再挂着这张晚娘脸了,看着就来气。”

周淮安听了,呼啦一下站起来,心底的委屈终于忍不住了,“你懂什么,你以为我愿意摆着张晚娘脸!你不喜欢看我走可以了吧?”

说着,一把推开手足无措挡,在身前想安慰自己的卢家迎,就要绕过众人开门。

卢家迎慌乱之中,一把握住她的手,“喂,周淮安你哪根筋不对?”

周淮安没说话,单薄的肩头背对着他不肯回身。卢家迎叹了口气,拽着她拉开门出去。可是眼光才望上她的脸,他整个人就慌了。

“我错了,我说话混蛋惯了你别当真,淮安,你别哭啊……”

哄劝了半天,周淮安只是哭得更厉害,卢家迎渐渐没了主意,周淮安却忽然捂住眼睛,低低说了一句,“是我错了。”

他有钱,他不愁学费,他家庭健全,所以无所顾忌可以肆意玩闹,可以把她当成排遣寂寞的朋友。她那么难过,那么无助,他却还能哈哈笑着上来约她出去玩。他对她那么好,她居然还嫉妒他。

周淮安,你真不善良。

她抽了抽鼻子,“对不起卢家迎,我有病,你别管我。”

她这么不善良的人,嫉妒别人的快乐,还乱发脾气,真是糟糕透了。

“对不起。”像是这辈子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似的,她又慢慢重复了一次,然后飞快地转身跑了。

周淮安逃也似的离开KTV,站在大街上不知道去哪儿,拿出手机,迟疑了很久才给周军打电话,小心翼翼地问:“爸,我们要交学费了……”

“你怎么不向你妈要呢?爸离婚的时候,财产不是都给她了,爸没有钱了。”

“妈说……让你交一部分。”

那头的声音陡然大了起来,怒不可遏,“你让她死了那条心,学费就该是她交!”

周淮安整个人怔住,她想看看通讯录,心想一定是打错了,可过了一会儿,周军放缓了语气,又变回之前那个熟悉的人,“我不是不给你交,你妈妈是想坑我的钱。这样,你去告我吧,等法院判下来,怎么判我怎么给好不好?”

周淮安忽然很想笑,她也的确笑了,可是嘴一扯,眼泪就唰地淌下来,还没等她说话,周军又说道:“只能这样了淮安,你先去告我,我等着法院判。你别怕,她肯定会给你拿学费的,她真的不给你拿,爸爸就去告她。”

她终于连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

周军不是开玩笑,他是真的要她去告他。

她手里拿着电话,有一瞬间,真希望来来往往的车把她撞得头破血流,这样她就不用面对这场闹剧。

她站在栏杆外,慢慢走向马路的脚步停下来。她也曾经是父母捧在手心,舍不得受一点委屈的宝贝。她也曾经是个人人羡慕,光鲜活泼的小可爱。

那些平凡的幸福,她都有过,却在刹那间崩塌。

那时候他们一家已经从乡下搬来城里住,每当周日晚上,她和张婧芳就在家里听着楼下的摩托车声,听到声音最大的,就知道是周军骑着摩托回来了。

如果车后面有东西,那一定是爸爸买给她的书。

她喜欢周军把她抱在膝头说“我们家姑娘最喜欢看书,长大了肯定有学问”时,口气里满满的宠溺,而妈妈就会点着她的额头,笑骂道:“和你爸一样,迟早成一个书呆子。”

中秋的时候,夜里周军骑着摩托载她和张婧芳追月亮。高速公路上只有他们一家三口,一路朝着前方的月亮追过去,周军一直问她俩,“够不够大了?”

已经三十多岁的大男人,却带着妻女做这么幼稚的事情。张婧芳温柔地环过小小的周淮安,搂在周军腰间,风很急地吹过发丝,呜呜作响,可是她觉得很温暖。

直到那月亮大得晃眼,她有些害怕了,才在他身后轻轻地说:“爸爸,我不看了,我们回家吧。”

“好,我们回家。”

妈妈把她抱在怀里,三个人在小小的摩托上,朝家的方向回去。

后来每年的八月十六,她看着月亮,都会想起那一年那一夜。

像张爱玲笔下那十几年前的月亮一样,它照着过往的一切,任星霜屡变始终不改。

可是,十几年前的一切,都已经不复存在。

3.考虑你?谁考虑我啊

周淮安照着百度来的地址,站在本地法律援助中心的楼下时,踌躇了半天都没敢上楼。

那发红的大牌子上写着“康薇律师事务所”,她犹豫了一下先打了电话过去。

“您好,是康律师吗?”她说着上了楼梯,站在铁门的门口,忽然门开了,她和出来的两个人猝不及防地撞了面。

周淮安手一僵,他怎么在这里?

“你怎么在这里?”卢家迎先她一步问出来这句话,忙不迭伸手拉住转身下楼的她,“还生我气,见了我就走。”

周淮安被迫回过身,手里还拿着电话。

卢家迎身后站着的女人正将手机慢慢放下,扔回包里,朝她轻轻点了点头,“我是康律师,你找我有事吗?”

卢家迎更诧异了,“你找我妈做什么?”

“我打错电话了。”周淮安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出戏,囧得满脸通红,向康薇一点头,“阿姨好,我……我先走了。”

如果早知道康律师是卢家迎的妈妈,她死都不会来这个法援中心。

康薇对着她背影淡淡说了一句,“本地就一个法律援助中心,你不找我,要找谁去?”

周淮安僵了僵,不知道该不该迈下一步,她回头,看到康薇眼底有淡淡的安抚之色,“孩子,进来说话。”

周淮安很久没有这么痛快地倾诉过了,如果没有卢家迎在场,一切就完美了。

康薇很擅长捅到别人心底深处去,把东西都挖出来,却又不让人觉得被侵略。在对方引导下,周淮安很快把父母离婚后一系列让她困扰和痛苦的事情,倒豆子一样倒了出来。

卢家迎听到最后,异常愤怒,“这还是成年人能做出来的事情吗,又不是没有钱,为什么都不肯给你交学费?”卢家迎的思维里,这简直是没办法想象的事情。

周淮安眼眶一红,看向康薇,“阿姨,我现在该怎么办?”

“你满十八岁了么?”

周淮安忽然意识到自己成年这一事实,窘迫地点点头。

康薇叹了口气,“其实这种情况,就算你真的起诉你爸爸,判下来的抚养费也是远远不够交学费的。你已经十八岁了,法律上他们已经没有义务,我还是希望你能和父母好好谈谈。这件事,法律无法妥善解决。”

周淮安开口分辨,“如果能谈,我早就谈了,可是这件事他们拒绝妥协。”

康薇只是说道:“你没有尽最大努力去尝试,怎么知道他们一定会拒绝?”

周淮安回家后,委婉地转述了周军的话,心里想着,一定要好好谈一谈。她不相信,妈妈一点也不顾她的感受。

谁知张静芳冷笑骂道:“那就起诉他,看看丢谁的人。他是你爸,你别做梦我会承担学费,他想和我杠,我绝对不会让步。你就这么和他说。”

周淮安站在原地,很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和他赌气,考虑过,我有多为难吗?”

张婧芳整个人似乎一僵,三角状的眼睛慢慢挑起来,短暂的沉默让周淮安心惊肉跳。可过了一会儿,张婧芳居然笑了,咬牙切齿道:“考虑你,谁考虑我啊?!我现在除了钱,谁也不认。”

这一刹那,周淮安看着妈妈空洞而狂躁的眼睛,想说的话再也无从出口。

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想要爸爸不好过;我知道你不是不想给我交学费;我知道你现在只是精神状态不好无法控制自己,你并不是真的想打我骂我。

我都知道。

妈妈,我都知道啊,妈妈。

可是周淮安张了张嘴,口型哑然僵在那里,忽然发现,她已经很久没有喊一句,妈妈。

是什么时候,连这种本能,都在一日一日的摩擦和吵骂对立中,渐渐被消磨得所剩无几。

那个来到这世间最初学会的字节,无论心里呐喊了多少次,却都在即将出口的那一刻,全数阵亡。

沉默了很久很久,周淮安终于忍着泪,说道:“你这种状态,我怎么和你一块生活下去啊?!”

张婧芳很快地说了一句,“那就滚。”

4.他们都想我滚,他们不要我了

张婧芳说“滚”说了无数次,可这次周淮安是真的滚了。

她收拾东西住到了周军那里,搬过去之前,她和周军通过电话,周军说:“平时家里没有人,买楼的时候就给你留了房间了,你想住多久都行。”

很好,周淮安颓废地想,至少安静。

搬过去的第一个晚上,她准备了好久想要和周军好好谈谈,像康律师说的,父母怎么会不在乎自己的孩子呢。

她坐在沙发上一直等,门开的时候她刚要喊一声“爸”,却在下一刻咽了回去。

门口赫然是两个人,周军和一个年纪很轻的陌生女人。

“淮安啊,叫阿姨。”

周淮安凌乱了,她很想问,你不是说家里平时没人吗?

可是,她太怕从周军那里听到一句,张婧芳常说的“不愿意住就滚出去”。

那就太难堪了。

周淮安一颗心翻来覆去,一瞬间有些窒息,连表情都不知道该摆成什么样子。她极力镇定地向他俩点了点头,自己回到卧室去了。坐在床上的时候,连她自己都开始佩服自己的淡定。然后她默默收拾东西,趁他们回卧室的时候,静悄悄地掩上门离开了。

夏天的夜晚还是很热,周淮安的心突突直跳,背着一个硕大的书包,里面塞满了各种日用品。她整个人恍恍惚惚,掏出手机来翻遍了电话簿,最后还是给卢家迎打了过去。

“淮安?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卢家迎那边的声调软软的,像是被吵醒。

周淮安本来想找人陪自己去网吧,这下子心里过意不去了,抿着唇默了一会儿,“没事,你接着睡吧。”说完,就挂了。

没一会儿,那边又打了过来,“你有事淮安,我已经起床了,你在哪,我现在去找你。”

周淮安在附近一个网吧下了车,她听着电话那头的人不容拒绝的声音,动摇许久。

理智告诉她,你不要给人添麻烦,可是这一刻她真的太害怕。她呆呆地站在街上,看着行人往来,可是天地间,好像忽然间就只剩下她一个人。夏天这么热,她却觉得有股凉气,从脚底板冒出来,让她浑身发冷。

她吸了一下鼻子,两行泪无声滚下来,“我在红珊网吧。”

周淮安随便找了个包厢包夜,心里一阵一阵闷痛。

原来无家可归,是这种感觉。手机在包里震动,她拿起来看到周军的名字,按掉了继续上网。

反正他们不会担心。

周军会以为她回了张婧芳那里,张婧芳一直以为她在周军那里。

所以她即使今天晚上在这个地方死了,他们都不会知道,他们也不会在乎吧?

卢家迎推开门进来,走过来蹲在她旁边,握住她的手,“别哭了,淮安。”

她还以为卢家迎开玩笑,她想开口反问,谁哭了,嗓子却哑得不成样子。

太难看了,她默默地想,她今天的样子真是太难看了。

卢家迎眼眶红红的,疼惜地看着她,“淮安,别哭了。”

重复的这句话却像拉开了一道闸门,她所有不堪忍受的情绪都倾泻而出,化成了寂静中沙哑而颤抖的一句话,“卢家迎,他们都想我滚,他们不要我了。”

男孩沉默地望着她,没有说话。他坐在她旁边的沙发椅上,轻轻握着她的手,陪了她一夜。

5.原来这场闹剧,她也有份儿

周淮安顶着一双红肿的金鱼眼,被卢家迎送回了张婧芳那里。

她本来不想回来的,可是卢家迎静静地按着她的肩头,问了一句,“她生你的时候流了那么多血,现在你不过还了点眼泪,有什么好委屈的?”

她以为,他会哄她,会站在她这边,却没料到他说出这么一句话,反驳的言语本已到了唇齿间,却在那一刻湮灭无声。最终,乖乖任他送她回家。

她推开门的时候,张婧芳如忽然傻了一样,看着她,动也不动,明知故问地说了一句,“淮安你回来了?”

周淮安一言不发地回到房间,关上了门。

“淮安,淮安,你和妈妈说句话,好不好?”

周淮安躺在床上,听到张婧芳一面叫自己,一面敲着房门,可是浑身像是进入休眠一样,想要动,却无能为力。她心里知道,或许起来,走过去,开门,张婧芳就心软了,肯妥协了。可是这一刻,思维连着肢体,都死在这个炎热的初秋。

敲门声渐渐弱下去,像很久之前她不肯去幼儿园,被张婧芳带回家里来打了一顿,她整个人被打得失去了知觉,傻傻地看着她,然后跑回屋子里死死关着门。门外有着柔声细语的哄劝声,“淮安,妈妈错了,妈妈不该打你,你出来和妈妈说句话好不好?”

她过了很久,才敢和她说一句话。很久之后的某一天,她还抓着她的手,问:“妈妈,你以后还那么打我吗?”

她是那样怕疼的人,被人伤到,就缩到壳里不肯出来,等时过境迁了,疤痕长好了,才敢重新面对,但却会一直,心有余悸。

第二天周淮安带着手续又来到法援中心,康薇看了她很久,才叹了口气,一言不发地整理文件。过了一会儿,她告知她,缺少一张离婚证明,和离婚时的财产分配证明。

她刚刚要打电话给张婧芳,号码按着按着,就走了神。

那张离婚证出现之前,是什么情况来着?

周军和大多数没文化的北方男人一样,一吵架就喜欢动手,张婧芳总是挨打。

他们离婚之前,张婧芳似乎还挨了打。周淮安假期回家,发现张婧芳一只脚是瘸的,可那时候她整个人都恍恍惚惚,也没有表现出怎样的情绪,头脑竟然是一片空白。

张婧芳虽然生着病,但还是给周淮安做饭,做饭的时候总是唠叨。

“你呀你,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你妈,我脚动一下都疼,你也不知道劝我不要做饭了,还吃得心安理得。”

她听的时候没在意,心里想,还不是你自作自受,要不是你天天找茬,打电话过去骂他,他怎么会打你?这女人作起来没完没了,连她都受不了,更何况是她爸爸?

晚上看着她一把一把地吃处方药,周淮安只是冷眼旁观,也没说过给她倒杯水,为她打个下手。甚至,从来没有问过一句,这个药吃这么多,苦不苦?她只是麻木了。

起初他们打架,她还会劝两句,后来两人打起来战火绵延,到处都是战场。她就把自己房间的门一锁,“别打到我这里来。”然后,摔门而去,躲开烦心的一切。

可如今,她还在埋怨他们不懂得保护她,不懂得关心她。她还在埋怨,他们为了推脱责任而演出的这场闹剧。她手一滑,电话摔到地上,只觉得眩晕中发了一身的汗。

原来这场闹剧,她也有份。

6.爸要结婚了

那个电话最终还是没有打出去。

她心灰意冷地回家。

在卧室虚掩的门里,有隐隐啜泣声,她站在门口没动,过了一会儿,眼睛红红的张婧芳走出来,把一个存折放到她手里,“我们不去起诉了,好不好?”

她手里拿着存折,忽然冷笑了一下,把那红色的本本回手扔在了地上。在张婧芳震惊的眼光里说了一句,“从今天开始,我谁也不求。”

她知道自己在赌气,可是决定做出来,周淮安竟平静地接受了。

她谁也不求了。如果钱那么重要,那就留给你们吧。

她查资料,申请助学贷款,开学的时候揣着这些年攒的三千块压岁钱一个人去了火车站。

大学开学周淮安简直忙得脚不沾地,打工,学习和校园活动一样不落。她原以为做不到的,居然都做到了。

银行卡上渐渐多了周军打过来的学费,张婧芳给的生活费,一笔一笔累积成很大的数目,她倍感滑稽,想问他们一句,现在还有什么用?但是她电话都懒得打,那些钱,她一笔也没有动过。

大二暑假,她在学校附近找了个快餐店打工。回宿舍的时候,楼底下的阿姨朝她说:“周淮安是吗?你爸爸来找你了。”

她一愣,回身推开宿舍楼大门往出走,周军就坐在不远处的一个花坛上,似乎是困了,所以一直半眯着眼睛。周淮安一直走到他跟前,他才反应过来,腾地站了起来,有些窘迫,“淮安啊。”

周淮安想喊一声爸,可是字黏在舌尖上,怎么也吐不出来。她如被雷击,恍惚想起来,已经有很久,没有叫过一声爸,一声妈。

周军鬓角有零散的白,眼光苍凉,似乎隐隐期待着什么,终于还是在沉默里尴尬一笑,“爸来就是想告诉你……爸要结婚了。”

她很想说一句,和我有什么关系?可是莫名的,喉咙哽咽,只说了一个字“哦”。然后,匆匆转身进了宿舍楼。到了寝室门口,拿着钥匙,却怎么也戳不进锁孔里去,她越是心急,手就越抖,等镇定下来,已经是一脸冰凉。

好多事,前世今生一样在脑子里林林总总地过了一遍。她忽然神经质地重重一拍门,泪流满面地往出走。

宿舍楼门口已经没有了周军的影子,她跑起来,看着校门口那个熟悉的影子,她不管不顾地喊了出来,“爸!”

夏天最热的时候,稍微一动就是一身汗,她感觉到有成股的汗顺着头发流下来,远处的人影僵了一下,才回过身来,她却朝他摆了摆手,“我就是想和你说一声,你要幸福!”

喊到最后一个字,哽咽结局,周淮安看不到周军的表情,却知道,他一定是红了眼眶。

7.以后我会养你的

卢家迎曾问周淮安,你为什么会因为那件事,一直都不能原谅他们?

周淮安说你不懂。

是的,不会有人懂。他们不懂,从幸福高处跌落的绝望。

她一直固执地追忆一个逝去的世界,父母骤然变化的面孔,让她无法接受。

可是那种精神状态下的双方,她为什么总要奢求从前的安稳?她凭什么?

目送周军离开的那天,她恍然间明白,除了索取,她什么都没有付出过。

暑假过了一半,卢家迎约周淮安回家。

火车上男孩的眼睫在昏暗光线下微微颤抖,周淮安刚想问他,你怎么才回家,手就被他轻轻包在掌心。没有说出口的一切,似乎在这一刻成了默认的约定,很久很久的约定。

她忽然鼻子发酸,“卢家迎?”

“你知不知道,你很固执,”卢家迎没有看她,眼光转向窗外,“其实这几年你不常回家,阿姨很担心你,她甚至知道你去过法援中心,就去法援中心找我妈妈问当时的事,在法援中心一个人哭。我妈妈后来告诉我,那时候阿姨一直在吃百忧解,她有焦虑症,你都不知道。”

卢家迎铁了心不去看她,只感到掌心的手被汗湿,身侧的呼吸不再平稳,轻轻地道:“这世界上的人,都有自己的无奈,都有犯错的时候。为什么一直被原谅的你,却从来不肯原谅别人?周淮安,我想你快乐,可你现在一点也不快乐。”

时隔两年,周淮安第一次站在家门口,细细地看着为她开门的张婧芳,她手里还拿着锅铲,厨房里的抽油烟机轰隆隆作响,油锅里的菜因为太久不翻动而发出焦煳的气味儿。可是她只顾着看周淮安,掩饰地抬袖子擦了擦眼睛。

“妈,你炒的什么菜啊?”寂静中,周淮安忽然冒出来一句。

“啊……啊……”张婧芳把她让进去,哑着嗓子说,“还不是青豆芽。”

周淮安回房放下东西换了衣服,“我帮你弄吧。”

卧室离厨房不过几米的距离,她却不肯出门来当面说,又在房里喊了一句,“妈,我下次放假回来。”

张婧芳还在厨房里,锅里的菜早就烧焦了,她却不敢动一下铲子,怕哗啦啦的声音会淹没女儿的话,“好啊,下次回来想吃什么?”

“妈,我爸结婚了,可是你别伤心,有我呢。”

张婧芳在油烟里重重地点了下头,却忘了周淮安看不到,有眼泪啪嗒啪嗒地落在锅里,溅起一股烟。

“以后我会养你的。”

长按二维码下载【每天读点故事】

收看更多精彩故事

「每天读点故事app」——你的随身精品故事库

如长按二维码无效,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