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晕车药价格联盟

162 老房东的孙女(七)

乐文品书屋2018-11-07 07:51:04

通过我当导游的所见,所作所为,揭露旅游业和旅游途中的种种骗局,真实展现旅游业发展的历史过程。现实社会的艰辛和无奈,让一个胸怀大志的名牌大学毕业生最终沦落为一个骗子和色棍,但人心向善,最终跳出污泥,回归正道,奋发向上!


  本书同时展示了海南的风光美食和地道的海南民风民俗,以及海南的历史,这部书是海南的百科全书,能让读者了解真实的海南......

162 老房东的孙女(七)

  我与她击掌之后,便回到自己的寝宫,辛苦了一整天,人困马乏,我匆忙下楼冲了个澡,走回到楼上经过阿琳的闺房时,发现她依然没睡,正坐在床头看书。我心里纳闷,这样漂亮的女子,怎么会一个人独守空房?难道太高冷?在海南的花花世界,值此青春年华又貌美如花,岂能赋闲在家? 


  我也似她一般独守空房,但我有思念之人,虽然我不知道结局,但我宁愿为此享受着孤独。


  八月的海口,天气十分炎热,那时一般的人家也没安装空调,阿琳开着窗又半开着门,希望借空气的流动给屋里降温。


  我回到房中坐了会,本想上床休息,可一种莫名的力量让我想到阿琳房中与她聊聊。雅兴让我困意少了许多,我不由自主的离开了自己的房间,缓步走向阿琳的闺房。我穿着T恤短裤,登着拖鞋,着装很是随意。


  我走近她房门时,也有点犹豫,我该以什么理由再与她闲聊?第一次我没鼓起勇气,只好从她闺房门口过去,假装下楼上厕所。


  我关上洗手间的门深吸了口气,想着要怎么与她搭话,我心里有些矛盾,我不好背叛女友,但我真的好想跟阿琳说说话,与她在一起的感觉让人迷恋,我不知道她身上究竟有什么魔力,让我一想到她就心跳加速,不得不多做深呼吸,我在洗手间呆了好一会,直到有人敲门。


  敲门声反而让我迅速平静,我必须装作若无其事出来。我打开洗手间的门并故意洗了手,生怕被人怀疑在里面干其它的事情。我冲出洗手间,那人立刻冲进去关了门。


  我一步步迈上楼梯,这回我咬紧牙关走到阿琳闺房门口,她看书看的入了迷,以至于我站在她门前,她竟然没有发觉。


  我敲了敲门,她听到敲门声也是一惊,此时已是午夜,她被我的敲门声惊到,也猛的抬头,一看是我,她笑了笑问道:“怎么还没休息,有什么事吗?” 


  我说:“睡不着,看你房间有灯光觉得奇怪,过来看看,果然你也没睡。”她笑道:“你还查房啊,呵呵。”

 
  她没叫我进房,我也不要求进去,我们就这样隔着一段距离开聊。


  我问她看的什么书,她举起书皮对我说:“荆棘鸟。”我当时十分意外,这是让我十分感动的一部小说,记得我在大三时读的热泪盈眶,我忙对她说:“这书特别棒,我最喜欢的小说啊!” 


  她把书合上,如遇见知己一般的对我说:“真的吗?我已经读了好几遍了,也特别感动。”我问她:“你喜欢古典小说吗?”她说:“还行,都看过,但没有国外的小说那么好看。”我又问她:“你爱看琼瑶小说吗?”她说:“也看过一些,但不是太喜欢,好假。” 


  我哈哈大笑对她说:“跟我一样,我一本都看不下去,琼瑶的电视剧也不喜欢看,太假,看别人看的都哭了,都觉得好笑。” 


  她听了忙对我说:“对对对,太假,琼瑶电视剧我也能看,但不上瘾,没什么好看的电视时就看了。”

 
  经过这么一聊,我们的心顿时拉近了许多,这大美女没有架子,让我这个土包子深受感动,我与她的沟通也开始顺畅,当她知道我竟然是人民大学毕业的,竟十分仰慕,毕竟她只是个大专生,这样一聊开,我们已似乎没有了距离,一下子便聊成了熟人。


  此时她觉得让我靠在门框上与她说话似乎不太礼貌,因为我们已成为朋友,这不是待客之道,她让我进房里坐,我笑着推辞道:“不好吧,男女授受不亲,我哪能私闯女生宿舍。”她听了哈哈大笑,也不再要求,我们就这样聊着,我靠着门框,她坐在床上,我们之间仿佛牛郎织女隔着一条银河。


  其实我很想坐到的她的床边,她闺房的清香让我春心荡漾,我好想靠近她,闻闻她淑女的体香,但她是尊贵之人,我不敢贸然行动,我在等待七月初七,跨过银河与她相会。。。。。。


  这一晚聊的很开心,可我累了一天,此时眼睛都红的布满血丝,脚也站的发麻,身体有点想倒下。想到第二天还得早早送船,我只能向她告辞回房休息。


  阿琳十分礼貌的从床上下来把我送走,我笑着伸出了手,她也伸出了手,我第一次握着她柔软而感性的手,激动的无以言表,短裤也绷得很紧,我赶紧与她分别,仓皇逃回了自己的房间。


  躺到床上,我疲劳的身体想要睡觉,我激动的心却如野马在奔腾,身累但心却很兴奋,我就像被两个人拽着,他们要把我的身体撕裂,我浑身难受。


  一看睡不着,我闭着眼睛开始胡思乱想,远方的女友是我的挚爱,是心头的肉,难舍难离,但我就像在风波里驾着一叶扁舟,纵使拼了全力,也不知能否到达彼岸。


  我奋斗了近三年,可还是只能住在南门村的小房子里,并无太大进展,我依然在社会的底层,只能和云姐称姐道弟。
  每每想到了这就会让人心灰意冷,眼看着一起毕业的同学朋友熟人稳步向前,开始收瓜摘桃,光鲜亮丽,我就焦急和沮丧,导游的身份很难被社会认同,也无法成为社会的主流,想到这就让人黯然神伤。


  眼前的阿琳相貌过人,单位不错,家境优越,又是地道的海口人,更重要的是我们还有不少的共同语言,要能与她出双入对,甚至喜结良缘,那带回老家,就能光耀门庭,长我志气,而且水涨船高,我也能因此抬高身份地位! 


  但阿琳这样的品貌身份,能屈尊下嫁我这样的江湖浪子甚至是骗子吗?我能有这样好的命吗?我虽然相貌过硬,可个子摆在那儿啊,她愿意跟我这各方面都比她矮一头的男人出双入对而毫无怨言吗?

 
  咳,也许我就是多想吧,也许人家已经名花有主,只是我是她家的房客,她应付而已,我只不过是想入非非,自作多情罢了。


  哈哈,应该是这样的,算了,还是老实干活,多攒点钱回北京吧,可万一经过多年的历练,女友眼界大开,移情别恋,她还能接受我这样来自天涯的浪子吗?如果她不肯收留,我岂不是白白空费苦心,浪费光阴? 


  人生就是煎熬,罪魁祸首就是这个情字!咳,算了,赶紧睡吧,明天一早送船吧,火烧眉毛,先顾这头吧,睡吧,漂泊在尘世的孤魂野鬼,睡吧。。。。。。


  我也忘记那晚最后想了啥,第二天我是被闹铃催醒的,我一天一夜的折腾,正在困头上,贴着床板是那么的紧,似乎无法分开,可我无可奈何,50多号人还在正等着我做最后的总结。


  我一咬牙,“腾”的一下跃起,穿戴整齐后下楼洗漱,经过阿琳窗口时,我禁不住又看了看,窗帘遮的很严实,我只能想象她在床上的样子,褪去睡衣睡裤,模特般的皮肤身段,我脑海里的阿琳是在那张床上的一个睡美人,一丝不挂。。。。。。


  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下身也越来越紧,我迫不得已把手放到裤兜里做调整,匆匆跑到楼下洗手间。


  洗漱完毕,我二次经过阿琳房门前,又是匆匆一瞥,回到寝宫带上导游包,三过阿琳的房间,我已无暇再看,我必须要尽快赶到金旅,带客人吃早饭,还要送上9点的快船。


  湛江海口是两艘快船同时对开,都属于海南船务公司,错过了昨夜的客船,快船是客人们无奈的选择,这也是节约时间,保证顺利赶上湛江今晚火车的最佳途径! 


  看到不少客人上快船如上刑场,我心生怜意,到旁边的药店买了两包晕动片,到餐桌前介绍经验给各位老师和同学:“如果你们怕晕船,就提前一个小时,也就是现在服用一粒晕动片,上船不要动,直接躺下睡觉就可以了,醒来你就到岸了。我自己也晕船,哪怕到广州24个小时那么长,风浪比这大的多,我也靠晕动片过关的。” 


  不少老师同学找我要晕动片,我这两盒一下就发完了,有人还想要。燕姐在和全陪告别,看我还想买药片,她急忙拦住我,说:“阿文,下次别发药,吃的东西尤其是药品,绝对不能给客人,这是禁忌,万一有些人的身体吃了过敏有什么事,你吃不了兜着走,责任全在你,记住,下次别这么干了!” 


  我听了脸立刻红了,不好意思的点头说:“知道了,燕姐,下次不敢了,主要是看他们坐快船晕船,同情他们才给他们买的。” 


  燕姐严肃的对我说:“你同情他们可以,告诉他们,让他们自己去买就可以了,你做了好事,还不担责任,这样多好!” 


  我不住的点头说:“嗯,我懂了,下次不会了。”然后我转过头对找我要晕动片的客人说:“我没有了,你们可以去药店买几包,就几块钱,下楼到大门口就看见了。” 


  等他们买了药,老万的车也到了,昨晚回到海口,老万马上补胎,损毁严重的那个轮胎只能报废,另外一个经过修补重新上岗,新的轮胎已联系广东发货,只是一时没了备胎,这也是无奈之举。当时这种轮胎由于产量少,价格奇贵,一个1000多,他的老板也心疼不已! 


  送走了客人我更心痛,我到银行领了钱付老万的帐,这趟所有的回扣都在我手里,总共拿了3200,二一添作五,一人1600。丢了2200,泡妞450,辛辛苦苦干了5天,不但没收入,还倒贴1000多,这其中的滋味,又有谁能了解? 


  送完客,我给燕姐打了电话,要求出中线团,正好第二天有一个领导接待团,也就6个人,走的是中线,原本阿江自己出团,司机兼导游。我来与他分一杯羹,他甚是不快,我刚到金旅领行程,阿江看到我便冲我一阵乱嚷:“妈的,你捞完大鱼连我的小虾米也不放过!” 


  我也不生气,兄弟嘛,他过的没我好,我当然能理解他此刻的心情,我笑着对他说:“你放心,我要拿回我丢的钱,这个团赚多少你拿走,我一分不要,白帮你干活,怎么样?” 


  “要拿不到呢?”阿江死盯着我问道。


  我说:“拿不到只能跟你分赃来疗伤了,当然,不让你吃亏,我请你泡个靓妞。” 


  阿江听完又骂了声:“他妈的,你这个鬼子!”我哈哈大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离开金旅。。。。。。

 


乐文品书屋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每一次的旅行

都想与你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