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晕车药价格联盟

我的女人,我看谁敢动!

雨墨读书2019-08-13 13:47:21

煌城大酒店,8809号房间内。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在静谧的黑夜中显得十分诡异。

  苏渺恍恍惚惚间睁开了眼睛,药效过了一半,她的头脑清醒了一些,但是身子还是软弱无力,她躺在松软的大床上,一头海藻一样的长发凌乱着,因为酒精脸颊酡红,气息十分不稳。

  不,她不能就这样的等死。

  想到那个又老又丑的胖老头,苏渺咬破了舌头,刺激着自己加速清醒,挣扎着爬起身。

  一抬头便看见男人腰间围着白色浴巾,黑暗中看不清楚男人的面容,却能看见那身影此刻正朝着她一步步的走来。

  苏渺害怕的浑身微微颤栗,紧张的不知所措,一时间都忘记说什么了。

  连城珏走到床边,看着突然多出来的女人,紧紧盯着她,目光冷漠如冰,走到一旁端起床头的水咕咚咕咚一饮而尽。

  “谁让你来的?”

  清冷充满冷漠的声音响起,苏渺吓的往后退缩了一些。

  连城珏看着这个敢闯进自己房间爬床的女人,他只觉得可笑,鄙夷。

  现在社会上的女人都这么不检点?

  尤其是眼前这个女人,演技倒还真是像,但想骗过他,做梦。

  苏渺害怕的手忍不住的捏紧床单,低着头,颤栗着开口:“求,求你,求你……”

  “你在水中下药了?”苏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连城珏的质问给打断了。

  真是该死!

  他才刚喝下水,身子就燥热起来,强劲的药效才一分钟就发作了。

  连城珏的面色不由得阴沉了起来。

  苏渺愣住,还以为父亲给这男人也下药了,心脏跳动的飞快,摇头求饶:“对,对不起,我不知道……”

  “女人,你会后悔的!”

  连城珏身子已经燥热的十分难受了,漆黑深邃的眸子,凝视着苏渺那惊呆的模样,再也没有迟疑,直接俯身压上。

  “敢设计我,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下地狱!”

  连城珏压着苏渺柔软纤瘦的身子,声音沙哑,却又带着浓郁的愤恨。

  真是百密一疏,被一个突然送上门来的女人给设计了。

  这药的效果他是知道的,如若不尽快发泄,只会憋得人痛苦死去。

  连城珏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大手粗暴一扯,她身上的裙子已经被扯烂了。

  苏渺吓得快要哭了,黑暗中虽然看不清楚男人的脸,却能够想到继母的描述,又老又丑,还是个残暴喜欢玩弄年轻女人的精壮男人。

  苏渺一想到自己被老男人玩弄,扭捏着身子挣扎,求饶道:“求你,不要这样……放过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都是我父亲自作主张的,我不想的啊……”

  连城珏已经被药效冲上头了,哪里听得进去解释,捂住了苏渺喋喋不休的嘴,直接进入。

  “嗯!!!”即使被捂住了嘴巴,苏渺还是疼的闷哼一声,只觉得快要被撕裂了一般,痛意袭遍全身,眼泪滑进头发里。

  漆黑的夜,如同她的绝望,看不到一丝光明。

  “女人,我说过你会后悔的!”

  苏渺紧咬银牙,任凭身上的男人怎么折腾,犹如一条死鱼一样,一动不动,抬眸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瞳孔中没有一丝亮光,蒙上了一层没有任何希望的死灰色,漂亮的眸子随之失色。

  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止不住的滑落。

  好一个一家人一起过生日,好一个阴谋,在她生日的时候给了她这么一个“生日大礼”,简直就是把她苏渺往死了逼。

  苏渺做梦也没有想到,她的亲身父亲在她的生日当天联同继母给她下药,将自己送到了这个又老又丑的胖男人床上,被人玷污……被摧残……

  还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亲手做出这样的事情,剜心之痛,失亲之痛也抵不过她此时的心中的痛意,恨意。

  窒息的痛苦愈来愈浓,苏渺绝望的闭上眼睛,最后一滴眼泪滑进发梢。

  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有温柔隐忍的乖女儿苏渺。

  从今以后,苏家,与她苏渺再无任何关系。

  从今以后,亲情,这个廉价的词语在她身上不会出现,她所承受的,所遭受的痛苦,以后,她统统都会加倍还回去。

  天色快蒙蒙亮的时候,昏暗的房间中,苏渺睁开眼睛,随之心底的恨意渐浓,眸中的冷漠也愈来愈甚。

  身上的男人一直折腾到天快亮,累的精疲力尽的沉沉睡去。

  这个过程,苏渺一直都是清醒着承受的,她推开男人,忍着下身的疼痛,艰难的坐起身。

  大手一掀,苏渺将被子直接盖住了男人,这才打开床头的灯。

  她不想污了自己的眼睛,不想记住男人的样貌,不想记住这耻辱的一夜。

  看着被子下鼓起来的身形,苏渺的脸上充满了恨意,紧握在一起的手指镶嵌如肉中,都不觉得疼痛。

  因为,心太痛了,痛的都麻木了。

  苏建业你不是想让我给我拉投资吗?

  可我偏偏不会让你得逞,我一定要让你的计划失败,还失去投资者。

  苏渺穿好已经破烂的衣服,只能遮羞,准备离去,却在看见床上的被被服盖住的男人,有些不甘。

  她环顾一圈四周,看着床头那精致的水晶烟灰缸,拿起来朝着男人的头砸去,低吼道:“让你他么的睡我,让你睡我……”

  砸完之后,生怕男人会醒来,苏渺忍着疼痛,撒腿朝着门外跑去。

  连城珏确实被砸醒了,他刚想开口,门口已经传来巨响的关门声。

  该死的女人!

  竟然还敢谋杀他?真是好大的胆子!

  一时间,连城珏的脸色愈发难看,他捂着头坐起身,拿起手机拨通了秘书的电话。

  “给我彻查,今晚在我房间的女人是谁!”

  正在睡觉的秘书哭着爬起身,连连咒骂:“这又是那个不长眼的爬床去了!”

  呜呜呜……为什么每次倒霉的都是他!

  ……

  清晨的街头,苏渺顺着那条熟悉的路,走回所谓的“家”的时候,只觉得无比的漫长。

  两层独栋的小别墅的大门半开着,前院的栅栏门也敞开着,房子内传来尖锐的争吵声。

  “苏建业,你赶紧给我去找那个丧门星,昨晚到底是跑到哪里去了,然后赶紧给宋总送过去,要是拉不到这一笔投资,苏氏装修就要倒闭了!倒闭了你就给我滚出苏家,我带着孩子回娘家!”

  王雅茹泼辣起来,声音十分尖锐高亢,响彻了整个屋子。

  苏建业气的低吼道:“行了,你别叫喊了,宋总派人来闹腾一顿还不够吗?你还接着闹,鬼知道那个死丫头跑哪里去了,我们还是按照你给房间号送进去的呢!这事情全部赖你!情报都搞不清楚就让送人!”

  苏渺紧蹙眉头,站在门口听着屋内的动静,眼中闪过一抹尖锐的恨意。

  看,这就是她所谓的“家人”他们就是将她推入深渊的。

  苏清眼尖的看见站在门口的苏渺,指着门口大喊:“看,是苏渺!”

  苏渺见被发现了,自然也没有藏着的必要了,她狠狠一脚踹开了半掩的屋门,客厅里顿时静下来了。

  她走进屋子里,冷眼扫过苏建业王亚茹和苏清这三个狼狈为奸的“家人!”

  犀利清冷的眼神看的王亚茹哆嗦一下,下一秒就指着苏渺破口大骂。

  “你这个贱丫头还知道回来啊,昨天晚上死到哪里去了,竟然放了宋总的鸽子,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我们苏家遇上大麻烦了!”

  王亚茹说完,走上前赶紧将苏渺往门外推,“我命令你,现在就去煌城大酒店找宋总赔礼道歉,然后好好的陪他睡一天,等他什么时候高兴了,愿意给我们苏家投资了,你再回来!”

  苏渺轻嗤一笑,转身狠狠的推开了王亚茹。

  王亚茹毫无防备,被苏渺推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幸好苏建业及时扶住了她。

  “你这个孽女,竟然敢这么推你妈?”

  苏渺心痛又怨恨的看着苏建业,自己的亲生父亲,听着他竟然维护者王亚茹这个贱人,心都在滴血。

  “我妈早死了!”

  “哎呦呵,现在说这个话,以前怎么喊我妈喊得可亲热了,苏渺你的虚伪可真是让人倒胃口!今天总算是露出你的恶毒面孔了吧!”

  苏清双手环胸,鄙夷的扫了一眼苏渺。

  苏渺强忍住不让眼泪落下去,望天几秒后,看向眼前的三个人,面色十分平静:“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进这个屋门,不会再去帮你们去和客户应酬,和客户谈判,我苏渺也是人,不是你们三个恶魔利用的棋子,你们,从今以后,跟我没有半点关系!”

  苏渺不管三个人的惊愕的表情,又道:“还有……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我苏渺所遭受的一定要你们加倍偿还!”

  说完,苏渺转身便朝着门口走去,这个破房子,她一刻也不想呆了。

  突然一股拽力拽住了苏渺的头发,用力往后拉扯,尖锐的叫声在耳边响起。

  “你这个贱人,我们苏家养你这么久,那是付出了多少金钱,你倒好,事情没办成几件,不一心为了苏家着想,还想和我们撇清关系,你以为老娘吃素的吗?”

  王亚茹用力的拉着苏渺往沙发一甩,她整个人跌坐在沙发上,震得头晕目眩,加上一夜被那个禽兽折腾,体力透支的难以抵挡着王亚茹。

  “苏渺,你给我听好了,昨晚宋总那边你跑走了,放了人家鸽子,已经让宋总生气了,现在你要是不乖乖去给我伺候好宋总,老娘弄死你!”

  苏渺被晃悠的有些头晕,听到王亚茹的话时,整个人惊诧的抬头看向王亚茹。

  “我放了宋总鸽子?”

  想到那个男人一夜暴行,苏渺简直不敢想了。

  昨天晚上的那个男人,不是宋总会是谁?

  王亚茹冷嗤一声,神色倨傲的看着苏渺,伸手指着她骂道:“要不是你放了宋总的鸽子,他至于生气的要和我们苏氏装饰闹掰嘛,我告诉你,小贱货,你要是不给我麻溜的给宋总哄开心了,从现在开始我就要你生不如死!”

  苏渺很快从这个震惊的事实中回过神来,她看着父亲,满面凄凉,硬生生的笑出了眼泪。

  “父亲,你也是这样认为?让我去陪睡,换回来一个合约?”

  苏建业深感他自己好像压制不住苏渺了,尤其是苏渺这个丫头的眼神,带着一丝恨意。

  他神色严厉的扫了一眼苏渺,道:“身为苏家的女儿,为苏家分忧是分内的事情,让你为苏家做点事情,怎么就这么磨磨唧唧,就算你妈不这样做,我也会让你去找宋总的!”

  苏渺瞬间心头火起,看着这个畜生都不如的父亲,不管不顾的怒吼:“苏建业,你配的上当我的父亲吗?我是你的女儿,不是你交易的棋子,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要为家里分忧?从小到大,你们把我当个人吗,有为我分忧吗?”

  “苏建业,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没有本事挣钱就别开店,开了店就泵想着用自己的女儿去拉拢客户拉投资,苏清也是你的女儿,有事你让她去!”

  苏建业被苏渺的一番话气的暴跳如雷,走上前扬手就要给苏渺一巴掌。

  突然一只宽大有力的手握住了苏建业的胳膊,苏建业扬起的手停顿在半空中,语气的挨打没有落在身上,苏渺和苏建业同时转身。

  只见沙发旁站着的男人,高大的身形修长,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深邃的眼眸,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此时男人紧蹙眉头,浑身都散发着凛冽的气息,让人很不舒服。

  客厅里安静了几秒后,苏建业皱眉打量着拦住自己的男人,冷声道:“你你谁?我们苏家教训自己的女儿,有你什么事情?”

  苏清看着连城珏,轻拧眉心,只觉得好像是在哪里见到过这个男人。

  偏偏这一时半伙想不起来,真是急死她了。

  王亚茹看着连城珏的气质和穿着,绝对不像是普通人,走到苏建业身旁,不冷不热开口:“这个小伙子,你是不是走错门了?”

  连城珏看了一眼头发散乱,衣服也不整齐,双眼通红的苏渺,轻蹙眉梢,冷冷开口:“她,是我的女人!这事,我必须管!”

  “你的女人?”

  “我去!”

  “什么?”

  这下子轮到苏家的人震惊了,纷纷瞪大眼睛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自称是苏渺男人的人。

  就连苏渺自己都呆愣住了,看着眼前这位先生,隐约觉得这个身影,好眼熟。

  连城珏却突然开口:“怎么,女人,这么快就把我忘记了?”

  这一句女人,突然勾起了苏渺对昨晚的一起回忆,忍不住瞪大眼睛:“你,你是昨晚的那个人!”

~~~~~       未完待续    ~~~~~


☆未删节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或长按识别二维码抢先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