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晕车药价格联盟

史上最小国网粉丝,诞生了!

国网故事汇2018-10-13 07:22:15

Biu~you Biu~you!

我不停地游啊游。游了4天,我终于到了妈妈肚子里。靠着肚脐眼上的一根带子,我连接上了妈妈的眼睛和耳朵。


2017年1月

我太小了,妈妈都还不知道我在她肚子里。但是,我已经知道好多好多事情了——妈妈和爸爸都是电网公司的员工。每次妈妈照镜子的时候,我都可以看到妈妈。妈妈好漂亮。

但是这一个月,我没有看见过爸爸。


2017年2月

有一天,我正在睡觉,突然被冷醒了。隔着妈妈的肚皮,我都觉得有风吹进来。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到处都是白茫茫的。

“妈妈,妈妈,这是哪里啊?我冷,我们回家吧。”可是妈妈听不见我说话,继续跟旁边的叔叔阿姨谈事情。

他们一边说一边走,泥泞山路浸湿了妈妈的鞋子。刺骨的雪水包裹着她的双脚,寒意从脚底蔓延到全身。妈妈的手脚冰凉。

他们正在做龙源风电220千伏送出工程线路路径实地考察。

他们说,这里是承德棋盘山,气温零下20摄氏度。

他们还说,这个事情做好了,可以让好大一块地方的电越来越多,天越来越蓝。

但是,妈妈为什么你还不回家,都过了好些天了。我真的冷得不行了——阿嚏。

没想到,我打了这一个喷嚏,妈妈接下来几天就一直头晕、呕吐、吃不下东西。

妈妈不得不去了医院。

那一天,妈妈知道我在她肚子里了。


妈妈给爸爸打了电话,爸爸也知道了我来到妈妈肚子里了。

但是爸爸却不能回家,他还在忙锡盟—泰州特高压直流线路工程的事情。

爸爸告诉妈妈,这个是我们家乡的第一条特高压线路。

爸爸还说,一定要把这个工程建设好,这样等到我出生以后,就能呼吸到更干净的空气了。


2017年4月

这个月,妈妈和同事们更忙了。他们要在一个月内编写完“张北东220千伏输变电工程”的所有可研流程。

因为妈妈是单位的主力,好多工作都离不开她。我本来想一直陪着妈妈工作,但是我稍微动一下,妈妈就会不舒服。她又从不把这些告诉叔叔阿姨们,就知道一个人办公室里深呼吸、深呼吸。

哎,反正我也看不懂、听不懂。我就睡觉吧,不打扰妈妈了。

但是,每天晚上我都会按点醒来一次。因为这个时候,妈妈都会给我听歌。听着听着,我就和妈妈就一起睡着了。

这个月,最开心的事就是总能听到爸爸给妈妈打电话。爸爸的声音好好听,我能想象爸爸肯定是个大帅哥!但是我还是不能看见爸爸,不开心。

因为爸爸说最近单位都在忙着安全大检查,回不来。

我知道爸爸的工作很重要,但我真的想看看爸爸呀!

2017年5月

这个月,我学会了四种运动。

虽然有时候会不小心弄疼妈妈,但妈妈却抱着肚子笑个不停。

有一天,爸爸回来了。妈妈特别开心,眼睛都笑成了月牙。

爸爸原来没有想象得那么帅,但看见爸爸,我也好高兴!因为,爸爸会用他的大手摸我的脑袋,好温暖、好满足。

爸爸告诉妈妈,他做了好久的北京东变电站工程,终于获得了优质工程的称号,而且还是他们单位第一次获得这个荣誉呢。

好厉害的爸爸。

这天晚上,我第一次挨着爸爸睡觉,睡得好香。

过了几天,我又听说,妈妈和叔叔阿姨一起写的《张北交直流配电网及柔性变电站示范工程建设技术方案》也得奖了。

妈妈单位的人说这个工程可厉害了——它是全世界第一个500千伏柔性直流电网工程!

爸爸妈妈都好了不起!


2017年6月

有一天,妈妈感冒了,而且还很严重。一直发烧、咳嗽,我在肚子里都已经热得喘不过气了。

但是因为我,妈妈一直不肯吃药。而且,为了不让出差的爸爸担心,她也没有告诉爸爸。每次电话聊不上几句,妈妈就挂断电话——因为妈妈怕爸爸从她的鼻音里听出问题。

爸爸,你真是个傻子。

就这样,妈妈自己给自己敷冰袋,自己给自己倒热水,硬生生地把感冒挺了过去。

妈妈,以后你再生病,我一定会回家照顾你的。

  


2017年9月
妈妈,妈妈,这个月我就要出生了!终于能够看到爸爸妈妈啦,我好开心!

可是,妈妈你怎么还在加班?

是为了参加单位的设计竞赛?还是为了冬奥会张家口赛区电网220千伏项目可研工作?

虽然电视上说冬奥会很重要,但是还有两天就是预产期了,医生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

……

终于,我和妈妈一起来到了医院;

终于,爸爸在最后关头赶了回来。

在病房里,我还是能听见爸爸在房间外不停地打电话,说工作的事情,而妈妈在病床上疼得都快哭了。

索性,我也哇的一声,哭着出来吧!

“一天到晚游泳的鱼啊,鱼不停游。一天到晚想你的人啊,爱不停休。”这是妈妈最爱听的歌。爸爸也会唱给我和妈妈听。

我爱爸爸妈妈,他们是全世界最了不起的人。

爸爸妈妈,你们知道吗,我已经是你们单位的小粉丝了!

根正苗红的小粉丝,产自:

宝妈——孙密   国网冀北电力经济技术研究院设计中心 专责

宝爸——张辰禹 国网冀北电力经济技术研究院建设管理中心 专责


供稿单位:国网冀北电力有限公司

经济技术研究院 苏宇

责任编辑:胡铃 汪泞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