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晕车药价格联盟

生过孩子的女人值多少?看完傻了

芝麻小说2018-12-05 10:15:50

 


清水村是大明朝扬州府治下的一个小村庄,村庄里零零散散住着百十户村民。虽然地处偏僻,但村子却背靠一座大山,倒也环境清秀怡人。   


这天是个普普通通的春天清晨,农妇们都在忙着烧饭给丈夫吃,好让他们下地做活计。正是春耕时节,一天都不能耽搁了。   


就在这时,村子边缘的几间破草屋里,一声尖叫响彻整个村子,顿时引起一阵狗叫声。   


“造孽哟!”王大壮的婆娘张氏一边利索的抹着桌子,一边叹气道,“李家两口子走了,留下几个崽子可怎么过活!”   


王大壮蹲在灶台旁,吧嗒吧嗒抽着烟袋,半晌闷声道:“李家大哥和嫂子生前对我们不错,我们不能见死不救,把袋子里的米拿一半过去。”   


王家两口子是老实人,原本家里也是穷的上顿不接下顿,幸而有个儿子在县城里卖力气,时常送些银钱回来。   


王大壮拍拍屁股上的泥土,扛着农具下地去了。   


张氏收拾完灶台,抱着小半袋米,来到先前发出尖叫声的破草屋前。提高嗓门叫着:“宝珠丫头在家吗?”   


过了一会,跑出来一个四五岁的小丫头,穿着身破袄,仰起饿的清瘦小脸,带着哭腔道:“张婶子,俺宝珠姐傻了,你快来看看。”   


张氏闻言一惊,忙拉着那丫头小手,一起来到屋里,床上坐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一动不动,目光呆滞。旁边一个七八岁男孩流着眼泪,正端着碗清水喂她。   


“宝珠丫头,你怎么了?”张氏急了,伸手去推那名叫宝珠的小姑娘,谁知一推即倒,宝珠立刻躺到了床上一动不动了。   


“姐!姐!”男孩立刻大哭起来,“姐你不要死啊,呜呜呜……”   


张氏把手伸到宝珠鼻子前,松了口气,还有气。看来只是昏过去了,想起时常见到别人晕厥时都是掐人中,便伸出拇指,照着宝珠人中狠狠掐了下去。   


“啊!”宝珠果然醒了,再次发出一声尖叫,睁眼看到张氏,怒道:“放肆!你是谁?胆敢掐我!”   


张氏呆住了。   


那四五岁的小丫头见宝珠会说话了,四肢并用爬上床,抱着宝珠胳膊,奶声奶气问她:“姐,你刚才是傻了吗?”   


傻?李宝珠宁愿自己现在是傻了,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睡在一间破草屋里,连盖着的被褥都是缝缝补补,补满补丁,身边还有俩流着鼻涕的小破孩,谁能告诉她这是什么情况?   


她只记得自己似乎正在一间无比奢华的绣房里睡觉,别的……别的却是完全想不起来了,生前身后事一无所知,还有谁能比她更悲催吗?   


李宝珠缓缓转动眼珠,看了看俩一看就被饿的面黄肌瘦的孩子,又看了看站在面前的妇人,迟疑道:“你是谁?”   


张氏正被之前李宝珠瞬间散发出来的气势所震惊,还没缓过神来,听见她问自己是谁,下意识回答:“我是你张婶子啊,你这是咋了啊?”   


“我……我昨晚绊倒了撞倒石头,有些事情不记得了……”李宝珠扯了谎,她实在想不起来面前的情况是怎么发生的。   


张氏忙道:“磕着哪里了?难道撞了下失忆了?”   


李宝珠不愿在这个问题上掰扯,转移话题道:“张婶子你来有什么事吗?”   


张氏这才想起自己的目的,拎起放在旁边的米袋递给宝珠,带着怜悯道:“婶子送点米给你,自从你们爹娘不在了,你们几个遭了大罪了,唉!”   


旁边男孩红着眼圈低下头去,只有那小丫头看到米袋,兴奋的伸手就去抓袋子,捞起一把米就朝嘴里送。   


张氏连忙阻拦住小丫头:“哎哟我的宝瑞哎,这是生米哪能吃……”   


李宝珠正努力消化着眼前的一切,这家里居然连口饭都没有吗?老天爷要不要这么作弄自己……还没等李宝珠哀叹完,外面又响起了一个声音。   


“李宝珠你给我滚出来!”   


明显是个女孩声音,看了看家里这俩少不更事的小孩,李宝珠无奈的下了床。刚站到地上,一阵头晕目眩感传来,李宝珠眼前一黑,差点坐到地上,幸亏张氏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   


“饿成这样了,唉……”张氏叹着气。   


李宝珠咬着嘴唇,慢慢走到门口,木篱笆围起的院子外面站着两个人。一个是个二十多岁的身强体壮的男人,还有一个是和宝珠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梳着溜光头发,穿着崭新裙子。和李宝珠这边的几个人形成了鲜明对比。   


那小姑娘又叫道:“李宝珠你这个小贱人!怎么还没饿死你!”   


李宝珠皱眉道:“你是谁?嘴里不干不净的。”   


“哈哈,李宝珠你装什么傻?你以为你装傻就能躲得过去吗?你欠我爹的五十文钱到底什么时候还?再不还我就叫我哥拆了你的破屋子!”   


欠了钱?李宝珠看了看站在远处虎视眈眈的兄妹俩,知道凭自己这三个饿的站都站不住的小猫根本难以抗衡。不管如何这是自己眼前的栖身之处,不能让人拆了。   


李宝珠摸了摸身上口袋,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一个子儿都没有……   


李宝珠欲哭无泪,回头看了看山间破草屋,真正是一筹莫展了。   


那边小姑娘见她没有动静,拿眼睛看了看旁边男人,叫道:“哥,拆了这贱人的房子!”   


那男人点点头,走上前一脚踹向篱笆门。篱笆竹子搭成的破门哪能撑住这一脚?立刻碎成几块,散落到院子各处。   


四五岁的宝瑞年纪太小,看了吓的哇的一声大哭起来。那边要债的小姑娘拍着手咯咯笑个不停,哭声和笑声混在一起,听着刺耳无比。   


张氏看了不忍心,劝道:“翠玉,你看他们姐弟几个这么艰难,你回去跟你爹讲,宽限几日罢。”   


“闭嘴!”被叫做翠玉的少女喝道,“我叫你一声婶子你可不要蹬鼻子上脸,再多嘴我叫我爹把你家那几亩地都收回来!”   


张氏顿时变了脸色,不敢再说话。眼看那边男人又要开始拆房子,李宝珠咬了咬牙就要走上前,忽然感觉到袖子被拉了下。转过头去,却是那个之前一直照顾自己的七八岁男孩。

李宝珠疑惑看着拉自己衣袖的男孩,问他:“怎么了?”   


“这个是我攒的……”男孩怯怯伸出一只手,小小掌心里攥着一把铜钱,中间甚至还夹杂着一小块银子。只是和旁边的铜钱比起来小的可怜。   


李宝珠接过这把还带着体温的铜钱,看了看上面的字——天启通宝。看了铜钱的字和样式,李宝珠醒来到现在的惊吓心情稍微得到了一丝缓解,好在这钱和这年代都还对,老天爷没把她扔到某个莫名其妙的年代去已经很不错了……   


虽然她一时失忆想不起来自己的身世,但却认得这铜钱,正是大明朝天启年间的通用铜钱。十几个铜钱再加上那枚小银星子,大概也有三四十文钱了。   


只是要还那骄横兄妹的五十文却还不够。那边李翠玉眼尖,已经注意到了李宝珠的动作,眼睛一亮,叫道:“把你手上的那玉镯子给我!” 


李宝珠会有玉镯子?在场的人包括张氏都看向李宝珠的手腕,只见她细弱的右手腕上果然带着一只莹白剔透的手镯。李宝珠也看着自己手上这只镯子发呆,之前她从醒来到现在一直处于惊慌和惊吓中,除了下意识摸了摸口袋,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上的状况。   


这只美丽的镯子和李宝珠的面黄肌瘦破旧衣衫是那么的格格不入。李翠玉越看那镯子越是喜欢,在她看来,她身为清水村里正的女儿,才应该戴着那般好看的首饰。李宝珠算个什么东西?   


李翠玉骄横惯了,看上什么东西就必须要立刻拿到手。她穿着绣花鞋小心避开院子里的泥土,冲上来抓向李宝珠的手。张氏发出一声惊呼。宝珠的瘦弱身子哪能挨得住李翠玉的攻击?   


李宝珠正在发呆,右手已经被李翠玉抓了起来。这时宝珠生活冲出来一个身影,狠狠撞向李翠玉。李翠玉虽然吃痛,却哪里舍得撒手,带着宝珠一起摔到地上。   


宝珠的手被李翠玉尖尖的指甲抓出几道血痕,流出了血,有几滴滴到了手镯上,竟渗透了进去。玉镯上闪起一道微弱的光芒,旋即消失了,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此时村子里闲在家里的老弱闲汉们已经听到了动静,纷纷聚过来看热闹。且说那李翠玉突然上来抢夺玉镯,却被站在宝珠身后的男孩给撞到了,登时惹了大祸。   


站在篱笆外的李大郎见妹妹被推倒,叫了一声,立刻凶神恶煞般冲了进来。好在张氏已经反应了过来,生怕李宝珠姐弟被打死,拦住了李大郎不停说好话。   


“大郎兄弟,宝珠她们毕竟是你的弟弟妹妹,好歹看着你去了的二叔二婶的面……” 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李宝珠耳朵里准确捕捉到了张氏话里的关键之处,什么什么,这两个公然闯进来又砸又抢的强盗居然是这家的亲戚?   


还讲不讲亲情道义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李宝珠挣脱开抓着自己跳脚大骂的李翠玉,用尽全身力气返回破屋里,转了一圈,终于发现一把菜刀放在灶台上。   


一把抓住菜刀,李宝珠就冲了出来。外面哭喊声怒叫声哀求声乱成一团,李宝珠举着菜刀,颤抖着声音叫道:“你们再不滚,我们就一起死!”   


场面立刻清静了…… 


众人看着门口那个瘦弱破衫的女孩,双手紧紧握住一把菜刀,瞪着眼睛看着李大郎和李翠玉,都惊呆了。   

李大郎和李翠玉愣住了,外面看热闹的老人闲汉们也都停止了议论。李宝珠已经好多天没有正经吃过一顿饱饭,身上虚弱无力。握着菜刀的双手也在微微发抖,嘶哑着声音道:“以后谁再敢欺负上门,我就拼了这条命,也要拉你们陪葬!”   


李宝珠平时在村民们的印象里只是个安静内向的小丫头,除了长得还算清秀,几乎看不出来任何优点。自从她们的父母出了意外去世后,李宝珠姐弟更是任人欺负,尤其是被他们父母的大哥家的女儿,也就是李翠玉欺负。   


在场老人的心里都想起了一句话:兔子急了也咬人。此时被逼走投无路的李宝珠彻底红了眼,像极了一只备受欺凌的幼兽。张氏担心李宝珠真的举着菜刀乱砍,抖着声音道:“宝珠你可别想不开……有什么话好好说,你仔细想想,你要是出点什么事,剩下宝瑞和宝琏可怎么办?”   


宝琏想必就是那个照顾自己、又撞倒了李翠玉的男孩,李宝珠默默看了一眼从睁开第一眼就看到的小兄妹俩。宝瑞散着小辫子,小脸上眼泪鼻涕糊了一脸,还在抽抽噎噎,看着可怜无比。宝琏把落在地上的铜钱一个个捡起来,护在宝瑞身前,紧张的看着李大郎和李翠玉。   


看着这情形,李宝珠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想了想,她走到宝琏身边,一只手仍然举着菜刀。另一只手拿过铜钱,看着李翠玉说:“这里加起来一共三十多文,先还给你。剩下的二十文我明天送上门,如果明天我拿不出来,就把这镯子抵给你。”   


李宝珠看了眼右手上的镯子,心底里隐隐有种不能被人夺走的念头。又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该还的我一分也不会少,但你们不能打上门欺辱我们。我死了没什么,你先想想你的好日子有没有过够了再说。”   


看热闹的人听了这段又讲道理又隐隐带着威胁的话,一时无法相信这是李宝珠这丫头能够说出来的话。张氏连忙接过抱着手里的钱,放到李翠玉手里,劝道:“宝珠都这么说了,你们还是先回去吧,万一真的闹出人命,你们回去也没法对里正老爷交待……”   


李翠玉从小娇惯着长大,哪里被人用菜刀对着过?早已吓得萌生了退意,只是抹不开面子。听了张氏的话,冷哼一声抓过铜钱,拉着李大郎转身就走。临走时还放了句狠话:“小……明天不把剩下的钱还回来,我到县里告你们去!”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看着李宝珠手里明晃晃的菜刀,李翠玉到底没敢再叫出“小贱人”三个字。

李翠玉兄妹俩终于被菜刀吓走了。李宝珠觉得再也没有力气站立,哐啷一声扔了菜刀,缓缓坐到了地上。   


“姐……”   


“呜呜……”   


宝瑞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宝琏则叫了一声姐,慌忙扑到宝珠身边,他不过是个七岁半的孩子,刚才强装着样子保护妹妹,其实也被吓坏了。   


俩孩子围着李宝珠哭成一团,李宝珠觉得头晕乎乎的,想要叫他们不要哭了,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眼前一黑,终于晕了过去。   


李宝珠迷迷糊糊再次睁开眼时,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蓝天。暖暖的细风从耳边吹过,送来一阵青草芳香,让人觉得舒适无比。   


好舒服……   


李宝珠忍不住闭上了眼,忽然想起三间破草房……饿的瘦骨伶仃的孩子……踢碎的木头门……   


猛地坐了起来,李宝珠难以置信的看着周围。既没有房子也没有孩子,更没有围着她们指指点点的村民们。出现在面前的是一小片山谷,绿草茵茵,小河哗哗。而她自己正坐在山谷中间的草地上。   


难道刚才是做梦?还是现在是在做梦?李宝珠掐了一把自己胳膊,嘶——李宝珠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不是做梦。难道刚才被饿死了,老天爷又把自己送到了别的地方?   


李宝珠已经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刚才那个地方好歹还是在大明朝,好歹还有几个人。这里又是哪儿?一点都看不出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连只动物都没有。除了风声,只有一片诡异的安静。   


一不做二不休,李宝珠扯开嗓子,放声大叫:“有人吗?有人吗?”   “闭嘴!吵死了!”   


一个男童声音突然响起,吓了李宝珠一跳。连忙四下张望,还是一片空荡荡的山谷,一个人影子都看不到。   


李宝珠胆子不小,压低声音道:“你是人是鬼?我怎么看不到你?”   


“汝才是鬼!小丫头片子,会不会说话?”   


不是鬼就好办,李宝珠心里松了口气,作为正常人类,对于鬼怪之物总是有几分敬畏心理的。   


“你到底躲在哪里?”   


男童声音又响了起来:“吾就在尔身边,汝没长眼睛?”   


李宝珠循着声音来源,仔细看了看四周,果然发现了异常之处。一棵长得细弱的小草正轻轻摆着两片叶子,叶子顶上隐隐两点红光。似乎,好像,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你你你,你是一棵草?”李宝珠觉得嘴巴不利索了。   


“有何不可?灵草也是天地生灵,尔敢不敬乎?”   


说话酸不拉几的……李宝珠腹诽了一句。似乎经过之前清水村的事情后,她的接受能力,或者说是抗打击能力提高了很多,居然立刻就心平气和的接受了一株小草开口说话的真相。   


于是开始搭讪起来:“这是哪里?”   


男童小草知无不言:“当然是仙草园。”   


“仙草园在哪里?”   


男童小草不耐烦了,晃了晃叶子:“汝那镯子里啊,笨成这样,真不知怎么选中了你!吾真是命苦啊!”   


李宝珠忽略了小草的哀怨,叫道:“我现在是在我那手镯里?”   


经过那小草各种傲娇和不耐烦语气的解释,李宝珠才知道,原来她手上那只镯子是一个空间宝物,在她魂魄流落天外时落到了她的手上。而空间认主的条件就是滴血,恰巧之前李宝珠被李翠玉抓伤时,血液滴到了玉镯上。   


李宝珠听人说话一向只听关键处,“也就是说,现在我是这空间的主人了?这破山谷,什么都没有,能有什么用?”   


那小草顿时暴怒了,如果他能离开地面的话,现在一定已经跳了起来。   


“破地方?你说这里是破地方?多少人拼了命都想要,汝居然说这仙园是破地方,岂有此理,汝给吾出去!”   


“好了好了。”李宝珠哄着小草,既然说是仙园,也许能从这里得到什么好处。她总是要出去的,何况她还没忘记外面那破草屋里的惨况。“你知道我以前是谁吗?”   


李宝珠问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别的事情脑子里都还清楚,可就是完全不记得自己以前是谁了。说不定这说话怪里怪气的小草知道。   


“吾怎么知道!”小草一句话击碎了李宝珠的幻想,“吾在这里几百年了,如果不是汝之鲜血唤醒了仙园,吾还睡着呢!”   


“几百年?你?你超过十岁没有?”李宝珠听着小草奶声奶气的男童声音,扑哧笑了出来。   


“什么意思?”李宝珠立刻不笑了,明天还等着钱还给自己那莫名其妙的亲戚呢。她可是当众夸下海口了,明天没钱就要把镯子抵押出去。   


小草得意道:“这仙园里仙草灵液应有尽有,即可入药又可观赏。”   


李宝珠看了看四周,狐疑道:“仙草?除了你这棵会说话的,别的看起来就是杂草嘛。”   


小草暴跳如雷:“吾乃堂堂上界仙人,怎么会是这些杂草可比!”   


“那你怎么被种在这里?”   


小草不说话了,半晌叹了口气。只是这幼稚的童声叹气起来实在不够深刻感人。“这里荒芜已久,需要汝慢慢开辟药田。这是图谱,你自己看吧。”   


一本古色古香的册子浮现出来,飞到李宝珠面前。   


李宝珠伸手接过,翻了翻,里面画着各自各样花草,下面详细注释着名称、药性和种植方法。   


“下次进来记得带点工具进来。”小草不负责任的又加了一句,“否则汝就用手开垦吧。”   


看起来好像也没别的选择了,李宝珠认命的看了看小草,问道:“那我怎么出入这里?”   


“现在空间等级比较低,只有你睡着或者晕了才可以进来。出去嘛,心里默念一句‘明月大仙英明神武’就可以了。”   


“哔!”李宝珠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睡着晕倒才能进来?什么倒霉设定。   


“那我现在也没工具,怎么弄钱应急?”   


“这个不管吾事。”小草懒洋洋的扔下一句。又怕激怒李宝珠一把拔了自己,继续道:“汝先采点这些低等杂草出去吧,吾这园子的杂草也算是凡人的良药了。”   


“臭屁个什么劲!”李宝珠一边腹诽一边蹲在地上拔草。一边还要忍受某小草在耳边聒噪。   


“汝小心点!不要碰到吾!目前你还不能在这园子里久待,快出去!” 李宝珠匆匆拔了几十颗草落荒而逃。   


临走想起什么,问那小草:“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吾名明月!”   “……”李宝珠彻底无语。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